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清州

    在寻找下榻旅店的过程中,浅井长政也顺便询问了一下其他小商人和游商,看看他们对于城内所推行的“乐市”的反应。虽然对于商人们来说他是个陌生的面孔,但基于他武士的打扮和不同于常人的气度,商人们还是纷纷给予了回应。
    毫无疑问,所有的回应全都是正面的,他们非常支持织田信长的“乐市”,并且不止一个商人感叹着,如果其他地方也都有这种政策,那对于他们这些小商人来说,那就是真正的天国了。
    不过当浅井长政试探着询问他们对于织田信长“尾张大傻瓜”这个称号的看法时,他们的神情就有些诡秘了。
    虽然他们很快都态度激烈的说那绝对是对织田信长大人的污蔑,但是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多少也有些认可呢...
    浅井长政见状也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不仅是因为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更重要的是这了毕竟是织田信长的地盘.
    这些小商人们既然选择在这里生存,也受益于本地的“乐市”政策,他们必定会对信长有一定的偏向,自己如果问得太多的话,他们直接跑去信长那里告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反而会平添一些麻烦。
    按照一名商人的推荐,浅井长政很快带着阿秀来到了一间旅店,相比城内的大多数木制平房而言,这间旅店光是外型就显得极为显眼,因为它赫然是一座三层木屋。
    进门之后,浅井长政就发现里面的客人果然不少,除了几名浪人以外,其他人基本上都是商人或店铺伙计的打扮,不用多说,他们一定也都是被“乐市”给吸引过来的外地商人。
    大概对于他们来说,不管最终是否会定居在这里,至少来考察一番是很有必要的吧。
    浅井长政和阿秀的到来也吸引了不少视线,不过在他们的盔甲和武器上转了两圈之后,那些视线顿时就消失得了大半。
    商人们都以求财为主,如非必要,和武士、浪人这种以战斗和杀戮为职业的人,最好还是多保持点距离的好。
    浅井长政也不以为意,商人在法律的地位远比武士低贱,虽然因为他们有钱,所以实际地位会更高一些,但万一遇到性情暴躁的武士,仅仅因为眼神对上了而惹得武士不满,当场抽刀砍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带着阿秀随便找了个靠着窗户,视野开阔的座位,开始点菜。
    然后他就发现比起他所知道的小谷城里的旅店,这里的菜谱要丰盛得多了。
    除了杂粮饭、小米饭、腌萝卜、煮萝卜、白水煮野菜,和酱汤和味增汤以外,竟然还有大米饭、海鱼,以及腌制过的贝类。
    要知道大米饭对于尼朋人来说可是意义非凡的,别看农民地里就种着大米,但是所有大米都会被领主收走,专门作为武士的一部分俸禄,以及供给武士们在战时享受。
    运气不好,或者因为过于胆小而不敢私藏大米的农民,完全有可能一辈子到死都吃不到一碗大米饭。
    那些普通的,失去了主家的浪人,一年也难得吃过几次大米饭。
    甚至以下级武士们的俸禄,为了养活一家人,保养自己的盔甲和武器,他们也不是顿顿能吃上大米饭,多半是大米掺杂着小米和其他五谷杂粮。
    可是在这家店里,竟然只要有钱就能吃到大米饭,这还是相当稀奇的事情。
    相比之下,那些海鱼和贝类虽然也不算常见,但在尾张这里却属于正常现象了,毕竟尾张更南边就是大海。
    点了两碗大米饭,又点了些海鱼和贝类,浅井长政接着随口问道:“除了菜单上的这些,还有什么新鲜的食材吗?价格方面尽管放心,我付得起。”
    他将得自小商人的钱袋子放在了桌子上,正好用来检测一下这些银子的购买力。
    事实上不用他多说,在听到那略显沉闷的撞击声之后,伙计就已经大致的推测出了他的富有程度,哪怕是对于他们来说,对方也毫无疑问是个难得的大主顾。
    他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在柜台后面朝这么看了半天的手代(类似于掌柜)连忙满脸带笑的凑了过来:“这位大人,今天本店刚到了两只野鸭,不知道您想怎么吃?”
    以他的经验来看,对方一定是刚刚元服不久,出来游历的武士,通常这种年轻的武士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正是最好的肥羊,所以他直接十分聪明的询问对方想怎么吃,而不是吃不吃。
    可惜浅井长政却没对方想象的那么笨,他第一时间就看穿了对方的小手段,不过除了略微感觉有些好笑以外,他却并不怎么在乎。
    这家伙只要不是蠢到家了,就绝对不会向自己收高于市场价太多的价格,他之所以这么上赶着,大概只是因为其他人都买不起,所以他才急着脱手吧?
    所以他直接挥了挥手:“不必多说,两只都烤了吧,稍微焦一点,一个现在吃,一个帮我包起来留着路上吃。”
    赶了那么久的路,又在城里逛了逛,他多少也有些饿了。
    身为武士,饭量远比普通人要大,一只烤鸭也完全吃得下,更何况旁边还有个饭量更大的阿秀在呢,所以绝对不用担心会浪费。
    手代听得连连点头:“好的,大人,不知道您还需要些酒吗?本店新到了一些产自四国的清酒。”
    这次浅井长政却摇头拒绝了:“算了,我们自己带了。”
    什么清酒浊酒,都是那么的寡淡无味,毕竟现在好多人连吃饭都吃不饱,根本没有多余的粮食拿去酿酒,没有足够多的次数去练习,他们酿酒的技术自然也高不起来,整个尼朋都没有什么出名的美酒。
    不过正好刚刚从小商人那里新得到了两瓶红酒,用来配烤鸭应该也还不错。
    趁着这个空闲时间,浅井长政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阿秀闲聊着,一边暗自规划未来几天的行程。
    来到了尾张,第一件事情当然是要见见未来的战国风云儿织田信长了,接着是去乡下找藤吉郎的弟弟,然后帮他雇佣几个浪人,或者是让他跟随某个商队,一起前往宫部城待命,这个内政型的人才不能让他跑了。
    剩下的时间,如果有可能的话,就趁机见识一下那些在历史上留下过姓名的文臣武将。
    可惜,除了藤吉郎兄弟二人以外,整个尾张几乎没有谁会选择投靠他。
    不单单是因为他现在只是个浅井家的少主,而且还是主动选择出奔的那种,更重要的是这事关尼朋人的某种浓重的乡土情结。
    这种情结在出仕时还算好,在战争中,尤其是那种以一方彻底惨败而告终的战争里最为显眼。
    对于他们来说,哪怕本地的领主很无能又或者很残暴,但他也是本地人,是自己人。
    哪怕外来的领主表现得很和善,又或者很有能力,能够带领本地人过得更好,可是本地人通常也不会领情。
    就算本地的领主被征服,放逐,亦或者是被杀害了,但只要他还有任何与之相关联的血脉存在,不管是儿子孙子还是叔叔大爷,本地的农民、足轻亦或者是武士们,都会念念不忘的想要复兴。
    因为在他们心中,他们只愿意服从本地领主的指挥与驱使。
    这种莫名其妙的忠诚并非偶然,而是整个尼朋的普遍现象,所以哪怕尼朋进入战国时代已经近百年了,在各地大名们互相征战之时,还是极少有胜利者会将失败者彻底的赶尽杀绝,他们通常都是将失败者的土地和财富没收大半。
    残忍点的会让家主切腹,只杀首恶,然后让其儿子继续承担着一定的职务,以此来安抚被征服地区当地的人心,这也算是一种默认的游戏规则了。
    那些战败的领主们不管心中有多少怨恨和野心,为了能够继续生存下去,通常也会帮忙维持本地的秩序,这也是他们表现自身价值的方式。
    如果胜利者不这么做的话,当地的武士和农民们就会时不时闹上一场,甚至是掀起名为“一揆”的武装反抗,给征服者带来麻烦。
    如果这个时候再有其他大名插手的话,就会变成更大的麻烦,到了严重的时候,土地易主也并非完全不可能。
    尽管在浅井长政看来,这种行为很不可思议,你自己都快没饭吃了,你竟然还替原本的领主打抱不平?怕人家过得不好?脑子有病吧?
    但它的确是实际存在的。
    同样,在出仕的时候也是类似,除非他们在本地实在混不下去了,或者是外地的领主许诺的报酬过于丰厚,让他们无法拒绝,否则武士们通常不会大费周章的投靠外地的领主。
    想到这里,浅井长政不由得联想到了织田信长后来被称之为“第六天魔王”的原因。
    除了一把火烧光了与其敌对的比叡山及山上众僧以外,最大的原因就在于织田信长并不遵守那个默认的规则,凡是反抗他的敌对领主,他会将他们通通杀光,然后封赏给自己的部下。
    这种行为固然让他以最快的速度浇灭了反抗的火种,也让受到封赏的部下对其额外忠诚,但同时也埋下了隐患,许多本地的武士和农民并没有因为原本领主的死亡而放弃反抗,反而加倍仇恨织田信长这个征服者和刽子手。
    这就导致了织田信长领地内的“一揆”也是最频繁,规模最大的。
    再加上他得罪了以一向宗为首的部分佛门宗教势力,以及周围那些早看他不爽的其他大名的参与,织田家领地内的“一揆”的性质就变得越发复杂了,后来也屡次出现由一向宗信徒组织的反抗,史称“一向一揆”。
    比起普通的“一揆”来说,“一向一揆”的持续时间更长,造成的破坏也更大,因为一向宗这种宗教势力堪称富得流油。
    历史上织田家在镇压“一向一揆”的行动中耗费了大量的时间、金钱与部队,甚至有名有姓的武将也死了不止一沓儿。
新书推荐: 全民觉醒:开局召唤种族最强者 最强投资系统 诡秘:从刺客序列开始 斗破:开局截胡萧薰儿,献祭药老 成为魔神的我想完成你的委托 都市逍遥狂医 我有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独断万古 明末重生之门 地府:召唤二次元来打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