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哥文学 > 都市言情 > 小妖精她无法无天 > 第385章 让我抱抱你,我的英雄

第385章 让我抱抱你,我的英雄

    “你还来啊?”厉鹏涛一边躲,一边嘴欠地唠叨:“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我的吻技很棒吧?
    我可告诉你,
    我以前专门跟书上学过,
    要怎么用力,
    怎么用巧劲儿,
    才能让女人腿软,
    是不是把你吻得特销魂蚀骨?
    特飘飘欲仙啊?
    莫邪,
    你要是特别喜欢我吻你,
    就明说,
    我不介意把我的初吻、二吻都贡献给你。
    说实在的,
    你味道真不错,
    跟奶油蛋糕似的,
    看你这么可怜,
    在这里一困就是半年,
    大概也真是缺男人了,
    我就好事做到底,
    成全你吧!”
    莫邪:“……”
    啊……啊……啊!
    不行了,
    她要杀人,
    要把这个贱男人的舌头割下来。
    可事实证明,
    干将就是干将,
    即便在全盛时期,莫邪也不一定打得过他,
    更何况她还在山洞里被囚了半年,
    此时更是恼羞成怒、手忙脚乱的状态,
    所以不到两分钟,
    莫邪就再次被干将摁在地上,
    再次牢牢堵住了嘴。
    厉鹏涛真的是练过,
    莫邪想用牙齿咬他都不行,
    这货像是早就有所防备,
    根本就不让莫邪合上嘴,
    因此,
    这个亲吻,
    只是单方面的索取,
    莫邪除了予宇欲求之外,
    只能被动配合。
    好在,
    这次干将没有欺负她太久,
    过了把干瘾,
    他就将莫邪拉起来,
    反剪着莫邪的双手道:“乖,
    亲也亲够了,
    咱别闹了哈,
    来说说正经事儿。”
    莫邪这辈子都没被人称呼过“乖”,
    不知道为什么,
    明明是干将在闹,
    是干将在欺负她,
    可干将随口的这声“乖”,
    却成功令她心脏一抖,
    那股蓬勃的滔天怒意,
    瞬间被熄灭,
    心怎么都狠不起来。
    意识到自己被干将的糖衣炮弹轰晕了头,
    莫邪暗骂自己犯贱、不争气,
    脾气硬不起来,
    只好用嘴外强中干道:“你想跟我说什么?
    先把我放开再说话,
    不然我直接爆了你的头。”
    “好!”厉鹏涛说到做到,真的放开她,“我就想问问你,
    你到底想保护谁?”
    莫邪一恢复自由,
    反手就是一耳光扇过来,
    眼看巴掌要落到厉鹏涛脸上,
    却听见厉鹏涛问出这么一句,
    她的手猛地停下。
    沉默了五秒钟,
    她警惕地环视一圈四周,
    确定这里只有她和干将两个人,
    才收回手,
    低声道:“你跟我来。”
    厉鹏涛刚想问“去哪儿”,
    就看见莫邪走到墙角,
    用手在煤油灯座上搓了两下,
    暗道?
    脑子里刚想到这两个字,
    便听咔啦啦一阵响动,
    山洞墙壁上真的出现了个黑乎乎的大洞。
    莫邪扭头看了他一眼,
    什么也没说,
    摘下墙上的煤油灯便跳了进去,
    厉鹏涛也不迟疑,
    紧紧跟上。
    黑洞里是一截粗糙的石阶,
    并没有出现盗墓小说中神乎其神的惊险场景,
    厉鹏涛和莫邪很快就到了底,
    只是,
    看清楚在这不足二十平米的小石屋内,
    居然关押着三十多个肤色不同、发色也不同,最大的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最小的年仅三四岁的孩子时,
    厉鹏涛呆掉了。
    他当警察那么多年,
    从人贩子手里解救过被拐妇女儿童无数,
    从走私犯手里查获并救出过要被切掉器官变卖的无辜者无数,
    却从未听说过,
    d贩子也对拐卖人口和器.官走私感兴趣的,
    想到他之前带队配合边防部队从蛇头手里解救人质的行动,
    他无比吃惊地问:“琻三角的d贩,
    跟境外蛇头有关联?
    黑约翰也做人口和器.官生意?”
    “天下乌鸦一般黑,”莫邪看着这些沉睡中的孩子们,目光极其复杂,“黑约翰已经为境外蛇头提供了很多年保护了,
    他甚至为了拓展生意,
    从蛇头手里提过人口,
    用活人做瓮,夹带d榀。
    不过,
    我让你看的这些孩子们,
    他们除了是黑约翰的瓮以外,
    还有特殊意义。”
    意味深长看了厉鹏涛一眼,
    莫邪突然将手里的煤油灯塞给他,
    然后走到一名黑头发的小男孩面前,
    将他抱起来,
    “你来看看他的脸,
    看认不认识?”莫邪将小男孩脏乱的长发拂开。
    小男孩被她的动作吵醒,
    眼睛还没来得及睁开,
    张嘴就要咬她,
    莫邪却轻拍孩子的背,
    柔声道:“亮亮,
    是我。”
    亮亮倏地睁开眼睛,
    而就在他睁眼的同时,
    厉鹏涛已举着煤油灯看清楚了孩子的脸,
    他的手一抖,
    煤油灯啪地掉在地上,
    熄灭了。
    突如其来的黑暗,
    让亮亮只来得及惊呼一声“姐姐”,
    便陷入令人窒息的沉默,
    厉鹏涛足足沉默了两分钟,
    才颤抖着手,摁亮打火机,
    重新将煤油灯点亮,
    目光贪婪地在亮亮脸上流连,
    他的声音哑得不像样子:“孩子?
    你爸爸叫什么名字?”
    亮亮警惕地看看他,
    又扭头去看莫邪,
    见莫邪冲他鼓励地点头,
    他才道:“我爸爸叫王建国。”
    “王建国”这三个字刚从亮亮嘴里说出来,
    他就被厉鹏涛一把从莫邪手中夺过,紧紧抱在了怀里。
    厉鹏涛没有说话,
    他只是用力抱着亮亮,
    瞬间布满血丝的眼睛里,
    有星光闪耀。
    亮亮一开始被他的动作搞愣了,
    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可是很快,
    这个仅有五岁的孩子,
    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猛地用他细细的小胳膊,
    紧紧搂住厉鹏涛的脖子,
    半年来,
    亮亮被关押在这地牢石屋里,
    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因为爸爸曾经说过,
    男子汉流血不流泪,
    男子汉,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
    所以他就算被恐惧吓得快要死掉,
    也从来都不哭,
    可是这一刻,
    他却没能忍住,
    抱着厉鹏涛的脖子,
    哭成了泪人,“叔叔、叔叔,
    你是不是认识我爸爸?”
    “对!”厉鹏涛的嗓子里像被人塞了一把鸡毛,艰难得几乎说不出话,“我认识你爸爸,
    他是我最好的战友,和兄弟!”
    “哇……”亮亮终于哭起来:“叔叔,
    那些坏蛋是在我放学的路上把我抓走的,
    他们说,
    我爸爸抓了一辈子d贩子,
    最后照样死在d贩子手里,
    现在,
    他们要把我训练成d贩子,
    让我爸爸在地狱里,
    眼睁睁看着我贩d,
    要让我爸爸永世不得超生。
    但是叔叔,
    我不会答应他们,
    我爸爸说了,
    男子汉要精忠报国,
    必要的时候,
    可以为了祖国和人民献出生命。”
    厉鹏涛的脊背一僵,
    大掌轻轻在亮亮头上抚摸了两下,“对,
    男子汉要精忠报国,
    必要的时候,
    可以为了祖国和人民,
    献出生命。
    所以孩子,
    你爸爸不会下地狱,
    你爸爸是英雄,
    他会去天堂,
    会变成天上的星星看着我们,
    只有那些坏蛋,
    才会下地狱,
    才会永世不得超生。”
    这一刻,
    厉鹏涛坚硬的心脏,
    软成了一摊泥,
    王建国,
    他当年初进警察队伍时,
    带过他的师兄,
    后来师兄被抽调去了缉.毒组,
    成了一名缉.毒警察,
    他们便很少见面了。
    去年,
    师兄在出任务时,
    牺牲了,
    他的妻子毅然放弃政.府补偿,
    带着孩子回了老家,
    厉鹏涛有整整一年没听说过嫂子和孩子的消息了,
    他做梦都想不到,
    自己居然会在琻三角的秘密地牢里,
    见到亮亮,
    这个年仅五岁的孩子,
    他哪里懂什么是精忠报国?
    哪里知道,
    必要时,可以为了祖国和人民献出生命,
    意味着什么?
    在他小小的内心里,
    精忠报国,祖国和人民,
    或许连空话、大话都不是,
    但他就是铭记于心,
    就是将这些话深深刻在了骨血里,
    只因为,
    这是爸爸告诉他的话。
    沉睡中的孩子们都被亮亮的哭喊声惊醒,
    一个个惶恐地揉着眼睛站起来,
    像一只只惊慌失措的小鸟,挤成一堆,
    但在看见厉鹏涛紧紧抱着亮亮,
    看见厉鹏涛和莫邪眼睛里都闪烁着泪光之后,
    不管能不能听懂华国语,
    他们都红着眼眶往前挤,
    拼命伸出自己脏兮兮的小手,
    胆怯又渴望地想要抓住厉鹏涛的衣襟。
    厉鹏涛看着这些孩子们,
    心都要碎了。
    他的大脑就是一套精密的数据库,
    在看见亮亮的顷刻间,
    他就全明白了,
    所以他把大脑数据库打开,
    迅速开始搜索,
    华国每年都会牺牲三百多名缉毒警察,
    全球,大约是二十倍,
    这些牺牲的无名英雄里,
    最大的六十多岁,
    最小的,
    仅有十八岁,
    而在去年一年里,
    官方公开的数据中,
    这些已经牺牲的英雄们的孩子,
    就失踪了将近一百名,
    一百名无名英雄的孩子们啊,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就这么人间蒸发了,
    警方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寻找,
    同时又怕孩子们身份暴露,
    不敢过度声张,
    可谁也没想到,
    只在琻三角,
    就关押着三十多个,
    那些分布在全世界各地的英雄们的孩子呢?
    等待他们的,
    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d贩子不仅仅残忍地杀害了这些孩子们的英雄父亲,
    现在居然还要来祸害他们,
    妄图将他们变成他们的父亲,最痛恨的人。
    多丧心病狂的混蛋!
    多令人发指的歹毒计划!
    厉鹏涛突然觉得自己对黑约翰太仁慈了,
    他应该在煽动史蒂夫之前,
    就把黑约翰削成人棍!
    他把亮亮放下来,
    张开双臂去拥抱孩子们,
    不管什么肤色,
    不管年龄大小,
    让自己的怀抱,
    与每一个在黑暗中被囚了半年之久的孩子们紧紧相贴,
    然后用华国语和英语反反复复念叨一句:“孩子们,
    你们爸爸是英雄,
    他们变成了天上的星星,
    指引叔叔救你们来了。”
    孩子们憋了半年,
    先是忍不住小声抽泣,
    继而放声大哭,
    争先恐后地往厉鹏涛怀里扑,
    细细的小胳膊像钢筋般,
    紧紧缠绕在厉鹏涛脖子上,
    生怕一松手,
    救他们的叔叔就会消失,
    他们会再度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和恐慌。
    莫邪不太放心,
    想要出去放哨,
    厉鹏涛红着眼道:“不用出去,
    我在洞口和来路上都投放了感应器,
    一旦有人靠近,
    我就能第一时间察觉。”
    他放开孩子们,
    站起身,
    用异常复杂的眼神看着莫邪问:“你当初突然被黑约翰俘虏,
    是不是因为这些孩子们?”
    “是!”莫邪冲他笑笑,自己的眼眶也红了,“我当时的任务是打探黑约翰的核心力量,
    可是在任务完成,我打算离开的时候,
    突然遇到了这些孩子们,
    当时,
    黑约翰的人正秘密把孩子们运过来,
    想要驯化他们,
    我根本不可能一下子救走这么多孩子,
    所以我主动暴露了。
    果然,
    黑约翰得知我是华国总统的四大名剑之一莫邪后,
    将我和孩子们全都关进了秘密地牢,
    这半年来,
    我一直在设法援救孩子们,
    但始终想不出万全的计划,
    黑约翰的防范太严密,
    我不知道你的手机为什么在这里可以用,
    我的手机早就被他们没收,
    就连身上安装的无线电装置,
    也被屏蔽了信号,
    什么反应都没有。
    我没办法,
    只能用自己来吊黑约翰的胃口。
    这法子还算管用,
    黑约翰做梦都想打通华国这条走私d榀的路线,
    他认为,
    孩子们早已是他手里飞不出去的雏鸟,
    他什么时候驯化都可以,
    但他急切地想要从我这里撕开华国防线的口子,
    所以集中精力审讯折磨我,
    暂时还顾不上孩子们。
    这就是我为什么突然失踪,
    又连续半年没有与总统联系的根本原因。
    队长,
    我一直在等待你的援救。”
    最后一句话从莫邪嘴里说出来,
    厉鹏狠狠搓了把自己的脸,
    然后,
    他目光钦佩地看向莫邪,
    突然勾起唇角,
    粲然一笑:“好样的!”
    说完,
    他“啪”地一声,
    端端正正冲莫邪敬了个礼。
    莫邪没感觉自己有多委屈,
    身为总统的四大名剑,
    她太清楚自己肩负的责任了,
    高尚、伟大这些词汇对于他们四大名剑来说,
    一文不值,
    她也不在乎,
    习惯让她认为,
    所有为了任务付出的努力,
    都是理所应当,
    可是,
    在对上干将钦佩又欣慰的目光,
    看见干将脸上璀璨道耀眼的笑容,
    听见干将说出“好样的”这三个字,
    在干将冲她敬礼的这一瞬,
    她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潸然泪下,
    那些曾经在她眼里根本不算苦难的苦难,
    被关押在山洞里,将近两百天的酷刑,
    所有的九死一生,
    都在此时浮现在脑海里,
    让她觉得撕心裂肺的痛。
    她像个委屈的小女孩似的,
    拼命用手背去擦眼泪,
    却越擦越多,
    就连隐忍的哭泣声,
    都变成了一抽一抽的哽咽。
    大概是她哭得太厉害,
    孩子们都不哭了,
    一个个瞪着清亮的眼睛望着她,
    亮亮看看莫邪,
    再看看厉鹏涛,
    突然用手抓住厉鹏涛垂在身侧的左手,“叔叔,
    你抱过亮亮之后,
    亮亮就不委屈了,
    你现在也抱抱姐姐吧,
    你抱抱姐姐,
    姐姐肯定也不会委屈了。”
    其他孩子立刻跟着喊:“叔叔,
    你也抱抱姐姐吧!”
    就连那些西方的,不懂华国语的孩子们,
    都跟着喊:“抱抱姐姐吧!”
    厉鹏涛哭笑不得地伸手揉揉亮亮的小脑袋,
    然后跨前一步,
    张开双臂,
    毫不犹豫给了莫邪一个熊抱。
    莫邪的脸一下子红了,
    耳根滚烫,
    连脖子都红了,
    “放开我!”她悄声嘀咕,挣扎。
    厉鹏涛却凑在她耳边低声道:“别动,
    让我好好抱抱你,
    我的好姑娘,
    我的英雄!”
    莫邪身子一僵,
    猛地停止挣扎,
    足足僵了一分钟,
    她才放弃所有戒备和伪装,
    将头埋进厉鹏涛带着干净阳光气息,和清冽男性味道的颈窝里,
    无声抽泣起来……
    【作者有话说】
    这一章写的时候,小雨掉眼泪了,有朋友就是缉.毒警察,牺牲了,可能小雨有点煽情,不过写的时候,心里确实想着我朋友,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愿天堂里一切安好。
新书推荐: 重燃2001 汉柏 创世血瞳 我想有套房 漫威世界的卡牌大师 神兵图谱 影视世界学才艺 影综之大成就 三国之上将邢道荣 不想当大名的武士不是好阴阳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