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冲突

    宁宁虽然看起来比较天真,但因为特殊的经历,实际上她可能比大多数普通成年人更加成熟,她立刻就明白了浅井长政的意思。
    “哦哦,宁宁知道了,那咱们现在就走吧,反正宁宁也吃得差不多了!”
    浅井长政笑了笑,转头朝旁边有些畏畏缩缩的老板道:“老板,给我一些干粮和清水,我要带走。”
    老板很快就准备好了他要求的东西,在结账的时候,浅井长政故意多给了一点钱:“老板,刚刚那个领头的愿证寺和尚是什么身份?”
    老板犹豫了一下,明显是有些顾忌,不过看在多付的这些钱的份上,他还是选择如实相告:“这位大人,刚刚的是本地僧官愿证寺证意大人,同时他也是城主大人的儿子。”
    这个答案和浅井长政之前猜测的差不多:“呵,难怪他敢这么嚣张。”
    老板低下头,压根不敢回应。
    对方是过路的浪人,而且还不知道过了今晚能不能活下去,自然可以随便说,可如果他胆敢接上几句,说几句愿证寺大人的坏话,又被其他人听到了的话,那他可就要倒大霉了。
    浅井长政也不以为意,他牵起战马,转身离去。
    既然不能在长岛城休息,那就在野外找个破败的神社或者寺庙吧,在一向宗进驻长岛城之后,此地就再也没有其他宗教的容身之地了,所以他也并不担心会露宿野外。
    刚刚出城没多久,浅井长政就察觉到了地面的微微震动,同时身后也传来了一阵喧嚣声,他顿时就知道麻烦来了。
    只不过人数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少了很多,大概只有三十几人?而且骑马的更是不到十人。
    这点人数如果是对付普通的武士或者剑客,随便一围,立马就能要了对方的性命,可是面对他们,可还远远不够啊。
    宁宁也是小耳朵微动,显然是听到了声音:“要宁宁出手嘛?宁宁还没和那些光头打过咧!”
    她的小脸上倒是没有半点畏惧,反而只有兴奋,看得出来,这又是和阿秀一样的好战狂。
    阿秀则是沉默不语,只是按动了一下武器的机关,将其变成了一柄巨型镰刀,她刚刚从那些和尚的身上感受到了恶意,虽然这种恶意和以往森林里那些想杀她的妖怪有些不同,但既然是恶意,那就只有一个解决的办法了。
    浅井长政却摆了摆手:“这点小麻烦,还不用麻烦你们,如果稍后我有遗漏的,或者有意图逃跑的,你们再出手也不迟。”
    虽然得罪愿证寺家,乃至于得罪本愿寺,都毫无疑问是一种麻烦,但如果自己做的足够干净的话,问题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小谷城附近可没有对方的势力啊。
    掏出纸扇,轻轻挥动了几下,不远处的路上顿时有淡淡的黄芒一闪而逝,他想了想,又从封灵匣中拿出了那把源自震旦的精锐长弓,放在了马鞍上。
    自从斋藤道三送给他这把利器之后,他还没怎么用过,这次正好让它见见血。
    宁宁很快就发现了这把弓箭的特殊之处,和那些粗糙的竹制大弓相比,这把长弓简直像是件艺术品,而且最关键的是,它是由金属所锻造而成的!
    “咦?这把弓箭好好看啊,和我平常见到的那些完全不同。”
    “呵呵,这是道三大人的礼物,的确不凡。”
    “道三大人?是被称为‘美浓蝮蛇’的道三大人吗?”
    宁宁显得越发惊奇了,虽然加藤段藏大哥已经大致的给她描述过对方身上的神奇之处了,在清洲城的这几天,尤其是今日一战,她也发现了不少,可是现在她却发现对方身上还隐藏着更多的秘密。
    浅井长政笑了笑:“没错,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可以以后再去一趟儿,道三大人那的好东西的确不少。”
    虽然短短几日,自己的实力就提升了不少,可是浅井长政对斋藤道三的忌惮却并未有任何降低,对方那种特殊的力量实在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知道是因为想到了什么,小女忍的双眼瞬间就发像是光了一般:“是吗?那可真是太好啦~”
    明明敌人已经迅速的接近,甚至已经能够清晰的看到他们的表情了,可是他们两个仍旧有空闲在这里聊天,如果被愿证寺和尚看到的话,他心中的怒火恐怕会越发凶猛。
    阿秀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不知道怎么的,她心里就感觉很是奇妙,她那张向来平静淡漠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丝笑容。
    尽管这丝微笑转瞬即逝,阿秀又恢复到了平时那如同面瘫般的小脸,但是浅井长政当然不会忽视这一点,他甚至感觉到了莫大的惊喜。
    一直以来,不知道是半妖的血统因素,还是受生长环境影响,亦或者是二者兼而有之,总之阿秀的情感非常淡泊。
    不是冷血,而是冷漠,就像一个无喜无悲的旁观者一样。
    她在斩杀妖魔的时候半点都不含糊,在之前讨伐那些足轻的时候同样也毫不手软。
    想来想去,浅井长政终于找到了一个最合适的形容,她就像是前世那些在游戏世界里的玩家一样,凡是阻挡其去路者,不论何等身份,都必将承受她的攻击。
    不过大概是因为浅井长政从樱花树妖的控制下救回了她,又共同行动了这么几天,他能够感觉得到阿秀对他的情感是不一样的,她似乎也变得比原来更像个真正的人类了。
    而现在这个笑容,也证实了他的猜测,哪怕身具妖怪之血,阿秀也是可以被转变的,一如当年的妖狐之子安倍晴明!
    “呵呵。”
    浅井长政不由得笑了起来,哪怕是为了阿秀的这个笑容,这些可恶的和尚也死得不冤了!
    马蹄声越来越近了,很快三十几名全副武装的僧兵就就追了上来,不过当看着停留在原地,似乎正在等待自己自己的一男两女,手持长枪的愿证寺和尚不由得有些惊疑起来。
    不过想到稍后一些的众多僧兵们,他的胆气不由得又壮了起来,他们原本可都是一些浪人、强盗,或者山贼之流,个个都是见过血的好汉子。
    他们这么多人一起上,拿下这几名看起来绝对不到二十岁的年轻浪人,那还不是轻而易举?
新书推荐: 都市逍遥狂医 我有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独断万古 明末重生之门 地府:召唤二次元来打工 龙王奶爸 儒道第一圣 华娱大太监 玄幻:神级大店长 某霍格沃茨的密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