海哥文学 > 科幻灵异 > 重生港综:抓诡日记 > 第四十六章:脱离苦海,转世成人

第四十六章:脱离苦海,转世成人

    山洞外。
    “你确定这东西有用?”
    车文驹看着面前一个成人大小的木块,又看了看身旁四人,眼角抽抽。
    袁华朝车文驹翻白眼,反问:“不然你有更好的办法?要不你真的牺牲一下,挡在我们前面,助我们冲进去!”
    ヽ( ̄д ̄;)ノ
    “算了,当我没说……”
    “没种!”
    对,你说的有道理!
    “这里你力气最大,等一会你负责抓着这木板挡在前面。”
    袁华忽然想起了什么,又对着车文驹说道:“对了,我刚刚教你的《道教往生咒》还记得吗?”
    “记得。”
    “嗯,进去和我们一起念。”
    “对……咱们咒死她!”
    “……”*4
    五人小心的,一步步走进了山洞。一进去山洞,就和外面是两个世界了。
    山洞外,蓝天白云大海沙滩,海鸥鱼跃,无限美好。
    而山洞内,狭窄逼仄,阴风阵阵,鬼气森森,寒冷的岩壁都结了一层冷森森的霜。
    很快,五人便看见了光,山洞也变得宽敞了起来。
    暗绿色的光充斥山洞,血红色的云彩遮遮掩掩,有集市万般热闹,各式各样的人或坐或站,各司其职。
    “啊?你们来了,快过来吃面啊!”
    郑忠手里抓着筷子,坐在一张长板凳上,桌子上放的是一碗面条。看见迎面而来的五人,当即热情招手呼喊。
    “你过来,我们告诉你一样很重要的东西啊!”
    钟老白躲在木板后头,只露出一个脑袋,一团和气的朝着郑忠反招手。
    “你们干嘛躲在木头后面啊?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能边吃边说,你们快过来啊,我发现这家的面条很好吃哎!”
    郑忠咧嘴一笑,牙齿森白,冷气森森,连周围空气都顿时下降了好几度。
    “面条咱们可以呆会再吃,但我这个事情必须要现在就讲,不然就来不及了,所以还是你过来吧。”
    “不行啊,你看我这面都还没有吃完呢?现在过去了,它可不凉了,不能浪费食物,不然妈妈会……”
    郑忠夹起面条,向着五人指道。
    可在五人眼里,那哪里是面条,分明是一块血淋淋的人肠……
    车文驹撇头,骂道:“玛德,我有被恶心到。”
    钟发财也是龇牙咧嘴:“我也是!”
    “妈妈会把我卖掉!”
    “玛德……这个家伙鬼精鬼精的,不装了,直接念咒!”
    袁华骂咧一句原地打坐。
    四人连忙学着他,开始念经。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四人声齐,加上内心坚定,力又朝着一处使。
    “吼吼——”
    突然,郑忠尖啸长鸣,属引凄异,山洞不断回响,哀转久绝。
    很快,山洞内便发生了变化。
    暗绿色的天空变得逐渐黑暗,恢复成山洞本来的模样。
    一缕缕红霞升天消散,山洞原本的面貌也逐渐露了出来。
    “不是吧?我请你们吃面,你们却要破坏我的家?”
    车文驹疑惑的看向主攻袁华,奇怪道:“大师,她好像没什么感觉啊?”
    “闭嘴,念咒!”
    “哦……”
    “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债主冤家,讨命儿郎……”
    山洞内。
    鬼域已经完全消失!
    ヽ(‘⌒′メ)ノ
    车文驹感受到身体上的接触,他震惊道:“大师,他把我偷来的点三八给拿走了!”
    “点三八?又你二弟,别紧张,继续念!”
    “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穷,由汝自招……”
    车文驹感受到什么抵在了自己的额头上,当即睁开眼,入眼的是短短的枪头和胖胖的枪声。
    刷!
    他的额头上,冷汗就流了出来。
    “大师,他正拿着点三八对着我的额头啊?”
    “阿驹,心若冰清,天塌不惊。放轻松,继续念!”
    “哼~”
    郑忠的脸上露出邪魅的笑容,他松开了车文驹,转向找了袁华去。
    “阿驹啊,我额头上为什么冰冰凉凉的?还有点戳的疼,是不是他拿着点三八抵在我……”
    “大师,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去踏马的,命都要没了,该怎么天塌不惊啊?!”
    袁华豁然站起,向后跑去,边跑边骂,头都不带回的。
    “大师,你好双标啊……”
    ╮(╯_╰)╭
    “哈哈哈……”
    郑忠露出得意的笑容,对着袁华的背影,扣动扳机!
    啪!
    打出了个空弹!
    “嗯?”
    郑忠得意的表情一僵,转头看向车文驹。
    “笨蛋,我明知道你会用枪,还会给你个有子弹的枪吗?”
    “啊啊啊啊——”
    郑忠气急,朝着车文驹扑去!
    “兄弟们,干他!”
    “上!”
    车文驹、钟发财、钟老白和罗友七同时发力,掀起刚刚放在地上的超大木块!
    木块上一道朱砂画的驱鬼符咒大显神威,金光凛凛!
    “啊——”
    郑忠捂着眼睛,不敢与之对视!
    “压他,把他镇住!”
    罗友七见此,心头一喜,对着两旁说道。
    砰砰砰!!
    “吼吼吼——”
    木块压在郑忠身上,郑忠发出痛苦的嚎叫,身体死命的挣扎,木块‘咯吱咯吱’的响动。
    四人连忙死命的向下压,不让郑忠能挣扎出来!
    “榕树?怪不得……找到了!”
    逃走的袁华不知何时回了来,手里还拿着一块罗盘,不停的寻找着什么,最终在山洞的一颗榕树旁停了下来!
    “找到了就快挖出来……我们快撑不住了!”
    钟发财用劲过度,脸色通红,咬牙切齿的说道。
    砰砰砰!!
    木块又震了三震,掀起一片尘埃飞扬!
    “我挖挖看!”
    袁华拿着铁锹一顿乱掀,两三分钟竟也不见一片土层被挖出!
    “我干!你到底行不行啊大师?”
    (▼皿▼#)
    “我不行,这里的土太硬了,还是你力气大。我们换个位置,还是阿驹你来吧!”
    “打!”
    袁华小跑上前,‘哐当’一下将铁锹丢在旁边,对着郑忠就是一记五雷指!
    轰隆!
    一道惊雷声在郑忠额头响起!
    郑忠挣扎的动作一顿!
    “就是现在,我们俩换个位置!”
    “……”
    袁华迅速的和车文驹交换了位置,人倒在木块上面,压制郑忠!
    砰砰砰!!
    咔……
    咔咔……
    郑忠意识回归,挣扎再起。这一回竟然足足震了五回,木块隐隐的有开裂的迹象。
    “就在榕树树下,你快点啊!木块质地太次,撑不了几回了!”
    “……”
    车文驹拿着铁锹,一阵小跑来到榕树底下,“哐哐哐”的开挖!
    没一会儿,一块块破碎的白骨就露出土层!
    “我挖到了!”
    “挖到了就拿出来,聚在一起,用我给你的《往生咒》一起烧了!”
    “好!”
    车文驹连忙伸手去取白骨,他的手刚接触到白骨,一股不属于他的记忆便涌上了心头。
    那是一个看起来慈眉善目的男人,但在一个女人走后,露出了凶恶嘴脸,拿出枕头就往车文驹的脸上招呼!
    “嘶……”
    车文驹发现,最可怕的事是他反抗不能!
    他似乎代入了当事人,只有一张嘴能发出声音!!
    钟发财有注意到车文驹停下动作,奇怪道:“他怎么呆呆的不动了?”
    袁华叹道:“榕树有聚阴的作用。所以这么多年小女孩的冤魂不仅没有消散,反而更大强大,甚至到了白日据人身躯的地步。”
    “同样的,白骨这么多年也埋在榕树下面。必然也已经有了魔性,碰它的人必然会陷入到痛苦的回忆中去。”
    罗友七一呆,反问道:“所以这就是你让阿驹去挖白骨,自己跑过来镇压的原因?”
    钟老白和钟发财同时看向袁华,齐声说道:“你好奸啊!”
    袁华反问道:“但这是每个驱鬼者都必须经理的一步不是?”
    钟老白、钟发财和罗友七同时沉默住了,各自回想起了曾经不好的回忆。
    其实也不是每一只鬼生来就是恶毒的,她们也可能只是生前碰到过更恶毒的人和事。正义迟迟得不到声张,才引发了悲剧。
    而他们作为道士,却也是身为俗世的人,更多的只能为生人着想!
    “呼……”
    车文驹猛地从回忆中挣脱出来,浑身冷汗刷刷的往外冒。在那回忆中,他刚刚已经死了一次了。
    砰砰砰砰!!
    郑忠的挣扎很强烈!
    “打!”
    袁华用五雷指再次镇压郑忠,然后对着车文驹吼道:“笨蛋!快一点啊,再不快点,她就要挣脱了!!”
    车文驹不敢怠慢,连忙再次拾起土里的白骨。
    这一次的回忆是“他被开膛剖腹,肚里埋毒品”!
    “呼——”
    车文驹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刚刚又体会了一把死亡的感觉。
    “快!”
    又是一块白骨,“他被屠户捡起,剔骨割肉,制成瓦罐肉!”
    “嘶……”
    “不能停,快!”
    又是一块白骨,“他被塞进瓦罐,做成美食,供人品尝!”
    “呼哧呼哧……”
    砰!
    木块炸开!
    郑忠脱困而出,直奔车文驹!
    “阿驹小心!”
    车文驹恍若未闻,又捡起土里的一块白骨,“自小挨饿,重男轻女,惨遭毒打!
    又是一块白骨,“惨遭嫌弃,犹如货物,被人贱卖,卖来卖去!”
    又是……
    等车文驹拾完所有骸骨,再次回过神来时,不知不觉已泪流满面。
    而郑忠就在一旁,手持不知哪里找到的尖锐石头,高高举起,却并未刺向车文驹。
    “你经历过我的前世,可还要在阻止我复仇了?”
    郑忠忽然之间换了形象,变成了一只身穿红袍,相貌尽毁,浑身伤痕,个子不高的小女孩模样。
    车文驹不知不觉,又是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下。
    只见……
    车文驹小心翼翼的收好白骨,从怀中掏出道经,一齐用布包好。
    半响。
    车文驹缓缓道:“你已因恨生怨,由怨成魔。你变得已经不再是你,而是一个嗜血残忍的恶魔。”
    他沉默片刻,从身上找出火折子,点燃包裹道:“抱歉,我不能放任你继续下去的。”
    “我要趁你只是复仇,还没铸成大错之前送你入轮回,这样可免遭刀山火海、冰山油锅之酷刑……”
    火折子点亮山洞,也点燃了包裹着白骨和道经的白骨。
    余烟袅袅,一缕缕白烟升天……
    “你!”
    小女孩气急,拿起尖锐石头便砸!
    “不好!”
    钟老白、钟发财、罗友七和袁华见此,动作整齐划一,朝着车文驹奔去,但远水解不了近渴,只能着急的干瞪着眼睛!
    “你不支持我,又为什么这么流下这么伤心的流泪,叫我心软……”
    这是小女孩最后的声音,随后化成白烟消失无踪。
    啪!
    尖锐的石头落在地上,离车文驹很远,很远……
    钟老白、钟发财、罗友七和袁华见此情此景,都忍不住原地盘膝,正襟危坐,恭敬诚心的念诵: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敕救等众,急急超生,敕救等众,急急超生……”
    “脱离苦海,转世成人……”
新书推荐: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这个剧本杀绝对有问题 春上锦绣娇 我可以进入游戏 妈咪你马甲掉了 回天 帝师王婿叶凡何思凝 开局:一个民国位面 我在龙族当老师 京极家的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