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哥文学 > 历史穿越 > 不想当大名的武士不是好阴阳师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慈心百灵

第一百一十七章 慈心百灵

    尽管前田庆次看起来略微有些失礼,但浅井长政却丝毫不以为意,因为这才是真正的前田庆次。
    “呵呵,庆次你可一定要努力啊,因为我的进步速度,也许要超乎你的想象啊!”
    前田庆次没有回头,只是用力的晃了晃拳头,似乎在表达着他的决心。
    浅井长政也没再看他,只是转向了旁边默默的从头看到尾的小女忍:“所以,宁宁,你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吗?”
    “嘻嘻,当然有,看我的宁宁忍法!”
    随着一声娇叱,浅井长政就看到一个淡黄色的,拥有小巧精致的羽冠的鸟型灵体在宁宁的身上闪过,接着耳边也响起了一声清脆的鸣叫。
    尽管心中早已有所猜测,但是真正见到这副画面时,浅井长政还是难掩惊讶。
    他看向了昂首挺胸,一副神气十足的小女忍:“宁宁,这是,凤头百灵鸟?”
    除了声音清脆悦耳、飞行姿态极为优美以外,百灵鸟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大多拥有精致的羽冠,可是精致到这种地步的百灵鸟,不仅浅井长政没有见过,在安倍晴明的传承中也没有相关的记载。
    而且刚刚那只百灵鸟的外表也未免过于精致了,他也只能尝试着猜测最接近的答案了。
    “错!”小女忍很是得意的摇了摇手指,“这是宁宁的伙伴,慈心百灵!”
    “慈心百灵?”
    浅井长政咀嚼着这个词语,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词语,甚至连安倍晴明也没有留下任何与之相关的记载,而且从字面上也不太好判断出它所拥有的能力。
    慈心什么的,通常是在形容母亲的吧,总不能这个慈心百灵的能力是心地善良,擅长照顾小孩子吧?
    不过现在研究这些没什么意义,既然小女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拎着行礼追上了自己,本身就已经说明了她的心意,以后有的是机会去询问清楚。
    “好吧,宁宁,我知道你的厉害了,不过我还是有些疑惑,为什么?”
    “第一,”宁宁竖起了一根手指,“我要感谢长政君你在刚刚的战斗中救下了我的养父以及义弟长政。”
    说到这里,宁宁很是狡猾的眨了眼眼睛,感觉自己占到了便宜。
    看着仍然在那里得意洋洋的小女忍,浅井长政不由得摇头失笑,虽然杀起鼠妖来眼睛都不眨一下,当忍者的时候来无影去无踪的,让他很多时候都会下意识的忽略对方的年纪。
    可实际上她毕竟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女孩而已,甚至还比自己要稍小一些,应该也就和阿市差不多大吧?
    “你的弟弟也叫长政?那你的义父是刚刚跟随在信长殿下身边的母衣众,还是随泷川一益大人守卫在那里的武士?”
    今天他在清洲城内见到的武士可太多了,光是有名有姓,在历史上留下过记载的就起码三五十人,被他从三目八面手下救过的也不在少数,所以他一时间也不知道宁宁所说的到底是谁。
    “义父名为浅野长胜,为织田家效力十七年,目前担任足轻组头的职位,俸禄三十石。至于我那个不乖的义弟,名为前野长吉,俸禄十二石。”
    小女忍嘿嘿笑着,解答了浅井长政的提问:“他之前一直都想改名叫长政,在经过了今天的事情之后,想必他这个念头会更加根深蒂固了。”
    在知名武士之间,拜领强者的名讳向来被认为是一种荣耀,甚至哪怕是一个字,都被认为是荣耀。
    今天浅井长政大人在这里大发神威,展示出了非同一般的力量,自己的笨蛋弟弟恐怕会满心欢喜的改名吧,反正他早就已经有那个念头了!
    小女忍才十几岁,那他弟弟很快更小,那么年轻的武士,应该不算太多见...
    浅井长政努力回想着,然后他很快就想起来了,就像小女忍所说的那样,他的确是有一次控制着纸人从三目八面的攻击下,救出了两位并肩作战的武士,其中的小武士大概也就十二三岁,甚至下巴上连半根毛都没有,想来应该就是小女忍她弟弟了。
    前野长吉的十二石就不说了,虽然俸禄偏低了些,但毕竟他年龄那么小,发挥不出多大力量来,而且在其他家中,最初级的武士给个五石六石的也不新鲜。
    只不过浅野长胜都已经成为了足轻组头了,并且还为织田家效力了那么多年,俸禄却还是只有三十石,不是说织田家的俸禄要比其他家稍高一些的吗?
    还是说,小女忍他义父其实在织田家并不受待见?
    于是浅井长政就直接问出了这个问题,小女忍生长在尾张,又是忍者的身份,对于这种问题肯定不会完全没有答案。
    果不其然,小女忍很快就鼓起包子脸,气呼呼的解答了他的疑惑:“还不是因为那些马迴众和母衣众,织田信长把尾张的大部分资金都用在完全不干活的他们身上了。”
    “据说每一位马迴众每年都要消耗超过四十贯的金钱,尤其是其中的母衣众们,更是每人都要耗费超过一百贯的费用,实在是太过于浪费了。”
    浅井长政却神情一肃:“完全脱产的职业武士?宁宁你知道他们的数量各有多少吗?”
    小女忍有些奇怪的看了浅井长政一眼,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间在这个问题上如此紧张,不过她还是乖乖的回答了:“据说赤衣母众和黑衣母众各有二十名左右,还有三十名马迴众作为替补。”
    浅井长政一时间也不由得有些惊讶于对方的大手笔:“这样看来,信长每年光是耗费在他们身上的金钱,就有五千多贯,这可是一笔相当大的消耗啊。”
    小女忍皱了皱鼻子:“哼,如果他不浪费这些金钱的话,义父也不会整天都需要精打细算,甚至还要小小年纪的我就外出补贴家用了。”
    浅井长政不由得暗自点头,她确实是有资格抱怨,自己早都已经听前田庆次说过了,她口中的补贴家用,其实就是干掉那些土匪盗贼之类的,然后攫取他们身上的财物。
    为了生活,小小年纪就不得不去杀人,这就是战国的乱世啊...
    不过,光从这件事情上就能够看得出来织田信长的野心不小,虽然一共也只有七十人,但是浅井长政却丝毫不敢小看。
    也许在震旦帝国里,一场大规模交战之前双方斥候和探子的死伤人数都不止这点,但是在尼朋这个现在军队还是以农民为绝对主力的过度,七十名职业武士的冲锋,必定势如破竹,轻松击败十倍数量的足轻也不是什么令人惊奇的事情。
    自己是不是也要提前返回小谷城,夺取家业,然后也训练一批这样的精锐武士呢?
    这个念头在浅井长政的脑海中升起,并且再也无法消除掉。
    不过在短暂的思考之后,他还是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除了他不想白费那个计划以外,更因为还有一个例外因素存在:那就是妖怪。
    就算再怎么耗费巨大、训练有素,可是在面对三目八面的时候,他们的反抗简直如同飞蛾扑火一般。
    虽然他没有可以用心去计算,可是死在三目八面手上的武士,起码也有两位数,就是不知道有多少属于织田信长的马迴众了。
    武士的力量自然是必不可少的,但如果自己的实力足够强大的话,也许他们都将变成辅助,而不是战争的主力。
    当务之急,仍然是继续去游历,继续去寻找妖魔,继续去战斗,继续去强化自己的力量,直至拥有足够的自保能力。
    想通了这点之后,浅井长政也就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了,他朝着仍然鼓着包子脸的小女忍摆了摆手。
    “宁宁,如果你能让你弟弟打消改名这个主意的话,我可以做主,在北近江再给他一份俸禄。”
    虽然只是个十岁出头的小武士,但哪怕是为了拴住这个小女忍,也值得付出一点代价了。
    “再给一份?有多少?”小女忍顿时表现出了一副十分贪财的模样。
    浅井长政随口说道:“那就六十石吧,本家的足轻头就是这个俸禄。”
    浅井家虽然土地贫瘠,但现任大名浅井久政在对待诸多家臣们俸禄这个问题上,还真不算抠门。
    正常来说,其他大名家的足轻组头俸禄大致在三十到五十石,但浅井久政硬生生的在最低数目上翻了一倍,再往上的足轻大将什么的,俸禄也同样要比别家更高一些。
    当然了,如果他稍微吝啬一点的话,恐怕在对抗六角家的过程中,恐怕有许多武士都不会那么卖力气了。
    本来家主就毫无军略可言,还不给足够的粮食,傻子才去拼命呢!
    小女忍转了转眼珠,觉得这笔买卖值得做,虽然接受对方的俸禄,就代表着要转仕浅井家,但依照现在织田信长对义父的态度,他们就算再侍奉十七年,也未必能获得这么高的俸禄。
    “好,那宁宁就代我那个笨蛋弟弟答应了,不过宁宁又该有多少俸禄呢?”
    小女忍又露出了那副贪财的模样。
    “呵呵,”浅井长政这时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那不如宁宁你先说完第二个原因如何?”
    至于小女忍为什么会有义父的事情,浅井长政也暂时没问,在纷乱的战国之中,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常见了,他也没必要再提及小女忍的伤心事。
    “第二个嘛,自然是段藏大哥的推荐,他说你是一个好人呢!”
    “段藏大哥?是加藤段藏?”
    浅井长政这才恍然大悟,难怪他在见到小女忍第一面时,就感觉对方对自己没有半点的敌意,反而似乎充满了好奇,想必是加藤段藏没少给自己说好话吧?
    那家伙虽然看起来十分冷酷,但倒却算得上是有情有义,也不枉自己特意提醒他要注意言行。
    小女忍连连点头:“嗯嗯,没错,段藏大哥说也许现在你还没什么势力,但以后肯定会变得十分强大,越早跟着你以后的收获肯定越多。”
    说到最后,小女忍甚至忍不住眯起了眼睛,一副满是憧憬的样子。
    浅井长政顿时失笑,加藤段藏的眼光倒是没错,可惜他自己却不肯加入自己,不过小女忍也同样不差,而且未来可期,至少他在加藤段藏的身上可没有感受到任何守护灵的气息。
    “好啦,宁宁已经说完了理由,那宁宁又该有多少俸禄呢?”小女忍旧事重提,一副刨根问底的模样。
    “呵呵,如果宁宁愿意出仕于我的话,至少也要按照足轻大将甚至是侍大将的级别才行,就先给你500石好了。”
    一般来说,最下级的武士每年的俸禄不超过三十石,也就是勉强维持生活,足轻组头大致在三十到五十石,手头稍微有些宽裕,而足轻大将有一百到两百石,已经能过得很不错了。
    至于再往上的侍大将的话,往往都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小城,一年收获上千石也是很轻松的事情。
    不过这只是一种大概的划分,根据每家大名的吝啬程度,以及当地的富庶程度,也都会有所不同。
    但是不管怎么样,浅井长政所许诺的500石,都是非常非常慷慨的了。
    小女忍闻言顿时笑得眯起了眼睛,整张小脸上都洋溢着快乐的气息。
    “真的吗?如是这样的,那我可比半藏大叔的俸禄都要高得多了呀~”
    “半藏?”浅井长政挑了挑眉,心中大致有了些推测。
    小女忍是忍者,她的朋友多半也是同样的职业,又名为半藏,那很有可能是此刻正效忠于松平家的服部半藏。
    说起来松平家的三河就紧挨着织田家的尾张,虽然双方目前处于敌对状态,但以两位忍者的力量,想要接触一下可是再简单不过的了。
    只不过他是真的没想到,明明只是这么一小只,小女忍的交友还真是够广泛的了。
    “如果宁宁你能为我拉拢更多杰出的忍者,或者干脆帮我训练出一支忍军的话,我也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浅井家虽然也有一点忍者作为大名的护卫,可是在效忠于六角家的甲贺忍者们的狙击下,还真就是小猫三两只,根本派不上用场。
    “真的吗?”小女忍闻言更加兴奋,但随后仔细思考了一下,她又变得有些丧气起来。
    “可是宁宁想了想,宁宁认识的那些忍者要么已经出仕他家,要么就是在忍者里中身居高位,几乎不太可能转仕...”
    小女忍眼珠转了转:“好吧,我可以找机会去问问半藏大叔,毕竟大叔他可是伊贺忍者出身咧~”
    浅井长政呵呵一笑,彻底确认了小女忍口中那位大叔的身份,出身伊贺,名为半藏,最重要的是能被身手不凡的小女忍所看重,除了服部半藏以外,还能有谁呢?
    “好了,宁宁,阿秀,跟着我一起前进吧,总有一天,我浅井长政的大名将响彻乱世!”
    于此同时,在织田家更东方的骏河地区,手持禅杖,正徒步朝北条家前进的神秘人果心居士,突然间停下脚步,他转头望向了清洲城所在的方向。
    “呵呵,三目八面被杀了吗?没想到那个尾张大傻瓜竟然能破除我的法术,看来我之前小看他了啊。”
    “不过那个织田信行还真是个大贪生怕死之辈,竟然没有使用我交给他的令牌,否则他的鲜血和灵魂,再加上那块儿我特意准备的灵石和魂核,想必也能召唤出不错的妖怪了。”
    但随即他嗤笑一声,转头继续前进:“可惜,不管是织田信行那个蠢货获胜,还是你这个尾张大傻瓜获胜,对于我来说都没有任何区别。”
    “因为这个世界所需要的,仅仅是鲜血与死亡,愤怒与仇怨啊!”
新书推荐: 全民觉醒:开局召唤种族最强者 最强投资系统 诡秘:从刺客序列开始 斗破:开局截胡萧薰儿,献祭药老 成为魔神的我想完成你的委托 都市逍遥狂医 我有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独断万古 明末重生之门 地府:召唤二次元来打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