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桥姬?

    目送着对方缓缓离去之后,浅井长政也和阿秀收拾收拾,准备再次出发。
    虽然他刚刚对对方是那副说法,不过他最后还是决定去墨俣川上那座诡异的木桥处看看,他想要看看,那里究竟是真的有桥姬存在,还是说是强盗们编纂了这么一个故事,再趁机杀人呢?
    这在过去屡见不鲜,从安倍晴明那个时代开始,妖怪们就已经不知道为此背锅了多少次了。
    许多武士都热衷于讨伐强盗,以此收获名望和金钱,但如果目标是妖怪的话,他们就要好好考虑这背后的得失了。
    如今距离安倍晴明所处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数百年,妖怪们的数量也变得越来越少了,但妖怪害人的传说却似乎并未少太多,归根到底,就是这些强盗们在那散播谣言。
    但是还真别说,强盗们杀起人来,的确一点都不比妖怪逊色,甚至没准死在他们手里的无辜者还要更多一些。
    顺着地图的指引,他们花了些时间赶到了墨俣川,又稍微费了点功夫,就找到了距离小商人所说的那座木桥。
    远远望去,桥头上满是厚厚的一层青苔,一脚踏下去全是令人不舒服的滑腻感觉,甚至都踩不到桥面,桥中间的苔藓要稍少一些,但也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甚至还有不少地方蓄满了污水,似乎日常并无多少人经过,否则也不会这般模样。
    浅井长政反手将背后的长枪摘下,用枪杆轻轻试探着。
    阿秀很是有些不解的看着他的动作,不知道他在做些什么。
    又用力的在桥上踏了几步,感受着桥身晃动的幅度之后,浅井长政才向阿秀解释道:“我在检查这座桥的牢固程度,现在看来,这座桥年久失修,腐朽严重,如果真的在这里发生激烈的战斗,我们很可能会跌落水中,情况将变得十分危险。”
    阿秀有些懵懂的点点头,原本她在森林里斩杀妖怪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多的说法,一般只要自己冲上去,那些妖怪们就会疯了般向自己发动攻击,看来自己这次外出,还真的能学到好多的东西。
    浅井长政还想说点什么,但是突然之间,在他们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天空就下起了连绵细雨,同时淡淡的迷雾也极为迅速的在他们周围升起。
    再看看几里之外那明晃晃的大太阳,浅井长政不由得耸了耸肩,这真的只是单纯的巧合吗?
    他觉得自己也许错怪了道川兵卫三郎那家伙了,这里也许真的有妖怪啊。
    虽然现在还没看到任何可疑的身影出现,但是这阵莫名其妙的小雨与雾气,本身就已经说明了诡异之处。
    只不过他们原本以为那个妖怪可能是桥姬,但现在对方却更可能是雨女呢。
    浅井长政准备稍微和阿秀商量一下战斗的策略,对方本就处在暗中,这又是雨又是雾的,他们可得小心一些。
    可是一回头,浅井长政就发现阿秀似乎有些不太舒服的样子,稍微想了想,浅井长政拿出纸伞递给了对方。
    尽管有着漂亮的脸蛋和婀娜的身材,可是在整日用头盔遮住了面孔的时候,他更多的只能记住对方那强悍的战斗力了,反倒是总忽略她其实也是位年轻的女性。
    没有拒绝,阿秀伸手接过去撑开了伞,然后她的脸色似乎变得好看了些,不过在略一犹豫之后,她又将纸伞移了过来,示意他们二人共搭一伞。
    不知道为什么,浅井长政感觉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尴尬,却又有些暧昧起来,只是阿秀的眼神仍然那么纯净,似乎对此一无所觉。
    不过这份略微有些尴尬的平静并没能持续多久,很快就被外来者给打破了。
    一个容貌艳丽的女子撑着一把纸伞,从雨中跌跌撞撞而来,因为被雨水浸湿而贴身的轻薄衣物,让她美好的身材展露无疑,散乱的鬓发贴着她的小脸,显得她更是楚楚可怜。
    “两位大人,可曾见过我的夫君?”
    随着这个满是魅惑的女声,一道极其细微的法力也随之波动起来,尽管已经有所防备,但浅井长政还是非常尴尬的发现,他的下半身似乎有了一点点反应,这让不得不下意识的微微弓着腰,以免被眼前的阿秀看出来异常。
    这种违反常理的事情,立刻让他意识到对方来者不善,不出意外就是自己要找的妖怪了。
    可是之前没听说过啊,不管是桥姬还是雨女,虽然她们在杀人之前都会象征性的诱惑一下,但应该都不会这种诡异邪门的法术才对啊!
    他当即挥手施展法术,为自己和阿秀分别施加了法术盔甲防身,而阿秀动作还要比他更快,只见白光一闪,刚刚还被她当作武士刀挂在腰间的武器已经变成了两米长的巨型镰刀,她瞪圆着眼睛望向对方。
    但是神秘的女性却像是没看到阿秀的武器一般,她再次轻声呼唤着,同时双眼也满含深情的看向浅井长政。
    “这位大人,您可曾见过我的夫君?”
    “呵呵,你的夫君,不是就在眼前吗?”话一出口,阿秀顿时转头看向了他,虽然她的脸上仍然没有什么表情,但任谁都明白她是在诧异,她似乎完全搞不懂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甚至另一边的神秘女子也不由得愣住了,她在这里生活了很久,这套开头语也说过不少次了,可是像这次这么省事的,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这算是什么,抢了自己的话,让自己无话可说?
    还是说,在自己沉睡了几百年后,现在的男人都变成这样了?
    看着桥姬的神色,浅井长政自觉总算是稍微扳回一城,他向阿秀解释道:“阿秀,你大概还不知道吧,桥姬在遇到了任何一名陌生男人的时候,都会说她的夫君不见了,然后她会让那名路人当她的新夫君,继而在加以谋害,我现在只是省略了这个过程而已。”
    阿秀这才恍然,接着她快速的扭过头去,继续举着武器对准了桥姬。
    只不过浅井长政却又是惊了一下,因为阿秀那向来没多少表情的小脸上,竟赫然浮现了一抹绯红。
    难不成,这个桥姬的力量竟然也影响到了她?
    看他们这幅旁若无人的样子,不远处的桥姬也有些尴尬,但随之而来的是满腔的怒火与怨气,凭什么他们能够这样生活在一起,而自己却只能永远躺在冰冷的河床下,孤身一人?
    不过为了继续演下这一场戏,她努力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干咳一声,接着继续向浅井长政所在的位置走来。
    “这位大人,这一定是误会,奴家可不是什么妖怪,哎呀...”
    在距离他们只有几米的时候,如同慢动作一般,桥姬缓缓向前跌倒下去,似乎在给浅井长政以足够充裕的时间去扶起她。
    早已经看穿了对方的浅井长政,当即就想要假装去搀扶对方,但是在刚要踏出第一步的时候,他却突然间停止了动作,转而继续以长枪遥遥的指向对方的要害区域。
    即使表面上表现得有些轻松,但实际上他对于这场战斗十分的慎重,他刚刚所说的,所做的,其实都是为了降低对方的防备,然后再寻找机会给予其致命一击。
    在尼朋的民间传说中,雨女和桥姬基本上都是心怀怨恨,投水而死的女子所化,擅长使用水系力量。
    雨女在传说中一开始并不是什么特别凶恶的妖怪,她只是个因为无法得到心爱的男人,所以跳河自杀的少女而已,到了后来,随着雨女的名声逐渐增大后,尼朋各地也有一些水鬼假借其名行事。
    不管是真正的雨女还是那些假借其名的水鬼,他们在对待人类的态度上基本都是一致的:那就是拉到水里溺死。
    桥姬也差不多,如果在夜晚时分或者天色昏暗之时,有独行的男子过桥,桥姬就会出现引诱他,并且最终把他引到水中溺死。
    如果是有女子过桥,桥姬则会直接强行将其拉入水溺死,总之遇到了她们,很大几率会被溺死。
    但是根据安倍晴明当年的亲自调查,其实她们之间还是有所不同的,那就是有极少部分桥姬,并不是是纯粹的妖怪。
    在很久之前,尼朋人曾经认为每座桥都有一位女神在守护着,这种信仰虽然后来逐渐衰落,但不知道是女神应人类的信仰下凡,还是从信仰中催生出了新的神明,总之真正的桥姬曾经在尼朋短暂的出现过。
    眼前这阵莫名其妙的小雨,和她那充满魅惑的声音,似乎从侧面证实了对方的不凡之处,她也许不是普通的妖怪,而是真正的带有神性的桥姬。
    所以她才能施展这种诡异的降雨法术,又能施展那种让浅井长政尴尬的魅惑力量,所以他才没有一开始就莽撞的直接上去喊打喊杀,而是把自己伪装成一副笨蛋且嚣张的模样,就是为了降低对方的警惕。
    如果按照他原本的计划,他是要趁着桥姬跌倒的时候给她一枪的,可是他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感觉有股威胁感,简直如芒背刺。
    除了阿秀和桥姬以外,这里一定还有其他人或者妖怪存在,并且是强大到能对自己造成生命威胁的。
    虽然不知道浅井长政为什么突然间性格大变,又突然间停下了脚步,但是出于信任,阿秀非常谨慎的没有进行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继续保持着戒备。
    除了一直精习武艺以外,她几乎没有多少社会经验,对人心也完全不了解,所以经常会显得有些呆滞,甚至是有些傻,可是在最近几天的接触里,随着不断的接触,她多少对浅井长政的性格有了初步的了解。
    聪明的他不会做无用功,自己只要好好的看着,等到可以开打的时候再上好了。
    见到这一男一女都没有半点怜悯之心,似乎就想看自己摔倒的模样,桥姬最终还是没能继续演下去。
    她手中纸伞轻轻点地,接着一个扭身,很是轻松的调整好了身姿,重新站稳在了桥上。
    只不过她的脸色却变得很难看,道道血管和青筋迅速的绷起,使得她看起来很是狰狞,甚至连语气也不再像刚刚那么温柔了,而是变得恶狠狠的。
    “可恶的人类,你们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一边说着,她光洁的额头上也开始有两个小包迅速隆起,其中隐约有绿色的光芒闪耀。
    浅井长政叹息了一声:“大概,是因为你太过大意了吧。”
    他当然不是为了对方的愚蠢而叹息,他其实是为了自己的计划未能实现就以失败告终而叹息。
    真是的,这么一来,不知道又要浪费多少时间了。
    不过也罢,现在就先陪着桥姬玩玩吧。
    手中长枪连挑桥面,随着苔藓四处飞溅,数根布满齿痕的骨头也弹了出来。
    从它们的形状和大小上,浅井长政和阿秀都能够轻易的判断出它们曾经属于成年的人类男性,而且还是属于不同的男人。
    会是桥姬在食人吗?这个疑惑刚刚从阿秀的内心深处升起,但随即又被她给否定了。
    因为从齿痕上看,吞噬这些尸骨的凶手不太像女性,更像是男性,甚至是某种野兽。
    虽然是个妖怪,但桥姬的外表还是个非常上等的美女模样,她那张樱桃小口,怕是很难张得那么大。
    浅井长政长枪直指桥姬:“所以,这些尸骨的主人,都是被你所杀的吗?”
新书推荐: 尸祖成长日记 从漫威世界开始打卡 四合院:从偶遇娄晓娥开始 从倚天开始横行无忌 我,万宝之主! 神谕天灵师 从成为艾尔登之王开始 恐子 战法荣耀 这里是宇宙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