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哥文学 > 历史穿越 > 不想当大名的武士不是好阴阳师 > 第二十九章 远藤直经的情报

第二十九章 远藤直经的情报

    微笑着送走海赤雨三将之首,同时也是家中武者奉行的老将海北纲亲之后,新九郎心中欣喜更甚。
    有猪妖的尸体为证,又有宫部继润在暗中配合,仅仅数日之间,自己的武名就已经传遍了小半个北近江,流入众多家臣,以及一些有心人的耳朵。
    他根本不用自己主动去做些什么,仅仅是展现了一部分力量,就有大把的人主动为其奔走。
    除了那个刻意堵住自己房门,拒绝了解这一切的浅井久政。
    现在甚至连海北纲亲这种“海赤雨”三将级别的人物都坐不住了,眼巴巴的从他自己的老窝跑了过来,同时也带来了海赤雨三将中最后一人,雨森弥兵卫的书信。
    仅仅几日之间,浅井家已经有超过七成的家臣,包括“海赤雨”三将,在就六角家向他赐婚一事达成了一致,他们不约而同的选择站在新九郎的身后。
    除了他们大多和六角家有着血债以外,最重要的是,长久以来因为浅井久政的无能而积压的矛盾,终于就此事找到了爆发的机会。
    还有大概两成多的家臣们保持着中立态度,他们大多都是自身实力弱小,所以不敢轻易战队。
    至于真正同意接受六角家赐婚的家臣,屈指可数。
    在血与火之中锻炼出来的武士,又有几个人能忍得了这么大的侮辱?
    只不过,按照新九郎的推测,就算浅井久政再次拒绝了他们的联合抗议,事情应该也不会向最血腥的方向发展。
    首先,浅井久政虽然在各方面都很无能,但他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对待这些家臣们其实都还可以,没有像不少小心眼的大名那样,想方设法去侵占他们的领地。
    比如说有一些苛刻的大名,就会特意向富裕的武士阶层征收什么“有德钱”之类的东西,摆明了就是伸手要钱,偏偏那些武士们除非想造反,否则还真没法不给,这些在浅井家内都是不会发生的。
    其次,他新九郎虽然是浅井家少主,但他毕竟还未正式元服。
    虽然他拥有法术,武艺也不错,但是除了刚刚加入的宫部继润和他的宫部城算是不错的后援以外,他的手中并没有真正的掌握任何势力,而且他也没有什么武名。
    武士,武士,说到底还是要靠打仗的,不经历鲜血和死亡,不在战场上斩获战功与敌人的头颅,就算你再怎么厉害,也难以得到很高的评价。
    虽然是有猪妖的尸体摆在那呢,可妖怪毕竟距离寻常武士们太过于遥远了,他们也不知道它们到底有多强,自然也没办法对斩杀了它们的新九郎特别信服。
    最后一个原因,就是相比于其他频繁出现下克上的国度来说,不知道是不是受守成之主浅井久政的影响,北近江这片区域不少武士们都显得淳朴了很多,或者说他们胸无大志也行。
    于对外表现就是,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只想守住自己目前的地盘,然后就感觉满足了。
    甚至许多武士都压根没想过要彻底击败六角家,乃至于侵占六角家的领地,只要不被六角家侵占就行,什么继续扩张势力,什么干翻六角家,全都不存在的。
    而于内表现就是,北近江的武士们很少会发生下克上的事情,更别提什么推翻大名了。
    现在恐怕除了“海赤雨”三将,以及一门众中最杰出者浅井亮亲,外加亲近自己的远藤直经和宫部继润以外,其他人压根都没往这个方向想过。
    宫部继润也小心翼翼的向他透露了同样的看法,并且隐晦的表示他必定会永远追随在师父大人的身后,但现在时机恐怕并不成熟。
    对此新九郎虽然略微有些遗憾,但倒是不是太着急,因为他知道如果不发生意外情况,那个位置早晚都是他的。
    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继续强化自身的实力,顺便,再去周围看看。
    鬼女红叶从封印脱出一事,虽然比翼鸟守护灵只说那看起来就是个简单的巧合,但他总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他需要亲自去附近看看。
    而且前世多听闻修炼一途,需要财法侣地,他虽然刚刚踏入正轨,但也已经逐渐感受到了。
    比如说他手中的封灵匣和猪妖的魂核,他知道它们能用来做什么,也知道该怎么做去最大限度的发挥它们的能力,可是他手头上却几乎没有任何可供使用的其他资源,这使得事情从一开始就陷入了瓶颈。
    现在他只是勉强用猪妖的魂核制造了初级的法器,封灵匣还是那副破损的模样,短时间内根本派不上用场。
    他也需要时间去亲自游走,去各地寻找可用于法术的材料。
    修炼、实战、情报、资源,这是新九郎给自己接下来一段时间内定下的目标,以目前他和众多家臣们所达成的共识来看,他的时间还是非常非常充裕的,也许能有两三年也说不定。
    不过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他也不会那么浪费时间,等时机成熟,他也获得了一些力量和势力的时候,他就会重返小谷城,开始实施他的计划。
    现在他手中只有宫部城的僧兵们作为自己真正掌握的势力,还是欠缺了一些,就算在其他家臣们的帮助下顺利实施了那个计划,可到时候仍旧是臣弱主不强的状况,那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他设想中的浅井家,应该是属于他自己的一言堂!
    就在这时,侍从小三郎再次带着远藤直经走了进来,基于新九郎和对方之间的特殊关系,众多家臣之中,他是对这里最熟悉的人了,接着是新九郎的叔父浅井亮亲,至于他名义上的父亲,还要排到很后面。
    “少主,这是矶野员昌大人派人送过来的书信,他也坚决反对和六角家的婚约。但他目前还要留在佐和山城,无法亲自前来向家主大人表示抗议。”
    对于这点,新九郎是丝毫都不意外,因为矶野员昌常年镇守前线,要说和六角家的仇恨,他绝对要比其他家臣更深,而且他也深知一旦有机会,六角家同样不会放过他的。
    只不过,尽管这理论上是一件好事,这代表着家中最后一名大将也站在了新九郎的一侧,但是说话时的远藤直经,脸色却并不怎么好看。
    新九郎看了一眼书信,确认上面的内容正如他所料之后,就转头看向了似乎仍然有话要说的远藤直经。
    “直经大人,怎么了?您似乎仍然有话要说。”
    远藤直经看了看左右,先是轻轻掩上了木窗,接着示意小三郎去门外戒备,然后才面色慎重的道:“少主,城内的忍者有异动,目标很可能是您。”
    新九郎轻轻点了点头,对此同样没有任何意外,尽管浅井久政本身十分平庸,但是他毕竟继承了浅井家的基业,毕竟是掌握着北近江十数万领地的大名,手中肯定还掌握有一些特殊力量。
    这里又是浅井家的老窝,众多家臣们接连几日频繁的拜访自己,如果他这个家主到现在还没察觉的话,那他还是趁早自杀,免得浪费时间的好。
    “我自然知道,继润也向我汇报过,他同样受到了监视,不过我想事情不会坏到最后一步的。”
    虽然在纷乱的战国时代,下克上,兄弟相残,父子相攻,都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但这种事情却绝对不会发生在浅井久政的身上。
    不止是因为新九郎是浅井久政唯一的可以继承血脉的儿子,更是因为浅井久政完全没有那个胆子,平庸且无能,这个评价可不仅仅是说他在对外,对内也同样如此。
    这样的人如果生在普通的家庭之中,也许会是一位好丈夫,一位好父亲,可是他却万万不该成为一名大名,因为他对外的怯懦表现,已经葬送了数以千百计的优秀战士,破坏了更多的家庭。
    “可是少主,这次不一样了。”远藤直经仍旧面色严肃,“我发现了一些陌生的面孔,除了一些不认识的,我可以确定其中有来自甲贺的忍者,他们不断的在城中煽风点火,散播流言,似乎有意挑起家臣们对主公的不满。”
    听到了这里,连新九郎也是微微一惊:“甲贺的忍者?六角承祯这家伙,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啊。”
    忍者,是一种生于战国时代的特殊职业。
    和擅长正面战斗的武士不同,除了护卫己方重要人物以外,他们大多从事一些诸如暗杀、间谍和破坏等为人所不耻的任务。
    他们的社会地位虽然要比武士低上很多,甚至还不如平民,简直像是些阴沟里的老鼠,但是忍者们能发挥出的杀伤力却并不低,来自黑暗中的利剑,往往最为致命。
    哪怕是现在的新九郎也不能保证自己每天十二个时辰,都在警惕提防可能出现的敌人,他也要休息的。
    在现在的尼朋,强大的忍者大多出自甲斐、武藏、信浓、伊贺以及甲贺等地,而且和大多只为价高者服务的雇佣型忍者不同,甲贺的忍者是有主人的,他们已经效忠了六角家几十年。
    在过去和六角家的征战交战之中,这些甲贺忍者的破坏和刺杀行动也给浅井家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浅井家虽然一开始也试图建立本家的忍者,但计划刚开始没多久就被识破了,反而引来了甲贺忍者们针对性的攻击,一举摧毁了浅井家最初建立的忍者之里(忍者集合的场所,类似于山贼门的山寨)。
    这就导致了哪怕占据北近江几十年了,现在浅井久政身边还是只有那么几十个实力低微的忍者,勉强护卫在他的身边。
    不过,目前来看,这些甲贺忍者的煽风点火,对于新九郎的计划反而是好处大于弊端,如果没有他们的煽风点火,家臣们也许还不会这么快的统一意见呢。
    说到这里,远藤直经咬了咬牙:“少主,我们还需做好准备,如果事情有变,还请您务必前往须川城避难!”
新书推荐: 都市逍遥狂医 我有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独断万古 明末重生之门 地府:召唤二次元来打工 龙王奶爸 儒道第一圣 华娱大太监 玄幻:神级大店长 某霍格沃茨的密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