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河童、水鬼

    面对浅井长政的提问,桥姬并没有直接回应,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充满兽性的嘶吼。
    下一秒钟,绿光猛地闪耀开来,一对儿扭曲而尖锐的绿色鬼角从桥姬那光洁的额头上钻了出来,同时道道绿色的水流也违反重力的从桥下逆流而上,如同两条由绿水所构成的毒蛇一般,主动的攀附到了她的纸伞之上。
    也许她原本是带有神性血脉的桥姬,可是现在她却变成了被邪气所污染的妖怪。
    尽管头生双角,但仍旧显得很是艳丽的桥姬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浅井长政,其中满是憎恨与怨毒:“负心的男人,全都该死!”
    “所以,我就当你认罪了?”
    浅井长政再伸手一抚,为阿秀的武器也镀上了一层土黄色的光芒,这是他目前所掌握的为数不多的法术之一的土刃术,桥姬明显是名水系妖怪,这个简单的法术也恰好能派得上用场。
    刚一用完法术,浅井长政就大喝一声,非常莽撞的持枪直冲向了桥姬:“上了,阿秀!”
    本来还因为浅井长政刚刚的表现而略微有些惊疑不定的桥姬,在看到他竟然敢这么嚣张的朝自己冲过来,她顿时就将那点疑惑抛之脑后了。
    桥姬脸上的笑容反而越发残忍起来,她当即也毫不犹豫的举起纸伞发动了反冲锋:“可恶的男人,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阿秀也连忙举起武器跟上,她有些担心浅井长政是否会受到伤害,要知道她在过去的数年中也已经和不同的妖怪交手过很多次了,可是能开口说话,并且伪装成人类的妖怪,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哪怕对方的外表看起来很是柔弱,但她可不会因此而被蒙骗,大妖怪的力量要远远超出常人的想象!
    但是没等她来得及出手,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其中一个身影直接被击退了半步,甚至摇摇晃晃了好几下才勉强站稳,只不过那个身影并不是她所担心的浅井长政,反而是刚刚充满了自信的桥姬!
    浅井长政也很是有些意外,这个桥姬刚刚还那么嚣张,结果她表现出来的力量就只有这种程度吗?
    比普通人自然是要强的,但大概也就是三到四倍的力量,虽然仍旧略胜于自己,但却远远未达到碾压的地步。
    而且她用的是纸伞这种装饰品,而非浅井长政所用的那种利于发力和进攻的长枪。
    最关键的是,桥姬明显不懂任何武艺,她只是单纯的在用蛮力战斗,又怎么能比得上自小就受成名武士培养、训练的浅井长政?
    哪怕浅井长政其实有意藏拙,但她还是在刚刚的对决中落入了下风。
    那她到底是哪来的自信,竟然胆敢学自己一样发起冲锋的?
    倒是她手里那把纸伞很不普通,那么薄薄的一层,哪怕是铁甲也未必能挡住自己刚刚的刺击,可是那把纸伞上却连个白点都没有留下来,一定是有特殊的法术加持在了上面。
    可是比他们更不可置信的,自然只有桥姬自己了。
    “啊,怎么可能?你这个可恶的男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
    “呵,那就是我的秘密了,又怎么会告诉你呢?”
    根本没给对方反应的机会,浅井长政再次朝桥姬发动了攻击。
    他可不认为单单在力量上胜过对方,就真的能击败她,桥姬从来就不是以力量而知名的,看这仍在下着的小雨就知道,她其实是个擅长法术的妖怪。
    现在既然对方选择了肉搏战,那就让自己速战速决,先干掉她,再去处理隐藏在暗中的威胁吧!
    “砰!”
    又是一声闷响,不甘心的桥姬再次被迫向后退了数步,她又输了,而且比刚刚退的更远了。
    这次她顿时就明白了,也许她之前凭借力量欺负普通人是足够了,但眼前的男人明显不是什么普通人!
    想到这里,桥姬突的娇叱一声,手中纸伞大张,猛地一个横扫,两条绿色的水蛇从纸伞上激射而出,分别朝浅井长政和阿秀扑了过去,同时周围的迷雾也瞬间聚拢过来,严重的干扰着他们的视线。
    就在他们两个应对水蛇,同时警惕着对方可能会展开的突袭之时,桥姬却做出了一个完全相反的动作,她并没有趁势攻击,而是毫不犹豫的转身一跃而下,瞬间消失在湍急的河流之中。
    几秒钟之后,轻易击破了来袭水蛇的俩人看着空无一物的桥面不由得面面相觑,这个桥姬到底是什么情况,竟然就这么干脆的选择了逃跑?
    “好吧,阿秀,看起来我们今天”浅井长政话音未落,阿秀却已经发现了些什么,她直接将武器指向河流的东侧,示意浅井长政快看。
    然后浅井长政就发现水面上逐渐开始浮现出一些青绿色的背壳。
    十个,二十个,三十个,它们的数量在迅速的增长着。
    “看起来像是乌龟的背壳,难不成是有成群的乌龟在迁移?”
    阿秀摇摇头,她一直都隐居在森林之中,压根就没见过乌龟是什么样的。
    浅井长政感觉有些蹊跷,难道这就是自己刚刚感受到的威胁感?难不成它们不是普通的乌龟,而是龟丞相?
    为了保险起见,他决定还是先回到岸上为好,那样不管它们是真乌龟还是假乌龟,对他们也都没有太大的威胁了。
    可是河中的生物似乎也感受了他们的动作,它们顿时加快了速度,光看在它们身后那数十道水线,就可以想象它们的速度到底有多快了。
    浅井长政也在这个时候趁机看清了它们的真实面貌,他顿时顾不得其他,一把拉住了阿秀,直接朝岸边飞奔过去。
    鸟喙、青蛙的四肢、猴子的身体及乌龟的壳,如同多种动物的综合体,这哪里是什么乌龟,这分明是传说中的妖怪河童啊!
    难不成,这些就是他感受到的威胁?
    “砰砰砰!”
    随着一连串沉闷的撞击声,本来就已经腐朽不堪的木桥顿时摇晃起来,事实上就算是普通的木桥在遭遇了这种情况时,恐怕也也不太可能逃脱厄运,毕竟这是来自超过四十头河童的合力撞击,那阵“砰砰”声其实是它们用自身背壳撞击木桥所发出的声音!
    不过还好,木桥并不长,浅井长政的行动也还算及时,所以他们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还是顺利的脱离了摇摇欲坠的木桥,重新回到了岸上。
    但是那些河童的动作却仍未停止,只听着一连串的闷响声,接着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木桥,轰然坠落在了河里,溅起了大片的水花。
    “啊啊,该死的男人!还有你们,也都给我住手!”
    随着一声尖叫,桥姬重新从河里钻了出来,明明脚下没有任何的踩踏物,可是她却像站在地面上一样立在湍急的河流中间。
    她甚至没工夫搭理浅井长政,只是看着那随着流水而越漂越远的木桥碎片,满脸都是心疼与懊悔。
    “所以,这些河童就是你的帮凶和底气所在?”
    尽管对方数目众多,但浅井长政却没怎么担心,他甚至有些不解。
    安倍晴明的传承中对于这种低级且数量繁多的妖怪,是有着极为清晰的研究和记载的。
    河童虽然是妖怪,但是只要普通的武士甚至是足轻们能够抛弃恐惧,再拿上把镰刀或者草叉就能干掉它们,甚至都不一定非得要用真正的兵器。
    因为除了背壳算是坚固以外,它们也就是游泳能力不错,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优点了,反倒是缺点有一大堆。
    比如说它们只能极为短暂的生活在地面上,否则在覆盖它们身体表面的那层粘液彻底干燥蒸发之后,它们就会就因干渴而死,哪怕喝再多的水也没用。
    比如说它们头顶上有个小小的碟子状的凹槽,里面承载的水并不是普通的河水,而是和它们密切相关的体力之水。
    哪怕不正面交战,只要有人能诱骗河童弯身或者进行剧烈的活动,让它们头顶碟子里装的水流尽,它们就会因为精力尽失而瘫软在地上,任人宰割。
    再比如说,河童一旦背壳着地,单单靠它们自己是很难翻过身来的,而它们腹部虽然也有甲壳,但是毫无疑问要比背壳薄得多了。
    它们不止是外表结合了数种动物的特征,同时也继承了不少缺点,而且它们通常身高不足一米,力量比常人强的有限,又不会任何法术,战斗力实在是非常弱小。
    就像尼朋所号称的八百万神明里面九成九是凑数的一样,河童在妖怪中也是差不多的地位,都是凑数的而已,它不仅长得丑,能力也是真的弱,在妖怪里面也是属于受欺负的,几乎最最下级的小妖怪。
    就这种妖怪,真的能让自己产生那么强烈的威胁感吗?
    “当、然、不、止、是、它、们!”
    桥姬一字一顿的道,接着她打起纸伞,遮住了朦胧细雨,目光很是阴冷的看向浅井长政。
    根本不用多说,浅井长政立刻就知道对方一定是把木桥被毁坏的事情也算在自己头上了。
    她的话音未落,更多瘦长的人型已经从水下浮现出来。
    苍白的皮肤,部分腐烂的身躯,浑浊无光的双眼,以及如同野兽般向外暴突的利齿和青紫色的利爪,无一不在说明它们的身份,是水鬼。
    这下子浅井长政算是知道之前那些尸骨上的牙印是哪来的了,桥姬不吃人,河童们也不太敢吃人,但是这些水鬼们却毫不避讳。
    它们虽然原本是人类,现在也仍然具有人型,但实际上却早已经和野兽无异了。
    这就是真正的威胁吗?
    浅井长政和阿秀对视了一眼,都感觉稍微有些难办了。
    如果是在平地上,哪怕对方数量众多,他们也不会有丝毫畏惧,可是对方现在却在水中,这就给战斗增加了太多的不确定性。
    虽然小谷城旁边就是琵琶湖,可浅井家没有任何水军,浅井长政只是擅长游泳,却从未进行过水战,而且他们也不知道水里会不会还有其他隐藏的妖怪,或者是某种陷阱。
    以桥姬目前所表现出来的智力来看,这个可能性是非常之大的。
    不过浅井长政心思一转,立刻就想到了一个化被动为主动的主意,虽然他完全搞不懂为什么向来独身行动的桥姬竟然会主动聚拢了这么多小弟,但有一点是绝对不会改变的,那就是刻在桥姬骨子里的,对男人的憎恶!
新书推荐: 都市逍遥狂医 我有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独断万古 明末重生之门 地府:召唤二次元来打工 龙王奶爸 儒道第一圣 华娱大太监 玄幻:神级大店长 某霍格沃茨的密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