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宫部继润

    宫部继润,是汤次神社上代住持的养子,也正是在他继任为住持之后,汤次神社的实力开始得以迅速发展,更是利用多年的积蓄,建造起了眼前这座“宫部城”,从一座寺庙变成了一座小城。
    以新九郎来看,对方的个人武力暂时还不清楚,但是在内政方面,恐怕整个浅井家之内都没有谁能比得上他的。
    但是听完了新九郎的话之后,这些和尚却没有丝毫放松,反而更加警惕起来,因为他们全都知道,浅井家之前是想要将他们全都收入麾下的。
    后来还是因为六角家突然来攻,所以才暂时搁置住了,但双方之间的裂痕已生,根本谈不上是友好。
    虽然眼下对方只有二十来个人,而且看起来还衣衫带血,面色狼狈,看起来似乎经历过了一场血战,但他们也不敢将对方放入城中。
    其中一个体型最为壮实,似乎是个小头领的僧兵斜了一眼新九郎:“你说你是浅井家的少主?有什么能够证明吗?就凭这十来个足轻吗?”
    话虽如此,看他的神色,分明是已经认出了新九郎少主的身份,毕竟浅井家的当代大名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他之前又小有勇名,宫部城距离浅井家主城小谷城的直线距离还不到十里,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们都有必要搞清楚这方面的信息。
    他之所以这么说,分明就是想折辱新九郎。
    小三郎还没看懂,他想继续说点什么,但新九郎却已经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制止了他,接着单手握在了未出鞘的长刀之上。
    只见土黄色的光芒蔓延,迅速的将其覆盖起来,几乎在眨眼之间,整把长刀就扩大了数倍之多,变成了一把超级大刀。
    本来因为他这个动作而更加戒备的僧兵,顿时一个个瞪大了双眼,嘴巴上下开合着,却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他们何曾见过这种景象。
    难不成,这就是大人一直所苦苦追寻的法术吗?
    新九郎微笑着看向僧兵头领:“如何?这份诚意足够了吗?”
    小头领顿时如梦初醒,他当即忙不迭的点头:“够了够了,我这就去通报大人!”
    压根不提什么证明了,小头领掉头一溜儿烟的跑去汇报了,只不过没有他的命令,其他僧兵尽管一个二个都瞪大着眼睛,十分震惊的样子,但还是照样拦在他们的面前,这让小三郎多少有些气愤。
    新九郎对此倒是无所谓,甚至对方刚刚的反应让他对自己所求更有把握了。
    他原本只是听说宫部继润一直苦苦追求法术,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但是僧兵头领的反应却再真实不过了。
    他索性盘腿坐在了地上,继续从大地之上汲取灵气,争取尽快完成一次体内能量的小循环,那样只要他脚踏大地,他就将获得源源不断的能量补充。
    黄龙已然为了他而被迫陷入沉眠之中,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除了远超时代的见识,以及不知道是否还有价值,又能有多少价值的关于历史的记忆,真正能够保护他自己的,也唯有力量了。
    有黄龙在身,他相信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他的成长将超越所有人的想象。
    区区岛国尼朋,就算号称有鬼神八百万,但真正能够比得上黄龙的,又能有几个呢?
    看到少主这么毫无防备的坐在了地上,小三郎一开始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很快他就发现,在自己少主的身上,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
    即使衣衫破碎,犹带血迹,即使是坐在草地之上,即使是刚刚从妖怪手中逃得性命,但是看少主的神态,简直就像端坐在榻榻米上,准备享用丰盛的晚餐一样。
    那么优雅,那么宁静,连带着他原本躁动的心都逐渐平静下来了。
    而对于紧接着匆忙赶到的宫部城主人宫部继润来说,则能看到更多。
    他并不是出身本地的豪族,而是在香火兴盛的佛门圣地-比叡山上长大的。
    在那里,他也见识过不少来自尼朋各地的高贵人士,其中不乏王公贵族,但是在气度上能比得上眼前少年的人,屈指可数。
    对方的身上似乎有一股磅礴之气,那是足以倾倒一切的自信,简直像是要往外散发出一股肉眼不可见,但的确存在的光芒一样。
    纵观历史,拥有这样特质的人如果未曾半途夭折的话,将来必定会有一番大作为!
    一瞬之间,宫部继润的内心就出现了动摇,他原本只是想要和对方做个交易,好把那疑似法术的信息搞到手中,但是现在,也许他还有一个更好的选择。
    虽然他自己管这里叫宫部城,可是和真正的城池相比,这里实在是过于简陋了,而且这里距离小谷城也太过接近了。
    原本的浅井家大名浅井久政固然不值得自己投效,但如果是眼前这个少年的话。。。
    想到这里,宫部继润收起了原本的心思,略微有些恭敬的朝新九郎行了一礼:“贫僧宫部继润,见过浅井新九郎大人,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看到宫部继润这副做派,他身后跟着那些僧兵们都面露诧异,这可和他们之前被吩咐的不一样啊?
    不是说好的要给对方一个下马威,然后再把关于法术的情报搞到手的吗?!
    而且大人还自称为贫僧,自从他建造了这座宫部城之后,他已经有多久没这么称呼他自己了?
    新九郎微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对方的这副表现,比他预想中的还要好上不少啊,这是个良好的开端。
    “宫部大人,冒昧来访,是我打扰了。”
    和那些除了光头,其他半点看不出来是和尚的家伙不同,宫部继润身上穿着正式的土黄色的袈裟,手里也那种杆禅杖,似乎在提醒着别人他僧人的身份。
    只不过双手上厚厚的老茧,以及连宽松的僧袍也无法完全掩盖的厚实肌肉,似乎也在告诉着新九郎,对方绝对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和尚。
    宫部继润当即哈哈大笑起来:“新九郎大人,快请进,你们还不快把大门打开!”
    身为老大的宫部继润都对新九郎这么客气,其他作为小弟的僧兵们,态度自然也变得好了很多,他们忙不迭的打开大门,让新九郎走了进去,甚至连他身后跟着的,那些还手持兵器的小三郎和十几个足轻,也都一起放了进去。
    而且在看到他们副狼狈的样子之后,宫部继润还主动吩咐他的部下,去准备一些饭菜和热水,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
    对方这么给面子,新九郎当然也不会不识抬举,他也让小三郎看着点那些足轻,别在人家的地盘做出什么不妥当的事情来。
    至于他自己,则跟着宫部继润,一同前往宫部城的中心区域,也就是原本汤次神社的主殿。
    主殿正中间供奉着一个新九郎并不熟识的佛陀,不过看对方的那浑身肌肉的样子,多半和宫部继润手下的僧兵们一样,都是个以力服人的家伙。
    双方分宾主就坐,稍微客套了几句之后,宫部继润最终还是没能忍住他的小心思。
    “新九郎大人,刚刚我的手下说您能够让武器散发出土黄色的光芒?”
    新九郎点头:“不错,我在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一部分晴明公的传承。”
    宫部继润顿时又是一惊,能被称之为晴明公的,当然只有那位传说中的大阴阳师-安倍晴明了!
    接着他又是一喜,对方在得到了晴明公的传承之后,竟然就这么主动的找上门来,对于内情也毫不避讳,显然是有意让自己得知啊!
    想到这里,他的态度越发和善起来:“那新九郎大人,能否麻烦您。。。”
    新九郎微微点头:“如果是宫部大人的话,自无不可。”
新书推荐: 都市逍遥狂医 我有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独断万古 明末重生之门 地府:召唤二次元来打工 龙王奶爸 儒道第一圣 华娱大太监 玄幻:神级大店长 某霍格沃茨的密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