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清州火起

    但是很快前田庆次就没有胡思乱想的心思了,因为随着神秘军队的靠近,城中也突然间喊杀四起,继而很快有烈焰升腾。
    接着不少看似农民或工匠打扮的家伙,也几乎同一时间,手持长刀与竹枪等武器,从各个角落里涌现了出来。
    这下子任谁也都明白了,这一定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叛乱,这些家伙一定是在充当着内应。
    前田庆次顿时感觉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长政君,你觉得他们会是哪里来的?难道今川家终于要对织田家展开进攻了吗?”
    可是浅井长政却摇了摇头:“庆次君,我并不这么认为,自诩出身名门的今川义元,应该是不屑于使用这种手段的,而且如果真的的今川家的人,他们也不会这么轻易的被击败了。”
    顺着浅井长政手指的方向,前田庆次也很快就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了。
    因为有一些前往市场方向的叛乱者,恰好不幸的遇到了守卫者,正在被他那个今日负责管理市场秩序的叔父泷川一益,带着一小队足轻追着砍,砍得他们连连后退不已,甚至已经开始有自相踩踏者出现了。
    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地上就已经多了十几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这一方面是说明了他的叔叔的确很有实力,另一方面也说明了他们绝对不是什么真正的武士或者足轻。
    因为如果这些人真的是来自今川家的士兵,他们绝对不会弱到这个地步。
    “哈哈,看起来的确如此,可那又会是谁呢?难不成是织田信行那家伙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但是看着那飞溅的鲜血与蔓延的烈焰,前田庆次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忍不住的轻微颤抖起来。
    他知道那绝对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兴奋,他体内本就流动着战斗之血!
    “嗯,倒也差不多吧,如果不出意外,他们应该是本地的座商人门指使的,或许,是要和织田信行来个里应外合吧。”
    连续在清洲城里待了三天,浅井长政也收获多多,那些小商人们固然是因为织田信长的乐市政策赚了不少,可是座商人们却都非常的难受。
    他们虽然也具有一定的实力,但恐怕还不会、也不敢公然对织田信长挑起反旗,但如果是趁城中空虚的时候,和其他人勾结起来发动反乱,这个几率还是非常之大的。
    而如果不是今川家或者斋藤家的人,那最大可能就是织田信长那个弟弟织田信行了,因为这可是有先例的。
    前田庆次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在织田信长决定在尾张施行“乐市”的政策之后,受影响最大,损失最惨重的,自然是那些本地的座商人们,因为他们失去了垄断市场和收取关税的权利。
    之前前田庆次还在嘲笑这些家伙过于软弱,不仅不敢反抗,甚至连表面上的抗议都没敢发出几声,可是现在他才知道,原来这些家伙一直都在等待一个机会,比如说现在!
    正说着,城中又是一阵喊杀声,一些明显不是武士的家伙带着些伙计打扮的家伙加入了战场,而他们嘴里赫然高声咒骂着织田信长,声称他夺走了他们的财宝。
    这下子前田庆次就彻底的确认了,他们的确是本地的座商人们,只不过他仍然有些不解,就算是信长殿下带着大量的武士和足轻外出了,城中变得空虚了起来,可是这些座商人是哪里来的胆子敢造反。
    他们就不怕等大军归来之时,把他们通通杀光吗?是城外那支神秘的军队吗?
    但很快这也不是个问题了,因为浅井长政率先发现了远处那迅速接近的木瓜纹战旗,虽然那的确是织田家的家纹,但颜色却稍有不同,他们却并不是此地真正的主人。
    前田庆次也看清了那些旗帜,同时也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但他仍然忍不住再一次和浅井长政确认着:“是织田信行吗?”
    织田信行,是织田信长同父同母的亲弟弟,一直都对兄长信长继任家督有所不满,并且在之前也曾经举兵与其战斗过。
    但结果当然是以失败告终,最后还是他们的母亲出面说情,才让织田信行留下了一条小命,甚至不让信长过度惩罚他,因为她一直都非常偏心于弟弟信行,并不喜欢外号“尾张大傻瓜”的哥哥信长。
    没想到还没过多久,织田信行就抓住了今天的机会,和本地的座商人们联合起来掀起了第二次反叛,可是这次信长还会和上次保持着同样的态度,留他弟弟一命吗?
    眼看着在门口的时候,木瓜纹战旗稍一停顿,立刻就进城了,浅井长政脸上的笑容不由得更浓了。
    信长恰好出门,城内恰好有座商人为内应,城门处的守卫也直接投降,让织田信行能够顺利入城。
    这单一一项看起来都没什么问题,可是当它们全部都凑到了一起,就未免太过于巧合了。
    而且连之前身在小谷城的他都听说了织田兄弟之间的不和,那身为当事人的织田信长真的会一无所觉吗?
    至少他弟弟征募并调动这些足轻所产生的动静,就绝对不可能瞒得过身为尾张大名的他啊!
    “呵,没错,庆次君,这次的正主到了,而且带的士兵还不少。”
    和城中的喧嚣不同,此刻浅井长政的心情极为平静,因为他已经看到了这场骚乱的最终结局。
    更何况,这里是织田家的地盘,就算是把整个清洲城都彻底的打烂了,也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但前田庆次却没他那么好的静气功夫,他用力的抓了抓脑袋,让本来盘好的长发瞬间变成了一团鸡窝:“可恶啊,我的宝马和长枪都没在这里,否则我一定能痛痛快快的打一场了!”
    前田家的荒子城距离这里很近,最近织田家也没有什么战争,清洲城内很是安稳,所以他并未携带自己的宝贝儿,只是拿了把防身的武士刀而已,虽然他也会用,但肯定不如他擅长的武器来得爽。
    “呵呵,庆次君,可是我记得你应该是不想出仕的吧?”
    前田庆次愣了愣,然后立刻就反应过来了,的确,他压根不想出仕于织田家,所以哪怕他的宝马松风和朱枪都在这里,他也不可能真的下场参加战斗。
    因为一旦他获得了功勋,信长殿下必定会趁机要他出仕织田家的!
    前田庆次再次用力的抓起了自己的头发:“可恶啊,那我该怎么办?”
    突然之间,前田庆次感觉有些不妙,因为已经进城的军队,除了分出一小部分去进攻他叔父所带领的足轻以外,更多的部队赫然直奔他们所在的方向。
    不,更准确的说,是织田家府邸所在的方向!
    “啊,不好,阿市公主有危险!”
    前田庆次豁然转身,一把抓住了浅井长政的胳膊,目光炯炯的望着他:“长政君!”
    “啊,好吧,我知道了,庆次君,我会去保护美丽的公主的。”
    浅井长政表面上故意做出了一副无奈的样子,但实际上就算对方不提,他也已经打算要下去这么做了。
    如果织田信长事前已经预料到了这场背叛,那他又怎么会让自己心爱的妹妹遇到危险呢?他必定有后招。
    所以自己此行注定了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反而能趁机收获一波好感度。
    虽然对小萝莉阿市没什么兴趣,但这种近乎白来的好感,不要白不要,如果对方能大方的把另一只比翼鸟也送给自己,那可就再好不过了。
    “那就拜托了,长政君。还有,今后叫我庆次就好了。”
    作为从未求过人的前田庆次,他说出这番话可并不容易,但他的感激确实是发自内心的。
    “呵呵,那庆次你也叫我长政好了。”浅井长政笑着抽出了长刀,接着转身看向身旁,“阿秀,你要一起来吗?”
    虽然他觉得应该没什么危险,但带上阿秀肯定更加保险,毕竟这里是别人的地盘。
    阿秀当即飞快的点了点小脑袋,这几天她早就闲得有些腻烦了,现在正好来一场真正的战斗。
    至于对手是人类还是妖怪,她其实并不特别在乎,反正跟随着长政就对了!
新书推荐: 都市逍遥狂医 我有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独断万古 明末重生之门 地府:召唤二次元来打工 龙王奶爸 儒道第一圣 华娱大太监 玄幻:神级大店长 某霍格沃茨的密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