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侠盗

    就在前田庆次心中涌上一股豪情,英雄惜英雄,想要再喝几大碗酒的时候,头顶突然传来了一个忍笑失败的声音。
    “噗哧!”
    两个人不由得同时诧异的起身,他们所处的位置是这家旅店唯一向外延伸的平台,如果有人能藏在头顶,那就说明她是站在了屋顶之上。
    可是在距离仅仅几米的情况下,他们之前却都没有任何察觉,这就有些不太寻常了!
    可惜当两个人想要看看对方究竟是何方人士,对方已经纵跃着飞快的离开了,其身形竟然出乎意料的灵活,即使踩在屋顶上也如履平地,而且速度也同样快的惊人。
    就这么短短的一两秒钟,他们就只能看到一抹淡黄色的身影迅速远去,接着跳到了平地,钻入人群之中,眨眼间就不见了。
    浅井长政顿时眯起了眼睛,又是她?
    虽然仍然没能看到脸,但对方那身衣服和摇曳的身姿,还是十分有辨识度的,在昨天晚上自己制作纸人的时候,就是她在窗外偷看,看起来这还真是盯上自己了啊。
    于此同时,前田庆次似乎也认出了对方,因为浅井长政明显发现他放松了下来。
    “庆次君,你认识她?”
    “啊哈,我并不认识她,但却知道她的存在。”前田庆次大大咧咧的揉着自己的头发,将其搅得一团乱。
    “因为她经常在城内乱蹿,尤其喜欢蹲在房顶上偷听别人的谈话,不过倒是不曾偷窃或者为恶,甚至她还斩杀过一些为恶的野盗。”
    “怎么说呢,她应该算是个侠盗吧?这大概也是信长殿下不曾通缉她的原因之一吧。”
    “之一?”
    “没错。”前田庆次点了点头,“另外的原因,大概是因为她从来都没有试图窥探信长殿下的府邸,并且还替阿市公主斩杀了一名意图不轨的野武士吧。”
    浅井长政缓缓点头:“这么说来,她应该还是个聪明人。”
    他喜欢聪明人,也喜欢有能力的人,恰好这个家伙兼具这两点,又没有效忠于织田信长,也许是个不错的机会。
    说起来,他们浅井家的忍者实在是太过于弱小了,常年被效忠于六角家的忍者们吊着打。
    之前在对战桥姬之后,他之所以试图招揽加藤段藏,就是因为他有意改变这种局面,只不过加藤段藏的态度很明显,他就是想要去武田家和上杉家看看,所以自己当时的招揽最终以失败告终了。
    但是现在他又有了一个新的选择,虽然光看背影就知道对方的年纪一定不大,但在他这里这并不是个问题,她已经完全证明了她的能力,比小谷城里那群忍者要强得太多了。
    前田庆次闻言也有些感叹:“是啊,这世上的聪明人总能过得更好。”
    有整个尾张的老大织田信长罩着她,就算她的存在其实对本地领主的威严是有点冒犯的,但是其他武士们也全都选择性的无视了她的存在。
    “不过长政君,你如果想要招揽她的话,那还是算了吧,因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任何人成功过。”
    “别看她每次出现都是这幅黄色的衣衫,但她竟然可以变化自己的外貌,所以到现在为止甚至都没人知道她的姓名和来历,大家只知道她是个女的,而且年纪不大。”
    “呵呵,那看起来这家伙果真神秘的很呢。”
    前田庆次越这么说,浅井长政就越发的来了兴趣,不过就像对方所说的,自己使用普通的办法恐怕不会有什么效果,那也许该反其道而行之,让对方主动来找自己?
    反正看她现在的样子,肯定是对自己十分有兴趣啊!
    前田庆次顿时看出了他的意思:“长政君是想要招揽她吗?”
    浅井长政毫不犹豫的点头:“没错,这都是为了浅井家的兴盛,本家需要更多杰出的人才,可惜。如果庆次君你...”
    他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是他知道对方一定懂得了他的意思。
    事实上前田庆次的确懂了,可是他却没法做出任何的回应,因为昨天晚上他被叔父叫过去时,就被特意叮嘱了这件事情。
    他前田庆次喜欢自由自在,不出仕织田家也就算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可如果他在这个时候转而投靠了浅井家,那对于前田家来说可就非常不妙了,织田家的现任家督可不会无视这种近乎于背叛的事情。
    所以他只能笑了笑,拒绝了浅井长政的试探:“多谢长政君的美意,可惜我的力量还不足够,我还需要更加精进自己的能力。”
    试探失败的浅井长政也没有任何不满,因为他早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别说他现在只是个空有名分而无半点力量的少主,就算是他名义上的老爹,那个浅井家的大名亲自来此,也必定同样会遭到拒绝。
    但他还是这隐晦的发出了邀请,只是为了表明他欣赏的态度。
    “唉,我与庆次君一见如故,不能共同征战沙场实在真是太遗憾了。”
    接着他又苦笑着摇了摇头:“不过的确是我莽撞了,现在的浅井家也的确没资格招揽像庆次君你这样的猛将。”
    他这么一说,反倒是让前田庆次感觉很不好意思,因为他的确是这么想的,别说他不想出仕了,就算他真的想要建功立业,也不会选择以愚蠢无能而出名的浅井久政啊!
    他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嘛,长政君无需气馁,以你的能力,相信浅井家一定会更加昌盛的。”
    “呵呵,但愿如此。”浅井长政也不再纠结于此事,转而再次端起了酒杯,招募失败也无所谓,只要暂时不成为敌人,他未来就一定有机会。
    得益于脑海中对另一个世界历史的记忆,就算有不少变化,但他也勉强算得上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预见未来的人了,他当然有这个自信。
    正喝着,城内突然又是一片喧哗,接着数十名全副武装的武士,各自牵着一匹匹战马从织田家鱼贯而出,唯有一名穿着奇异铠甲,身材高大,皮肤白皙的英俊男子,正端坐在马背之上。
    和现在流行的以竹子和皮革为主材料的胴丸(dong)不同,这名男子身上的铠甲胸前是两大块儿光滑的金属甲片,后面还有一席披风,点缀着各色鸟羽,看起来花枝招展的,非常引人注目。
    不过最吸引浅井长政的注意力,还是对方那双眼睛,漆黑的眸子之间,仿佛蕴含着强烈的自信甚至是傲慢,仿佛整个世界都没有人能被他看在眼里一样。
    浅井长政立刻就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在这个地方,又是这副外表,除了那个眼下的“尾张大傻瓜”,未来的“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以外,还能有谁?
    真是的,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见到对方。
    浅井长政注意到了这些武士除了装备精良以外,在许多武士的背后还都背着红色或黑色的大布兜,让他们看起来一个两个都有些驼背,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庆次君,这些武士看起来不像是普通的武士,是信长殿下的马迴众吗?”
    马迴众,即为亲卫,通常除了担任守御大将的任务以外,也会兼职传令官、核实记载战功,甚至是担任与敌军交涉的使者等职责,能入选的毫无疑问都是大将的心腹。
    “啊,他们是信长殿下的马迴众中的赤母衣众与黑母衣众,看他们背后的母衣就知道了。”
    “一旦策马奔驰起来,他们背后就会涨成一个大球,不仅看起来极为威风,而且也能挡住流矢与暗箭。”
    “据说他们都是真正的职业武士,俸禄三十贯,再加上兵器、铠甲的维护,以及日常训练开支等,这几十人每年需要耗费超过两千贯的巨资。”
    话虽如此,但前田庆次其实并不真的认为他们有多厉害,搞这么多花里胡哨的,但实际上除了身为赤母衣众笔头的叔父前田利家以外,剩下的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这样啊,虽然看起来不是特别美观,但想必能起到不少的效果。”
    尼朋的竹弓本来威力就低,有效射程不过几十米,再有这些母衣作为防护,寻常从背后袭来的弓箭恐怕就不会有太大的效果了,甚至对火枪也能起到不小的减免作用。
    也许等自己重归小谷城时,也可以着手建立一支这样的亲卫,就是领头的人选不太好选.
    要么是实力不够,可实力够的,也大多拥有一定的地位,不会自降身份来当自己的亲卫。
    比如说自己那位武艺老师远藤直经,他大概绝对不可能同意成为自己的母衣众吧?
新书推荐: 都市逍遥狂医 我有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独断万古 明末重生之门 地府:召唤二次元来打工 龙王奶爸 儒道第一圣 华娱大太监 玄幻:神级大店长 某霍格沃茨的密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