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飞鸢加藤

    “足轻组头的位置?”加藤段藏果然来了兴趣。
    虽然他因为自身忍术高强,所以并不缺钱花,但一百石也不是个小数字了,更关键的是这背后所代表的意义。
    一直以来,忍者在尼朋的地位都极为低下,甚至还不如普通的农夫。
    哪怕是当今尼朋最知名,也可能是最强大的忍者势力伊贺忍者的首领,当年曾经帮助过大将军的百地三太夫,也未能成功获得一个哪怕最最低级的武士的身份。
    这全都是因为武士们对于拥有非凡能力的忍者们的忌惮和鄙夷。
    武士擅长正面战斗,征战沙场是他们所喜爱的,而忍者则像是黑暗中的老鼠一样,最擅长的是侦察和刺杀等等,这当然不会受到他们的信赖。
    所以现在浅井长政的许诺对于加藤段藏的吸引力也就可想而知了,毕竟他这次之所以决定离开他已经生存了数十年的家乡,除了是因为察觉到整个世界正在发生变化,更是因为他想要寻求一个真正的武士身份。
    但是幸福到来得实在是突然了,甚至让加藤段藏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毕竟连当初的大将军最后都违背了承诺,没能给予帮助他的百地三太夫以武士的身份。
    “我凭什么相信,你真的能保证给予我武士的身份?”一听这话,浅井长政就知道对方的情商果然如预想般的那么低。
    不过他还是郑重的向对方承诺道:“我是浅井家的少主,只要你帮了我,我可以做主赏赐给你一部分琵琶湖附近的领地。”
    武士不仅仅是称号,更重要的是其背后的土地与农民,如果没有土地和农民,那根本谈不上是什么真正的武士,只是些无根的浮萍,是浪人而已。
    可是加藤段藏似乎仍然有些顾忌,所以他并未立刻就答应下来。
    浅井长政顿时就有些不爽了,他自觉自己开的价码已经不低了,对方未免有些太不识趣了,难怪在历史上记载的对方也是出了名的低情商。
    但同时他也有些无奈的发现,如果易地而处,他多半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因为他能大概的了解对方为什么会抱有这样的态度。
    一方面是因为不管在哪家势力里,一名刚刚元服的少主都不太可能拥有多少话语权,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之前的浅井长政实在过于低调了,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名声,所以有时候也很难赢得信任,不是所有人都会向之前的小商人那么纳头就拜。
    但理解归理解,这却不代表他仍然要对对方笑脸相迎,哪怕他的确需要对方的力量。
    他当即轻哼一声:“你可以信任我,虽然我现在还只是名少主,但家中多位重臣对我都很支持,而且宫部城的城主宫部继润是我的人,以你的能力,想必很容易就能知道这件事情的真伪。”
    见到浅井长政似乎有所不满,加藤段藏这才后知后觉:“失礼了,浅井大人,在下并非对你的实力表示怀疑。”
    浅井长政摆了摆手:“算了,那并不重要,我能理解你,毕竟在北近江以外的地区,我实在是没有任何名望可言。”
    “那么现在你的决定呢?是选择帮我,然后立刻获得足轻组头的位置,还是就此离去,你可一言而决!”
    加藤段藏定定的注视了浅井长政两秒钟,又看了看河中心挣扎力度逐渐变小,声音也渐渐低了下去的男性半妖,他不由得展颜一笑:“很好,浅井大人,你成功说服了我。”
    “不过,”他接着话音一转,“我暂时不想出仕于浅井家,我想稍微商讨一下报酬。”
    虽然对手是他之前从未遇见过的传说中的妖怪,但能够成为武士,这个许诺对于他来说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更何况那个等待着被他所拯救的也不是什么普通人,没准他还能获得双份的报酬,所以他还是同意了。
    浅井长政顿时就知道,加藤段藏这家伙绝对是没看上现在的浅井家,他大概还是想要前往上杉家和武田家出仕吧。
    毕竟那一龙一虎在关东地区已经对峙多年,数次交锋而未分胜败,对于他这种有能力的忍者来说,那里绝对是个可以让他大显身手的地方。
    虽然略微一丝丝不满,不过他还是很快抛却了这点,很是爽快的点头同意了:“只要能破坏或者夺取桥姬手中的令牌,将蜂须贺小六救出来,你大可以换个条件。”
    他也没去问对方究竟想要换个什么条件,实在是因为时间已经不太允许了,更何况只要加藤段藏没有傻到家的话,他就绝对不会提出太过分的条件。
    既然他不想出仕浅井家,那无非就是想要些金银财宝之类的东西吧?
    “哈哈哈,很好,那我就在此多谢浅井大人的慷慨了!”
    长笑一声,加藤段藏当即动了起来。
    他这一动,浅井长政也算是真正的了解到了,由于善于奔跑和跳跃,所以有飞鸢加藤之称的他,到底是怎么个擅长法。
    他的奔跑速度之快,甚至让他的身后都出现了道道幻影,明明他之前所处的小树林距离断桥处足有上百米,可是仅仅过了不到五秒钟,他就已经完全跨越了这段距离!
    而且更让浅井长政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加藤段藏并没有停下脚步,更没有丝毫放缓速度的意思,而是直接在湍急的河流上继续奔跑着!
    这下子不止是浅井长政惊讶不已,桥姬也明显了愣了一下,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为什么能做出这样的动作来。
    难不成,他也和自己一样,拥有某种水系的神性?
    就在她愣神的这一瞬间,加藤段藏非常果断的出手了。
    只见两道寒光闪过,桥姬顿时尖叫着捂住了自己的双眼,但是道道鲜血却仍旧止不住的从她的指缝之间缓缓流下,一直紧握在手里的令牌也掉了下去。
    加藤段藏再一伸手,绿色的令牌顿时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托住了一样,开始朝他飘了过去。
    同时加藤段藏另一只手也伸向断桥的方向,做出了一个拖拽的动作。
    浅井长政这才发现,原来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加藤段藏的手中竟然多出了两条近乎无色的丝线,一条连接着他和断桥,另外一条连接着他和桥姬的令牌。
    正是那么一条细弱牛毛的丝线,竟然硬生生的支撑他做出了这样危险的举动,果然不愧是飞鸢加藤!
    浅井长政立刻搭弓抽箭,直朝仍旧捂着脸的桥姬射了过去,正是趁她病,要她命!
    但是他的动作还是稍微慢了一些,桥姬突然尖叫一声,接着猛地用力一拔,她的力量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一颗眼球都随着她的动作直接被拽了出来,那里顿时只剩下了一个漆黑的血洞。
    同时桥姬身边也是阵阵波涛涌动,瞬间就将浅井长政射出去的箭矢完全打飞了。
    只剩下一只眼睛的桥姬看了看手中带血的细针,以及完全被刺穿的残破眼球,她终于再也无法保持住原本的优雅和娴静了。
    “啊啊,你们这些可恶的男人,今天就全都死在这里吧!”
    随着桥姬的怒叱,本来奔腾而下的河水突然间停顿了,下一瞬间,大量河水猛地朝四面八方爆发开来,刚刚清醒过来的蜂须贺小六连一声抱怨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连同他那一群河童小弟一起被席卷到了河底。
    不过最惨的还是加藤段藏,作为给桥姬带来沉重伤害的他,毫无疑问被选为了重点进攻目标,道道水箭如同不要钱一样,一个劲的朝他激射过去。
    尽管他拼了命的使用各种身法闪躲,甚至最后还似乎使用了某种缩骨术,将自己的身体缩成了一个直径不到半米的球体,但还仍然无法完全避开如此凶猛的攻击,他开始不断的手上,鲜血很快就染红了他的衣衫。
    随着桥姬不断的施法,一波波浪潮不断涌来,浅井长政虽然不断试图以弓箭骚扰对方,但却几乎没有任何用处。
    就在距离断桥仅仅几米的时候,加藤段藏终究还是再次不幸中招,他的大腿和肩膀处接连挨了数下,这时又是一个巨浪翻滚,加藤段藏瞬间就不知道被席卷到了哪里。
    浅井长政当即忍不住喊了起来:“加藤!”
    虽然对方之前让他有一点点生气,但是随后他的奋勇作战却瞬间挽回了全部,浅井长政实在不忍心看到对方就这么惨死。
    加藤段藏虽然没什么情商,但是他却是个信守承诺,值得结交的男人。
    可是河水翻涌奔腾,除了发狂中的桥姬以外,他却看不到任何身影。
    这时阿秀突然向前奔跑了数米,一把捏住了一支通常只有忍者才会使用的苦无。
    在苦无的后面是足有数十米长的,近乎完全透明的丝线,而在丝线的另一端,赫然是一个泛着绿色光芒的令牌,正是桥姬用来控制那些河童的令牌。
    加藤段藏虽然遭遇了不幸,但是直到最后一刻,他还在坚持完成浅井长政交给他的任务。
    这时浅井长政也顾不得继续去搜寻加藤段藏的身影了,他连忙从阿秀的手中接过了令牌,接着又和阿秀一起远远的退开了数十米,到达了桥姬水箭法术的极限射程之外。
    他不善水战,阿秀是因为身体原因而暂时不能水战,和眼下发狂的桥姬在河流附近对战实在不是个聪明的选择。
    反正现在他们已经有令牌在手,桥姬又对男人极度仇恨,在受到了这样的重创,并且被夺取了令牌之后,想必她很快就会自己主动找上门来的。
    果不其然,在发泄了大概两分钟之后,桥姬终于逐渐平静下来了,这时浅井长政也敏锐的注意到,天空的小雨已经变得稀稀拉拉了,周围的雾气也进一步变淡了许多,似乎桥姬的力量已经开始衰弱了。
    “可恶的男人,为什么你还没有死?!”
    尽管对方的声音很轻,但是当被桥姬那颗独眼注视着时,浅井长政还是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怨恨。
    他当即忍不住反问起来:“为什么你会如此痛恨所有的男性?”
    桥姬的故事流传甚广,版本也有很多,在传说中她有时是人,有时是妖,有时是神,而她对男性的仇恨有的是因为嫉妒,有的是因为被背叛,还有的只是单纯的因为其天性邪恶。
    而且因为在尼朋传说中,每座桥上都有一名桥姬,所以哪怕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浅井长政一时间还是无法完全肯定对方的来历,而这很有可能会影响他接下来的应对措施。
    桥姬毫不犹豫的回道:“当然是因为他们全都该死,他们只会背叛!明明已经和我订了婚,他却偷偷和别的女性在一起,而且还只是名人类的女性!”
    浅井长政心念一动,他从这句话中听出了许多细节,但他还需要进一步的确认一下。
    “所以,你从来没有想过是不是你自己的错误?也许是因为身为女神的你过于强势了,甚至让他无法招架,所以他才会选择人类的女性吧?”
    桥姬闻言顿时一滞,但随即她的声音瞬间提高了数个级别:“身为神明的一员,竟然因为区区人类的女性而背叛我,难道他还不该死吗?”
    浅井长政顿时心下了然,看起来这名桥姬原本的确是名神明,也难怪就算堕落成了妖怪,她也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
    不过身为神明的她,为什么会如此突兀的苏醒呢?要知道哪怕在安倍晴明的那个妖魔乱舞,阴阳法术极为盛行的时代里,神明也基本上只是传说而已。
    强如安倍晴明,其实也仅仅见过寥寥几位神明而已,而且还都是掌管黄泉冥界的下级神明,还是因为身为阴阳师的他在黄泉和牛头马面等缔结了几分式神的契约。
    再结合之前十三樱村里发生的事情,浅井长政总觉得这背后恐怕有个不小的阴谋。
    尼朋号称有八百万神明,虽然大多数神明都很弱小,但哪怕有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的神明拥有像桥姬这样的实力,整个尼朋也绝对无法抵挡他们的力量。
    如果他们通通都像桥姬一样堕落成妖的话...
    啧,这还真是个可怕到了极点的猜想啊。
新书推荐: 尸祖成长日记 从漫威世界开始打卡 四合院:从偶遇娄晓娥开始 从倚天开始横行无忌 我,万宝之主! 神谕天灵师 从成为艾尔登之王开始 恐子 战法荣耀 这里是宇宙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