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蜂须贺小六

    “老子不是河童!老子是半妖,老子是蜂,嗷!”
    还没说完话,半妖就又挨了一记狠的,虽然他的整体实力远远胜过在场的任何一头河童,但在不能还手的情况下一味的防守,他的不断受伤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因为不止要抵挡河童们的攻击,还要主动去抗桥姬的法术,因为桥姬可是一点都不在乎会不会误伤的!
    但是对于浅井长政来说,这一个字也已经足够了,他顿时不由得恍然。
    难怪一直都有传言说,神秘莫测的川并众每个人都能长时间潜水,对于那些敌对的海贼水寇,他们甚至能潜入水下凿穿船底,在水下杀光落水的水寇,接着在无声无息的离开,从始至终都不暴露在水面之上。
    所以尽管川并众人数并不多,战斗的次数也不太多,但他们在木曾三川之上却享有极为特殊的地位的原因,即使是织田家和斋藤家也想要拉拢他们。
    这对于人类来说是几乎不可能做得到的事情,但对于妖怪,尤其是是擅长水战的河童们来说,可就太轻松不过了。
    尽管它们在众多妖怪族群中属于垫底的,但毕竟也是妖怪啊,以有心算无心,偷袭一下普通的水匪还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他也大概清楚了,为什么明明自己刚刚救过了前野长康的性命,可是在自己提出要拜访川并众的首领时,他却是那副十分为难的样子,因为他大概早就知道川并众首领的真实身份了。
    也许看起来非常不可思议,但是眼前这名背后有着狰狞甲壳的男性半妖,他多半就是纵横于木曾三川的水寇川并众的首领-蜂须贺小六!
    可惜眼下已经没有多少时间让他继续去感叹了,因为随着桥姬的动作,道道淡绿色的光芒开始环绕在她周身上下,下一瞬间,一个流水漩涡直接出现在蜂须贺小六的周身,进一步的限制着他的动作。
    接着那些河童们也一个个双眼散发着绿光,势弱疯狂的扑了上去,不是为了击杀他,只是为了困住他的行动。
    浅井长政当即搭弓抽箭,“唰唰唰”接连三箭射了过去,但桥姬却头都没回,她只是用空着的那只手微微一招,湍急的河水顿时主动奔涌过来,化为厚重的水盾拦在她的身前,轻易的拦下了箭矢。
    接着她那得意的声音才传了过来:“呵呵,可恶的男人,你以为这样就能伤得到我吗?我可是此地的桥姬啊!”
    浅井长政轻哼一声,他反嘴就开始嘲讽对方:“可是你的桥已经断了,而且还是在你的命令下,被你手下的河童们给主动撞断的。你不觉得你现在已经有些名不副实了吗?”
    桥姬顿时面色一冷:“哼,可恶的男人,姑且让你再得意一下,等我彻底掌握了那位大人所赐予的力量之后,就是你们所有男人的死期!”
    浅井长政这才心下一沉,又是所谓的什么“大人”,这里发生的事情果然和十三樱村一样,都有妖怪在背后活动。
    而且光看对方目前所暴露的一小部分信息,就知道对方必定所图甚大。也许自己该加快些步伐了,否则光凭自己现在的力量,还远远完全无法和真正的大妖相抗衡。
    这时阿秀扯了扯浅井长政的衣袖,示意他看看身后的那片小树林,她感觉到了异常的动静。
    浅井长政暗自叹息一声,阿秀还是太天真了啊,她注意到了,自己当然也没有完全忽视那里,他还不至于迟钝到这个地步,可是你不要这么快就表现出来啊...
    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顺着她吧,反正也影响不大。
    他索性转身看向了那个方向:“贵客既然已经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空气中沉默了一下,接着随着一阵轻风,一个男人从树上跳了下来。
    他看起来大概年约三旬,衣衫破旧,背后是一袭稻草披风,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狼狈。
    唯有腰间交叉悬挂着的一长一短的武士刀,说明了他曾经的身份,或许是一名武士。
    不过现在落入这般境地,说明他大概也是名丧失了主家,所以生活因此而变得极度窘迫的浪人吧。
    再次看了一眼在那里狂吼狂叫着,似乎在和桥姬的法术对抗的半妖,浅井长政知道他恐怕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可惜自己和阿秀都不善水战,对此就有些无能为力了,如果眼前这名神秘的浪人也没有什么办法的话,自己恐怕也只能黯然离去。
    而盘踞在此地的桥姬也将变得更加强大,说不得只能等以后自己继续变强之后,再重新找她的麻烦了。
    不过,对方既然敢在看到了桥姬的法术,看到了地上水鬼的尸体与河中的众多河童,看到了自己与桥姬的战斗之后仍然愿意现身出来,而且还面色如此平静,想必也不是个普通的浪人啊。
    唔,也许自己最初感知到的威胁,并不是来自河童或者水鬼,而是来自眼前的男人,或者至少是一部分?
    “在下加藤段藏,因为这里的战斗过于精彩,所以忍不住驻留偏科,还望这位大人见谅。”
    尽管语气平淡,话语谦和,但是一看对方的眸子,浅井长政就知道对方实际上并未真正尊重自己,而且更没把阿秀放在眼里,大概因为阿秀是名女性?
    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稍稍打消了浅井长政的某个疑虑,对方应该单纯只是和自己等人在这里偶遇,而非刻意前来,所以未曾见识过阿秀真正实力的他才会无视掉阿秀。而且加藤段藏,拥有这个名字的男人在平行世界之中,也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无名之辈啊。
    加藤段藏,是一名极为神秘的忍者,其出身和经历皆不为人所知,只是传说其忍术高超,尤其擅长跳跃,故又有外号“飞鸢加藤”。
    如果他仅仅只有这些能力的话,也算不上是什么,没有投靠任何大名,也没有做出什么杰出事迹的他,名声仅仅局限于常陆的一小片地区而已。
    直到他生命的末年,他才有了一个颇具传奇的故事,那就是他过于出色的忍术先后受到他试图投靠的越后之龙上杉谦信,与甲斐之虎武田信玄的忌惮,并且二者都想除之而后快。
    最后武田信玄派手下头号军师山本勘助安排了一场酒宴,席间山本勘助一个劲的劝酒,并且称赞其能力。
    不知道喝了多少的他在去厕所的时候,武田信玄手下的多名大将一起将其发动进攻,最后成功的将他围堵并杀死在了厕所里。
    可以说这种死法对于身为杰出忍者的加藤段藏来说十分的不名誉,而对于身为主使者,身为享誉关东的武田家大名甲斐之虎武田信玄来说,这更加的不名誉。
    不止是因为手段略显卑劣了些,还因为当时的加藤段藏可是他刚刚收入麾下的部下。
    但武田信玄最后还是毅然决然的这么做了,由此可见加藤段藏一定是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压力,甚至让他不惜污名沾身,也要除掉对方。
    大概也恰恰因此,加藤段藏的名声才真正广为人知,可惜他却已经享受不到任何名声所能带来的回报了。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背景神秘,有些能力,晚年忍术大成之时,先后意图出仕上杉谦信和武田信玄,说明他也有一定的野心,可是却情商不高的男人。
    身为一名地位低下的忍者,却在众多武士,乃至于大名的面前展现出了过于强大的力量,这不仅不会引来赞叹,反而只会引来忌惮甚至是厌恶,对于他自己来说,这简直如同自寻死路啊。
    但是那些事情和眼下的浅井长政却没有多大的关系,他只知道现在的对方是一份可以利用的力量。
    哪怕这个世界多出了一些从未在真正历史上记载过的妖魔鬼怪,导致整个世界都逐渐开始发生改变,但是以浅井长政目前的经验来看,那些在历史上有名有姓的人物,他们的性格和经历等方面,和记载中的还是相差不大的,而在能力方面,只会更加强大。
    比如说之前见过的竹中半兵卫,历史上的他是名体格文弱的军师,但是现在浅井长政毫不怀疑,他随手都能杀死几十上百名足轻。
    其他斋藤道三、斋藤利三、藤吉郎等人,也都明显比他知道的历史中的人物更强,加藤段藏也不例外。
    “加藤段藏是吗?我是浅井家的浅井长政,这是我的同伴阿秀,如你所见,我们正在对抗盘踞于此地的桥姬,如果你能帮助我这个忙的话,”略微停顿了一下,待对方稍微消化一下自己的话之后,他才继续说道。
    “我可以做主,让你在我家担任足轻组头的职位,俸禄一百石,后续有功劳再继续提升,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新书推荐: 诡秘:从刺客序列开始 斗破:开局截胡萧薰儿,献祭药老 成为魔神的我想完成你的委托 都市逍遥狂医 我有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独断万古 明末重生之门 地府:召唤二次元来打工 龙王奶爸 儒道第一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