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井之口之町

    几个时辰之后,浅井长政等人已经来到了距离稻叶山城最近,同时也是附近最繁华的地区-井之口之町的酒馆里。
    由于人口众多,再加上频繁的战乱,所以尼朋的粮食缺口是很大,自然也没什么多余的拿去酿酒,大概也只有井之口之町这种富裕的的地区,才会有大规模的酒类存在了。
    藤吉郎和阿秀在旁边小酌,之前从未接触过酒的阿秀对这种拥有特殊味道的液体很感兴趣,不过基于她强大的身体素质,她这辈子大概都没办法享受醉酒的乐趣了。
    浅井长政自己翻看着一张笔迹十分新鲜的名单,前野长康则带着几名新召集过来的小弟在旁边小心的伺候着。
    名单上面有一些浪人的名字、年龄、以及大概的战绩,这全都是前野长康刚刚亲自写出来的。
    目前来看,他的个人武力虽然不怎么样,充其量也就是能打那么三两个足轻,但却出乎意料的懂得一些基础的算术和情报收集。
    可别小看了这一点,在这个终年战乱的时代,所有人都为了活下去而努力,根本没办法分心思放在其他的地方。
    再加上许多人敝帚自珍,以及教育的缺失,有相当一部分的下级武士甚至写不出自己名字,至于那些平民,更是几十上百个里都未必能有一个会写字的。
    这也是浅井长政从一开始就没想着从平民中招揽部下的原因,因为那只会白费力气,像藤吉郎这种出身低微却有能力的人,万中也无一。
    可是在看完这份名单之后,浅井长政却并不满意,因为其中没有一个名字是他熟悉的,这说明他们在他所熟知的那个历史之中,完全没能翻出什么水花。
    至于武力方面,最强的一个也不过是曾经浴血奋战,独立砍死过两头野狼而已,这要是换了浅井家那些知名的武将们,不说随便来一个都能做到同样程度,但能做到的也绝对不在少数,而且还不会受多大的伤。
    “只有这些了吗?”
    尽管浅井长政的语气平淡,脸上也没什么特殊的表情,但前野长康不是傻子,他当然能感受到对方的不满与失望。
    可是他却没什么办法,他只能低头下拜:“非常抱歉,浅井大人,但这的确已经是附近所有知名浪人的名单了。”
    略微停顿了一下,前野长康继续道:“毕竟,这里距离稻叶山城太近了。”
    浅井长政顿时了然,他笑着摇摇头:“好了,长康,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是我太贪心了。”
    的确,正如前野长康所说,这里距离斋藤家的大本营这么近,如果真的有什么能力出众之辈,恐怕斋藤家也不会忽视的。
    如果不能将其收入麾下的话,那他们要么会被驱逐,要么就有可能会遭到杀害,毕竟这里原本的主人,可是有个“美浓蝮蛇”的外号啊,他也不会放任实力强大又不安分的浪人在他治下的区域里闲逛。
    前野长康张了张嘴,不过最后还是没说什么,他只是再次深深下拜:“非常抱歉,浅井大人,让您失望了。”
    “没什么,长康,你并不是我的属下,作为一个朋友,能够帮我这么多,我已经很感激你了。”
    前野长康摇了摇头:“但是这和您的救命之恩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浅井长政轻轻转着手里的酒杯,嗅着那几乎没什么味道的寡酒,心里也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自己已经暗示到了这个地步,再加上救命之恩,可前野长康还是没有提起他的大哥,那位川并众的真正首领。
    果然,还是自己掌握的力量不够吗?
    不过也是,除了自己还不能完全代表浅井家以外,小谷城距离这里毕竟也有些遥远了,川并众也不可能放弃他们赖以生存的木曾三川,转而跑到小谷城去侍奉自己。
    毕竟他们川并众可是老油条了,在织田家和斋藤家之间都左右摇摆了十来年了,自己身上可没有什么王霸之气,能够让对方纳头就拜。
    “算了,长康,那些就不要再提了,不过最近一段时间里,你还是不要路过那个区域了。”
    “啊?”前野长康顿时一惊,他飞快的扫视了一眼左右,然后才低声道:“浅井大人,是那里还有妖怪的存在吗?”
    浅井长政轻轻点头:“我们今日所杀死的,只是一些受妖怪力量影响的傀儡,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真正的凶手还隐藏在那附近。”
    “啊?浅井大人,那会是什么样的妖怪?”
    浅井长政暗自皱眉,这个前野长康,他的好奇心未免过于旺盛了一些吧?就算知道了是什么妖怪,难不成你还想着去报仇雪恨吗?
    不过转念一想,他最后还是选择了如实告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是某种虎妖,它拥有杀死敌人,并将其奴役的特殊力量。”
    猫科动物般的竖瞳、巨大的动物掌印,以及杀死敌人后可以役使其尸体,综合这些情报,浅井长政轻易的推断出了对方的真实身份,一定是某种虎妖,昨天那些强盗,其实都是受虎妖所驱使的伥鬼。
    为虎作伥,可不仅仅是个成语,更是某些强大虎妖所拥有的特殊力量。
    只不过按照安倍晴明的记载,虎妖的能力远远没强大到这地步,每一头伥鬼都是需要虎妖亲自去施法才能加以转化的。
    哪像之前,仅仅是受了点伤,破了个口子,就能将其转化,如果不是有自己在,前野长康也未必能够幸免。
    这些伥鬼,某种程度上比十三樱村的樱花树妖驱使的尸鬼还更加危险一些,至少那些尸鬼没可能那么简单的就增加同伴的数量,可是被伥鬼们杀死的人类,如果不尽快处理掉其尸体的话,就会很快的被转变成新的伥鬼了。
    究竟是这头隐藏在背后的虎妖修炼出了前所未有的能力,还是它掌握了某种独特的秘宝呢?
    前野长康很是恨恨的道:“虎妖吗?真是可恶!”
    他再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无力,他只是个凡人,一个并不算特别杰出的武士,根本没办法对抗传说中的妖怪。
    浅井长政却感觉有点意思了,这个家伙,似乎对于妖怪的存在并不是特别惊讶,再联想到之前自己施展法术的时候,他似乎也只是惊讶于自己法术的威力,而不是惊讶于自己能释放法术...
    他本人毫无疑问只是个普通的武士,那他又是从什么地方接触到妖怪和法术的事情呢?
    会是他的大哥,川并众的首领-蜂须贺小六吗?
    “好了,长康,今天就先这样吧,今后帮我多留意一下,如果有杰出浪人愿意投靠我,你可以让他们去小谷城附近的宫部城,那里的城主宫部继润是我的人。”
    浅井长政伸手递过去了几枚特殊的令牌,那是他在小谷城制造的令牌,稍微附加了一点点法术,没什么特殊的作用,就是简单的做了个普通人无法发现的隐藏记号,暂时只有已经入门的宫部继润可以看懂。
    再加上他临行之前的吩咐,等到宫部继润看到了令牌之后,也自然而然的就知道他们的身份了。
    “当然,如果你或者你的其他兄弟们,我也十分欢迎。”
    既然已经说到了这里,浅井长政也就不再遮遮掩掩了,虽然没多大希望,但至少这也算是他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前野长康虽然有些感动,但还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承蒙浅井大人厚爱,但在下武艺不精,恐怕还不足以胜任。不过您放心,长康必定会全力以赴,完成大人您交代的任务。”
    “呵呵,也好。”浅井长政也没有强求,对方的能力还不值得他过分重视。
    他只是随口叮嘱道:“对了,另外还要麻烦长康你帮我转告一下,如果蜂须贺小六大人什么时候有闲暇的话,还请与我一聚,我对川并众的首领可是闻名已久。”
    前野长康明显的犹豫了一下,似乎这件事情另他很是为难,不过最后他还是用力的点点头:“大哥暂时不在据点中,不过,还是交给我吧,浅井大人,我会尽力安排的。”
    浅井长政顿时更加心生疑惑,仅仅是一个会面的邀请,为什么前野长康会这幅模样,难不成,这背后还另有隐情?
    目前看起来,想和蜂须贺小六这位川并众的首领相会,似乎并不会太容易啊。
    虽然有些不太舒服,但浅井长政倒也能够理解,川并众盘踞在木曾三川,能够一直独立于斋藤家和织田家之外,显然是有些特殊原因的,他大概也已经拒绝了很多次其他家的招募吧。
    不想见自己,大概也是怕麻烦吧,毕竟一位大名的少主想要见他,只要正常人都能猜到大概的意图。
    又寒暄了几句之后,前野长康就告辞离开了,尽管浅井长政一开始并没有想要他灵石的意思,但架不住他真心想要奉上,所以他最后还是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打开了那个小小的包裹,浅井长政打算先看一下具体的纯度和蕴含的能量,然后再决定该如何使用。
    其实不管是封灵匣还是他的折扇,虽然外表看起来破破烂烂的,似乎很凄惨,但实际上损伤都不算太重,因为真正重要的不是外表,而是其中蕴含的法阵及能量,它们都是可以用灵石来修复甚至强化的。
    只不过在打开之后,他却有了意外的发现,在那块儿灵石的下面,赫然铺着一张看起来有些陈旧,带着紫色花纹的纸。
    这顿时让他非常的惊喜,甚至连灵石都直接放到了旁边,转而拿起了那张被多次折叠的纸。
    入手后的沉重感,那不算陌生的纹路,以及那对于阴阳师们来说很熟悉的流动着的灵气,顿时让他越发的满意。
    原本前野长康大概只是单纯的用来做个铺垫,防止灵石被碰坏,却完全不知道这张纸也许比眼前的灵石还要更加珍贵。
    因为这并不是普通的纸张,这是由阴阳师制造的阴阳纸,其中不止蕴含着法力,也蕴含着一些特殊的法阵。
    甚至一些要求较高的阴阳师们,还会亲手采集芒草,再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经过复杂的工序,最终将其制作成阴阳纸。
    眼前的这张就属于这种,如果是普通阴阳师自己动手的话,哪怕来自震旦帝国的造纸技术早已经传遍尼朋,但没有个一年半载他们才别想真正做好。
    不过在付出了这么多的时间和努力之后,阴阳师们也会获得丰厚的回报。
新书推荐: 尸祖成长日记 从漫威世界开始打卡 四合院:从偶遇娄晓娥开始 从倚天开始横行无忌 我,万宝之主! 神谕天灵师 从成为艾尔登之王开始 恐子 战法荣耀 这里是宇宙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