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往事

    众多黑衣人面面相觑,面对深不可测的铁叔,心中隐隐犯憷。为首一人,目光纠结,可看到陈氏近在咫尺的房间后,一咬牙,低声道:“杀!”
    十几人抽出刀,向着铁叔杀来。铁叔摇摇头,轻叹一声,闲庭漫步般从众人身侧闪过,黑衣人连他一片衣角都够不上,眨眼间,铁叔已经回到了原地。
    黑衣人却已经倒下四五人,彻底失去了所有的生机。剩下的人皆是大骇,“撤!”
    “迟了。”铁叔轻声道。
    等熊大等人被动静惊醒,拿着武器从房间里出来时,小院中躺了十几具尸体。铁叔一人,独自站在小院中央。
    陈氏也披了外套出来,看到这一幕,瞳孔一缩。雁回扶着张老缓缓走过来,铁叔对着陈氏微点了下头,“冲着她来的。”
    陈氏脸色大变。
    张老看了她一眼,“真的是他的孩子吗?”
    陈氏苦笑一声,“老先生早就猜到了吧?”
    张老眼神复杂,“长的实在是太像了。”
    看到沈从安的第一眼,他就知道,面前这少年绝对和萧王有着说不清的关系。或许世界上样貌相似的人有,但连气质,和骨子里的那矜傲,都一模一样,就很耐人寻味了。
    只看陆沉似是毫不知情的模样,张老并未多问。而是随他们一同来了南桥村,否则张老在锦城隐居多年,陆沉都请不动他,又怎会轻易答应呢?
    “他的孩子。”张老轻叹一声,语带欣慰,“能有一丝血脉延续,很好,很好。”
    陈氏却是怔怔出神。
    张老道:“我会让铁衣护送你去景宁城。到了那里,有陆沉在,以他护短的性格,必然会护你们安全的。”
    陈氏深深一礼,“多谢老先生。”
    张老摆摆手,转身回了房间。
    第二日,铁衣和熊大便护送着陈氏往景宁城去。张三他们还有亲人在东安县,陈氏便留下他们,也能保护一下张老。
    此去景宁城不知何时再能回来,陈氏不放心林奶奶一人,便把她也带了过去。
    一路上倒是风平浪静,并没有遇上什么危险,因陈氏急着赶路,只用了十天左右的时间,就赶到了景宁城。铁叔只休息了一晚,又急急赶回了南桥村。
    陈氏到时,沈从安几人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大半,只是伤口还在愈合。得知陈氏也遇刺,幸亏张老相助后,叶清清唬了一跳。
    陈氏看着沈从安手臂上,正在结痂的伤口,逐渐的红了眼眶。
    “娘。”沈从安轻声唤了一句。
    陈氏擦了擦眼角,“娘知道你有许多疑惑,跟娘来吧。”
    “还有你们。”陈氏对着一旁静立不语的沈从望与沈如月、叶清清道。
    她带着几人进了房间,关上房门,陈氏坐在桌前发了好一会的呆,许久之后,声音微哑的缓缓开口,“从安,他确实不是长荣的孩子。”
    即便已经猜到了事实,可亲口从陈氏口中听到,沈从安还是忍不住的攥紧拳头,沈从望死死的咬着嘴唇。
    “娘本出身世族。”陈氏的眼神留恋的在叶清清手腕上的碧玉镯上停顿片刻,“后家族遭难,你们的外公,为了让我躲过灾祸,求萧王收留,让娘成为了他府中的一名侍妾。”
    “后来,娘怀了安了。萧王外出打仗,萧王妃,”提到这个名字,陈氏眸中涌现出许多情绪,“她在娘临盆那日,买通了产婆,让娘难产。”
    那时战乱不休,她们跟着萧王常驻边疆。萧王出去打仗,一走就是几月。整个府中,都在萧王妃的把控中。萧王妃面慈心狠,在陈氏刚查出怀孕时,表现的比谁都高兴,整个孕期也都好吃好喝的供着,就连陈氏都被假象所骗,把萧王妃当成好姐姐。
    直到她临近生产,战事又起,萧王上了战场。萧王妃穷图匕现,她因失血过多休克,萧王妃以为她死了,一口破草席,让人卷了丢去乱葬岗。
    那日下了很大的雨,豆大的雨点打在脸颊上,陈氏醒了过来。挣扎着爬出乱葬岗,一路的鲜血混着雨水,腹中是刀搅一般的疼痛。在她失去所有的意识之前,看到的是一张黝黑憨厚的脸。
    沈长荣因负伤从战场上退下,侥幸可以回乡。抄近道走小路时,发现了昏迷的陈氏。
    他救下陈氏,带她找了大夫,也是陈氏母子命大。一番折腾之后,生下了沈从安,竟然还有气。只是在母体中憋了太久,哭声很弱,腿也落下残疾。
    沈长荣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他照顾了陈氏半个多月,直到陈氏能够下地走路。这短暂的相处之中,沈长荣喜欢上了温柔坚韧的陈氏。
    陈氏抱着襁褓中的沈从安,随沈长荣千里迢迢回到南桥村。
    因给陈氏治病,又一路带着两人长途跋涉,到了南桥村时,沈长荣的抚恤金花光了大半。再加上,沈老太原是打算把娘家侄女说给沈长荣,沈长荣却不声不响的带了个女人回来,连儿子都有了,导致沈老太对陈氏厌恶至极。
    沈长荣多次为了袒护她,而与沈老太争执,母子关系越来越差。连带着后来陈氏生的沈从望和沈如月,都不得她的喜欢。
    嫁给沈长荣的那几年,虽有沈老太处处刁难,可却也是陈氏一生中难得的幸福时光。沈长荣视她如珠如宝,重活累活从舍不得让她做。每天拼命挣钱,一部分上交给了沈老太,剩下的全给了陈氏。偶尔有些闲钱,也会给陈氏买漂亮的裙子和头花,给沈从安买些小点心。
    他对沈从安比亲生的还要好,沈从安不能走路,沈长荣每日会把他扛在肩头,带他去田野中看风景。这也是沈老太等人未曾怀疑过的原因。
    沈长荣从未问过陈氏的来历,可他记得初见那天,陈氏穿的是绫罗绸缎,皮肤娇嫩如凝脂,必然是从小锦衣玉食、身娇肉贵养出来的。
    他穷,没什么本事,却想把最好的都给她。在南桥村那样艰苦的乡下环境中,沈长荣尽了全部努力,为陈氏撑起一片天,让她依旧如一朵娇嫩的花朵般绽放。
新书推荐: 重燃2001 汉柏 创世血瞳 我想有套房 漫威世界的卡牌大师 神兵图谱 影视世界学才艺 影综之大成就 三国之上将邢道荣 不想当大名的武士不是好阴阳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