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木曾马

    一夜无话,新九郎睡得极为香甜,在这一夜之中,他也已经彻底融合了原本这具身体的一切,不管是记忆还是力量,这下子就算是他名义上的父亲,也绝对不可能轻易识破了。
    唯一需要考虑的是,现在的新九郎和原本的新九郎,在行事作风上肯定会有许多的不同,但是这点也可以解释。
    他初经战阵就遭遇了妖怪,险死还生之下又偶然获得了安倍晴明的传承,这一连串的遭遇下来,发生变化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同时他也大致的整理好了法术的力量,虽然由于时间过于短暂,他的法力总量还非常稀少,但因为有隐之黄龙在身,只要脚踏大地,他就能源源不断的获得补充,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这个缺陷。
    由于黄龙最善土系法术,所以他最先选择的也都是土系的法术。
    目前他已经初步掌握了数种法术,第一个就是他之前给宫部继润展示过的,将法术力量附加到武器之上,以强化武器的杀伤力和坚固度的土刃术。
    第二个法术名为土甲术,和土刃术在法术原理上极为相似,都是将能量凝结为实体,再附着到自己的装备上,只不过一个是用来强化攻击,另一个是用来强化防御而已。
    事实上不仅仅是土系法术,其他火系、风系、水系等法术之中,都有类似效果的法术,虽然仅仅算得上是入门级别的法术,但实际上在战斗中起到的效果却并不算低,可以用很长时间。
    第三个则是地陷之术,在法术纯熟之后,心念所动,大地之上就会多出种种陷坑,这在对付大批量骑兵单位的时候会显得尤为有利。
    以新九郎现在的法力,大概同时可以使用两道法术,再多就不行了,但配合昨夜宫部继润所吩咐的事情,还是能够起到一定效果的。
    不过新九郎的好心情在看到他便宜徒弟为他精心准备的早餐之后,还是变得稍微有些郁闷起来。
    饭团,味增汤,酱萝卜,以及两条小指长的腊肉,这就是全部了。
    不仅和丰盛没有半点关系,而且总量和厨师的手艺也不敢恭维,不过新九郎也不好发火,因为他知道对方绝对是尽心尽力了,他这个少主在一谷城的时候,平常吃的比这还要更差。
    倒是旁边的小三郎狼吞虎咽,吃的极为开心。
    他虽然是新九郎的侍从,而且也是个拥有属于自己姓氏的下级武士,但实际上下级武士每年的俸禄就那么几十石,除了吃饭什么的,他们还要拿出很大一部分去保养自己的盔甲和长刀。
    武士刀虽然极为锋利,但因为刀刃比较薄,连续战斗之后也很容易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缺口或者干脆断裂掉,一旦发生这样的事情,就代表着他要大出血一场了。
    哪怕是普通的无名铁匠所造的武士刀,至少也要花费他一两个月的俸禄才能买得起。
    可以说除了地位要好很多以外,他真正的生活水平,也不比普通的足轻强到哪去,根本不会有像现在这样,可以敞开了肚子,随便吃饭团的时候。
    事实上这也是大多数中低级武士的现状,不过他们也比浪人或农民要强得多了,要知道许多农民尽管地里面种着大米,但他们一辈子也吃不上几口。
    由于大米在粮食中相对营养丰富,所以需要上缴给武士老爷们作为战时口粮,剩下的那部分往往不足以养活农民全家,他们会全数贩卖,将其换成更便宜的小米等,这也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想到这里,新九郎不由得暗自下定了决心,他要得到更大的权力,更高的地位,不只是为了达成那个死鬼的愿望才玩什么争霸的游戏,哪怕只是为了吃的更好一些,这个理由也已经足够了!
    很快,宫部继润也已经整备号好了他为新九郎所准备的部队,大概是诚心想要展现一下自己的实力,所以除了他昨天所说的四十名僧兵,五名火枪手以外,更有十五名手持劣质弓箭的僧兵,和大概一百名的足轻。
    他本人除了拎着一把铁炮以外,更是扛着一把足有两米多长的大薙刀。
    这种有些类似关刀,只不过要窄了不少的武器,早在平安时代就被广泛用来看家护院,虽然近些年来已经逐渐被更加方便使用的武士刀所取代,但仍然是很多僧兵的最爱。
    主要是现在各个大名的部队都是由临时征召的农夫所组成的足轻,大名们几乎不会给他们准备像样的武器,一柄削减了的竹枪就不错了,连金属枪头的很少有。
    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制造成本还是维护保养都需要更多成本的薙刀,自然也慢慢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现在大概只有寺庙的僧兵们,以及武家的女眷们会使用它们吧。
    前者是因为自古以来的习惯且足够富有,后者则是因为女人在这个时代的通常是不被允许佩戴武士刀的。
    尽管在重量上绝对不轻,不是普通足轻能够挥舞得动的,但同时它的威力也很强,能够使用这种武器,也从另一方面证明了宫部继润的蛮力。
    看着黑眼圈的便却满脸兴奋的宜徒弟,,新九郎知道他昨晚一定没少研究,可惜就算他再怎么天才,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会阴阳术的。
    除非像自己这样有特殊的遭遇,否则他大概率需要半个月以上才能凝聚出最初的一丝法力,如果慢点的话,两三个月也不是没可能的。
    看着个个说不上孔武有力,但也膀大腰圆的很有精神的僧兵们,再看看旁边畏畏缩缩,一个劲往角落里钻的足轻们,新九郎感觉稍微有些丢脸。
    虽然他们手里的武器相差无几,装备也是半斤八两,但在精神面貌上差得可就太多了。
    现在他唯一能撑得起门面的,就只有昨晚同样被好吃好喝供起款待了一顿的小三郎了。
    果然,足轻是不能依靠的,如果他真的想要在尼朋争霸的话,还是需要职业的士兵。
    这个念头在新九郎脑海中升起,接着就死死的刻在了那里,不过他暂时还不到处理这件事的时候。
    尼朋的大名们也都知道职业士兵的好处,但战国时代持续了几百年,却仍然没有谁组建过这样的军队,其根本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物资过于贫乏了,简单说就是穷。
    虽然新九郎脑袋有不少发财的计划,可是现在都还未能正式开始,他短时间内也对此无能为力。
    这时昨天晚上那位膀大腰圆的僧兵队长,也牵着两匹战马小跑了过来。
    还离得老远,他就忙不迭的朝新九郎点头哈腰的,态度极为卑微,看起来他现在已经完全清楚了新九郎现在的地位。
    他不单单是浅井家的少主,更是整个宫部城所效忠的新九郎大人!
    在宫部继润的示意下,新九郎也没客气,直接牵过了其中一匹更加雄壮威武的黑色骏马,翻身而上。
    稍微策马奔跑了几圈之后,他就更加的满意了。
    “继润,这是改良的木曾马吧?”
    大概是由于气候和地理原因,尼朋本土战马的血统都不算太好,直到前些年从隔壁的震旦帝国引进了一些特种战马,这个情况才稍微有些改观。
    但那些改良过的战马本就昂贵,不是普通武士能够拥有的,再加上长年的战乱导致尼朋物资匮乏,许多中下级武士家里都不富裕,而养马又耗费巨大,甚至比人吃的都要多很多。
    这就导致了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出现,很多武士虽然名义上号称有马,但实际上他们只是骑着马去战场,在到达战场之后再下马步行作战,因为那根本算不上是战马。
    不过眼前的这匹黑色骏马身躯粗壮,四肢坚实,肩高超过了一米五,确实是一匹极为合格的战马,甚至可以作为许多武士的传家之宝了。
    毕竟骏马的平均寿命足有三四十年,其中至少一半时间都可以服役参阵,在充满战乱的尼朋,很多农民还不一定有它们活得久呢。
    一匹真正战马,价值要超过五头用于更低的牛,一户农民一辈子积攒的财富都未必能买得起一匹战马,而优良的战马价值只会更高。
    某种意义上,宫部继润拿出的这匹品质优良的战马,算得上是十分珍贵的礼物了。
    听到新九郎发问,宫部继润顿时挺直了胸膛,显得极为自豪:“是的,师父大人,这是徒儿从甲斐国高价购回的马驹,现在正好送给师父大人您这样杰出的武士。”
    这下子连新九郎也稍显意外了。
    “这是武田家的战马?可是怎么会?”
    在尼朋,许多知名的武士都有各种各样的称号,而武田家的当代家督则是号称甲斐之虎的武田信玄,统治了甲斐的大片土地。
    他和号称越后之龙的长尾景虎,也就是后来的军神上杉谦信是死对头,他们也是目前尼朋中比较公认的骑兵数量最多、最强大的两个势力。
    但就算是武田家也不可能全都是这种质量的战马,要知道普通的木曾马肩高只有一米三左右,宫部继润又是怎么得到这么优良的马驹呢?
    就算新九郎知道这家伙在某个平行世界里混得相当不错,在巅峰时期的领地甚至比整个浅井家都更大,但现在的种种情况还是让他有些吃惊。
    这家伙真正算得上是神通广大了,他该不会是比叡山主持的私生子吧?
新书推荐: 都市逍遥狂医 我有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独断万古 明末重生之门 地府:召唤二次元来打工 龙王奶爸 儒道第一圣 华娱大太监 玄幻:神级大店长 某霍格沃茨的密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