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勃皇

    忙碌了大半夜之后,浅井长政最终还是没有通宵,而是选择了睡下,虽然纸人都在接连的战斗中消耗得差不多了,但是管狐和牛头鬼都是可以不休不眠的灵体,用来守夜可是再轻松不过了。
    当太阳升起之后,浅井长政立刻就起身收拾,准备再出发,然后他发现小女忍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他疑惑的看向正在生火准备早饭阿秀,却发现阿秀也只是摇头,似乎并不清楚。
    他不由得看向了蹲在门口的牛头鬼:“勃皇?”
    勃皇,是山海经中某个牛神的名字,现在被他赐给了这头牛头鬼。
    没办法开口说话的牛头鬼勃皇“哞”了一声,接着一段意识就通过他们之间的精神链接传递了过来,某种意义上,这段意识能传递的信息可比单纯的语言要多得多了。
    浅井长政立刻就知道了,小女忍也是刚醒没多久,这会儿估计是去找地方解决个人卫生问题去了。
    他拿出了封灵匣,微微催动法力,牛头鬼当即就化作一道灰黑色的雾气,被他收入其中。
    在没有遇到敌人的时候,它最好还是不要过于频繁的露面了,省得吓到路人。
    封灵匣的容量虽然不大,但牛头鬼是灵体,装它还是没问题的。
    相比之下,管狐就好了很多,只要它不展现出悬浮的能力,乍一看和普通的小狐狸在外表上是没有多大区别的,顶多就是皮毛更光滑,眼神更灵动些而已。
    很快小女忍也蹦蹦跳跳的回来了,见到阿秀和浅井长政已经收拾妥当,甚至架起了一小堆火在那等着她了,小女忍忽然间小脸一红,罕见的有些扭捏起来。
    “那个,既然你也醒了,那咱们就吃过早饭,尽快出发吧!”
    旁边趴在竹筒上的小狐狸用力的嗅了嗅鼻子,似乎发现了些什么,同时浅井长政也隐约闻到了一丝丝血腥味,恰好是从小女忍身上传过来的...
    眼见小女忍那越发红润的双颊,他怎么能想不到是怎么一回事?每个小女生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也真是难为小女忍了,这种情况下昨天还要和那么多妖怪打架。
    不过为了避免对方尴尬,他表面上却装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而是继续摆弄着面前的火堆。
    只不过在这个特殊的时代,它们连在城里吃得都不好,现在这荒郊野岭,又没处捕猎,自然也别指望能吃多好了。
    浅井长政也只是热了几个饭团和肉干,权当早饭了。
    饭团这玩意,主材料就是大米,再抹上点糖渍,外边裹上一层海苔,条件好点的还会再往里面放一颗梅子。
    对于浅井长政来说,除了能填饱肚子以外,再也没有其他可以称道的地方了。
    但是对于普通平民来说,这也许是逢年过节才能吃得上的奢侈品了。
    比如说他旁边的小女忍就吃得很开心。
    她的养父虽然是个中级武士,可是俸禄也只有那么一点点,除了要为一大一小两位武士提供各种各样的武具以外,还要养活一家子人,其实日子过得也紧紧巴巴的。
    她往往一个月都未必能吃上一次肉,否则她也不会早早的就当个义忍,在城中到处讨伐盗贼了。
    还不是为了拿到他们身上的钱,好改善改善生活?
    吃完了早饭之后,浅井长政只是扑灭了火焰,压根没想着再处理其他的东西,因为昨夜那场大火可是燃烧了不短的时间,起码几十里内都能清晰的看见,只要不是傻子,就一定会知道这里有人来过,他们掩饰也没什么用。
    而且反正他们现在就要出发,等到了兴福寺和筒井家的地盘,如果那些隶属于本愿寺家的长岛城僧兵还敢追过去的话,恐怕压根不用他或者阿秀、宁宁动手,就有大批仗义之士出手相助了。
    兴福寺的僧兵们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在他们离开一个时辰之后,上百名僧兵才气势汹汹的赶到了这里,四处搜查了一番之后,他们又重新汇合了。
    “大人,没有看到人!”
    “这边也没有!”
    “那边也没有,不过那边的建筑被烧了一片!”
    听到部下们的报告,为首的僧兵首领很不耐烦地道:“烧了就烧了,反正这里早都废弃了,而且我们是来找人的。”
    接着不由得恨恨地道:“算他们走运,竟然跑得这么快。”
    “那大人,我们还要继续追吗?”一名僧兵小心翼翼的问道,“再往前可就快要穿越伊势地区了,那里的诸多豪族可不是好惹的,万一被甲贺或者伊贺忍者碰到,我们...”
    伊势地区号称小战国,其中充满了大大小小的势力,他们互相之间经常发生争斗,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精神极度紧张,一有风吹草动,就很容易引发血战。
    尤其是向他们这些不属于伊势地区的外来者,更是容易引发冲突,一向宗的名头也不是什么时候都那么好用的。
    另一名僧兵也小心的开口了:“是啊,大人,万一他们没在伊势停留,而是继续浅井的话,等到了兴福寺和筒井家的领地里,我们可就不太方便了...”
    其他僧兵也明显有些犹豫,因为他们大都不是和兴福寺第一次打交道了,虽然不想承认,但他们的确是有点打不过对方的。
    因为兴福寺常年派出僧兵去支援筒井家和三好家的战斗,许多僧兵都是真正有过战场杀戮的经验的,而且还不止一次。
    他们中虽然也有不少人在成为僧兵之前是强盗或山贼,也都有过杀戮和战斗的经验,但毕竟和战场上磨炼过的僧兵们不同。
    不过更可怕的是那些黑暗中的忍者们,许多僧兵们在正面交战时完全不惧怕普通武士,可是忍者们却是只会暗中偷袭的家伙,僧兵们虽然不像武士们那么讲究荣誉的死亡,可是死在忍者们的手上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听到了这几个词语之后,僧兵首领也明显有些犹豫,不过他最后还是咬了咬牙:“追,继续追,伊势的忍者和豪族们不会轻易招惹我们一向宗,反正我们也只是路过那里而已。”
    “虽然我们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为什么大人和那么多兄弟,竟然会一起被埋在地里闷死,但是他们当时的目标一定是这些恶男女,这件事和他们脱不了关系。”
    “更何况,城主大人也已经说了,就算他们真的无辜,就算那真的是突发地陷,可是我们毕竟死了那么多人,也合该找几个外乡人陪葬了!”
新书推荐: 都市逍遥狂医 我有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独断万古 明末重生之门 地府:召唤二次元来打工 龙王奶爸 儒道第一圣 华娱大太监 玄幻:神级大店长 某霍格沃茨的密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