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富足的宫部城

    屏退左右僧兵,将初步的凝练法力的方法教给对方之后,现场的气氛顿时更加和煦了,宫部继润在表示感激之情后,索性直接向新九郎发问,是否有他能够帮得上忙的地方。
    到了这个地步,新九郎也觉得时机成熟了:“实不相瞒,继润,我这次前来,其实是有事相商。”
    “老师言重了,徒儿领有宫部一城,可出五十僧兵,更可发动数百善男信女,一同助阵,不知老师有何吩咐?”
    宫部继润其实对于这个情况早有预料,否则对方为什么会这么痛快的将法术交给自己呢?
    而且他也诚心想要在自己的新师父面前展现一下实力,所以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全部力量都透露出来了。
    “啊,对了,还有徒儿新训练出来的五名铁炮兵。”
    听到这里,连新九郎额不由得微微侧目,自己这个便宜徒弟,还真是很有实力啊。
    要知道在尼朋,各个大名领主几乎都是没有什么常备军的,哪怕是许多下级武士,平时也得抽出时间来干活,真正完全脱产的职业武士,其实是非常少的。
    在打仗的时候,各个领主在这方面基本上差不多,都是极少量的武士带领临时征召来的大量足轻(农兵)战斗,而平时这些足轻都在家种地,这也是战国时代下克上如此频繁的原因。
    毕竟如果一方提前组织了上千足轻,再暗中突袭,另一方却只有十几名武士作为常备军,就算双方平均战斗力有极大差距,以有心算无心,再加上数量上的绝对碾压,这种反叛自然也是非常容易成功的。
    就算是号称北近江霸主,领土近十万石的浅井家,新九郎那个名义上的便宜老爹麾下,也只有那么不到一百名完全脱离生产的职业武士,而且实力还参差不齐的。
    就是这些武士带着几倍的,被轮流征调出来的足轻,平日里负责守卫小谷城,以及巡视城下町和各个村庄之类的,所以说浅井家的常备军其实也就只有那么一点人而已。
    至于其他隶属于浅井家的家臣,也大都有各自的小城或村子,也有各自的班底,一旦发生战斗,他们也是以武士为各级指挥官,临时召集大量的足轻参战,富裕点的偶尔也会临时雇佣些浪人或者国人众什么的参战。
    但总体而言,战争的规模其实并不大,以浅井家与六角家数十年的交战历史来看,大部分时候都是双方各自带领几百名足轻,来一场血战半日,杀敌数十的“大战”,超过千人大军的时候都很少。
    而且战斗还要选好季节,春天不行,会耽误农民种地,秋天更不行,会耽误大家收粮食,冬天同样不行,天气太冷,动手动脚的也没法打。
    数来数去,也就只有夏天最适合厮杀了。
    再往细里说的话,对于天气也有各种各样的要求,倒不是说武士们身娇体贵,事实上经过多年的训练,他们的身体素质都还不错,问题主要是在那些足轻们的身上。
    平时吃不好喝不好的他们,体质本来就很弱,如果在暴雨之类的恶劣情况中行军,直接重病倒下一半也不是不可能的,那战斗可以说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可以宣告结束了。
    但就算是这样的浅井家,在整个尼朋也已经算得上是实力不错的大名,甚至还被称之为北近江的霸主,以综合实力来排名的话,在整个尼朋多了不敢说,但完全能排得上前二十。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其他各个大名家也都是类似的情况,这是个比烂的世界。
    当然了,这里说的是目前的情况,拥有后世记忆的浅井长政知道,要不了多久,领主大名们的这些习惯就被迫要进行改变了,因为在尾张有一个男人,率先施行了兵农分离制度。
    不过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一般来说,以三男丁抽一人,一万石高在战时正常动员是三百人左右,最大可动员能力大约是五百人左右,再多就会严重影响正常的土地耕种了。
    而且还必须不是在农忙的时候,没有哪个大名会蠢到和粮食过不去的,所以一般以各个领主的石高数,也能大概的推断出他们正常战斗时的可动员总兵力。
    宫部城虽然被开发得不错,但石高充其量也就两三千石,按理说能动员一百多人才是正常的,可是宫部继润刚刚却说他足足能动用三百多人。
    虽然宫部继润的僧兵的实力也许不如那些经过专业训练的武士,他口中的善男信女们也不一定比不上足轻,但他刚刚所说的这股力量,却足以胜过浅井家的大部分家臣了。
    有宗教信仰的加持,爆起兵来果然不是普通武士能比拟的。
    新九郎似乎突然间有些理解了,为什么明明各个宗教寺庙占据了大量的土地和财富,并且时不时扇动不满的信徒给大名们添堵,可是真正敢于对寺庙直接宣战的大名,之前却一个都没有,实在是他们的战争潜力太大了。
    而宫部继润这个家伙,也果然是很有野心的。
    有才能也有野心,也许自己一时兴起收下的这个徒弟,将发挥出超乎想象的力量啊。
    在略微感叹之后,新九郎也直接作出了许诺:“继润,不知你是否愿意加入我家,我愿意推荐你成为足轻大将。”
    足轻,足轻头,足轻组头,足轻大将,侍大将,部将,这是不少大名家中普遍使用的家臣系统和武家职位。
    它们即是军职,也是身份、阶级和地位的一种体现。
    一般情况来说,足轻组头就可以在平时充当某个小城的城主或者城代,在战时率领一两百名足轻参阵了,而足轻大将则更进一步,麾下通常有近万人口,能出兵五百甚至一千。
    这并不符合现在宫部继润的实力,但算是对第一个投靠新九郎的家臣的额外奖赏,以及未来对他的期望吧。
    而且一旦成为了浅井家的家臣,不仅宫部继润的宫部城会受到正式的承认,其他多少也会有一些封赏。
    当然了,下次再有六角家,或者其他敌人来犯的时候,宫部继润就需要派兵参战了,那也将成为他对领主效忠后所应尽的义务。
    “徒儿愿意加入浅井家,为师父效劳。”宫部继润状似欣喜的拜谢道。
    实际上,如果是换了别家大名以这个职位来邀请,他只会直接把对方赶出去,足轻大将的职位固然是不低,但他是和尚啊,犯不着去受大名的约束。
    但是现在不同了,他具有了双重身份,他名义上是效忠于浅井家,实际上他是在效忠自己的师父大人啊!
    新九郎笑着点头,但马上又叹了口气:“继润,其实你的才能绝对不仅仅如此,可惜我现在只是浅井家的少主,无法为你争取到更多的东西。”
    由他所推荐,自然会打上他的烙印,可惜他这位浅井家的少主,现在一切都来自于他那名义上的父亲,他暂时没办法为他争取太多,毕竟他还未正式元服,手里面几乎没有任何筹码可言。
    宫部继润心中一动,他悄悄打量着自己师父的神色,接着试探性的说道:“师父大人,久政大人大概是过度操劳,所以体力和精力都有所衰退,渐渐不支了吧。但是徒儿相信您元服之后,就能为久政大人分忧了。”
    他这就是在睁眼说瞎话了,先不说浅井久政现在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年级没比他宫部继润大上几岁,也不过是三十多的男人,就说如果浅井久政真的为浅井家呕心沥血的操劳,浅井家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幅状况。
    新九郎点了点头,对此没有表示什么,看起来不管是基于他前世读过的历史,还是新九郎原本身体中的记忆,亦或者是诸如宫部继润等外人,都对浅井家的现任大名非常的不看好。
    唔,如果按照他记忆中的历史,也差不多是时候了啊。
    不过眼下自己的实力和名望都远远不够,哪怕明天成功讨伐了猪妖,也还差得很多,也许结束了这里的事情之后,自己该先外出游历一番,积攒些名望,然后才好做那件事情。。。
新书推荐: 都市逍遥狂医 我有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独断万古 明末重生之门 地府:召唤二次元来打工 龙王奶爸 儒道第一圣 华娱大太监 玄幻:神级大店长 某霍格沃茨的密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