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兴福寺

    又连续为净化法阵输送了三次法力之后,岛左近伤口处的污秽邪气才终于被彻底的净化一空,只剩下青黑色的伤口。
    当法阵的光芒逐渐熄灭之后,岛左近也长舒了一口气:“多谢主公,在下感觉轻松多了。”
    虽然这是他第一次说出这个词语,但是过程却出乎意料的轻松且简单。
    浅井长政伸手扶着对方站了起来:“不,左近,不要大意,为了避免留下祸患,从明天开始,我还会继续为你净化伤口,直至你彻底复原。”
    似乎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他拿出了刚刚到手不久的那串佛珠:“这是我在偶然之间所得,是一名兴福寺高僧的遗物,就交给你,让那佛光庇护于你吧。”
    虽然由于入手的时间极短,他对佛光这种力量也并不熟悉,所以他暂时还没能完全的摸索出这串手串的力量,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它具备一定的静心、凝神,以及驱逐污秽的效果,正适合现在的岛左近来使用。
    “啊,主公大人竟然赐予在下兴福寺高僧的遗物,在下怎么敢...”
    出身近畿的他当然不会不知道兴福寺这个名字,虽然近年来被一向宗挤压地盘,抢夺信众,但它仍然是南都七大寺之一,甚至连他们脚下这片筒井家的土地,理论上都是属于兴福寺的,因为筒井家的初代大名就是兴福寺的僧兵出身。
    “好了,左近,我们之间就不要客套了,如果你觉得有些不妥,那等你伤势彻底复原之后,我们就去还给兴福寺好了。”
    浅井长政倒是没想那么多,虽然这串带有佛光的手串的确不是凡物,但那又怎样,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和材料,他大可以制造出更加优良的法器,阴阳师们可不仅仅是会画些符咒或者召唤式神啊。
    “还有,我正在以浪人的身份游历天下,暂时也还不是浅井家的家督,为了避免麻烦,左近你就叫我少主好了。”
    “是,少主,在下明白了。”
    岛左近立刻从善如流,至于少主所说的什么浪人之类的,他并没有放在心上,甚至他在选择效忠于对方之前,压根都没提到半点关于俸禄的事情,因为他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这些而来的。
    况且,以少主目前所展现出的力量,如果真的想要取得家督之位,整个浅井家恐怕也不会有人阻止或拒绝吧?
    尽管出身于近畿地区,但是他可是听说过不少关于北近江那位懦弱大名的故事,只不过故事里的他无一例外,全都充当着丑陋角色。
    如果能被少主取而代之的话,那将是整个浅井家,乃至于北近江区域的福气啊!
    又休息了一阵,山谷中的烈焰逐渐熄灭了,浅井长政也借助桥姬的力量,施展了几次水系法术,确保不会蔓延到外面引发火灾。
    然后他就很是有些惊讶的发现,在层层废墟之中,有一杆长枪赫然散发着极其微弱的光芒,即使经过烈焰的烧灼,它也并未有丝毫的损伤。
    他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件宝物。
    走近了之后,浅井长政发现这杆长枪和尼朋眼下流行的诸多长枪的外貌并不相同。
    除了淡蓝色,涂抹了不知名染料的枪身以外,它最大的特点就是枪头是扁平的狭长三角形,简直像是个放大了数十倍的巨大箭头一样,除了可以发动刺击以外,它也能向大太刀一样,轻易斩断敌人的肢体甚至是头颅。
    长枪上点缀的白缨也并未被烈焰吞噬,而是顺着轻风柔顺的飘散着,隐约有淡淡的水系能量散发出来,很明显,正是由于这些白缨上的力量,才在烈焰中保护了这把长枪。
    勉强撑着身体跑过来的岛左近,也是连连惊叹不已,他虽然刚刚并未亲自参与后面的战斗,但是就算现在脚踏在灰烬之上,他也仍然能够感受到炽热,这火焰是真实不虚。
    不惧怕火焰的长枪,他别说见过了,甚至听都没听过,为什么之前和他战斗的时候,那名妖怪却并未拿出这柄长枪,而是只用一把染血的太刀呢?
    浅井长政越看越觉得眼熟,他飞快的调动着大脑中的诸多记忆,在注意到那些白缨其实是某种鸟类的羽毛时,他不由得恍然大悟道:“这是白鸟枪!”
    旁边的岛左近闻言顿时一惊:“什么?是镇西八郎的掌中神枪?”
    浅井长政点点头:“没错,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刚刚那名妖怪也没有撒谎的话,就算它不是镇西八郎本人,至少也是他的直系后代,左近君,你能战胜由他的尸体所化为的战鬼,果然实力不凡。”
    岛左近连连谦逊道:“不敢,不敢,如果不是您赶来相助,在下怕是只有拼死一搏,才能逃得性命了。”
    话虽如此,他心中的震惊却是旁人难以想象的。
    镇西八郎,本名源为朝,是平安时代末期的猛将,也是著名的尼朋战神源义经的叔叔。
    据说其身高两米多,长臂善射,曾经一箭射沉了一条船,就算是曾经被人挑断了手筋,也能重新恢复过来,再次投入战场。
    可惜他并非真正的举世无敌,最终还是落得了惨死的结果,据说他就是尼朋第一个切腹自尽的武士。
    但尽管如此,他的神枪白鸟、强弓镇西八郎之弓,以及他强悍的威名,仍然流传后世,为人津津乐道。
    如果刚刚那头尸鬼是源为朝的后人甚至是他本人所化,能那么强大也就并不让人惊奇了。
    浅井长政越看越是欢喜,他抬手将白鸟枪从满地的灰烬废墟之中拔了起来,入手之后,一个微弱的冰冷能量就随之而来,稳定着他的心神,这种感觉和桥姬的力量十分相似,都是水系的力量。
    这下子浅井长政大概也能理解,为什么之前战鬼没有使用这把长枪了,受到死亡和怨恨所驱使的战鬼,又怎么能忍受这种平和的气息呢?
    它没有选择摧毁这把长枪,就已经算是它念旧了吧。
    于是他就将白鸟枪直接挂在了马鞍上,虽然他双刀、太刀都很擅长,但是在对抗大型的妖怪时,长枪也必定会是十分出色的武器。
    重新回到了大路上,一边和岛左近闲聊着关于他的出身来历,以及附近的种种趣事,他一边产生了些许的联想。
    如果今天没有他的出现,岛左近最后就算能成功脱出,恐怕也会身受重伤,并且伤口被邪气所污秽,届时附近恐怕也就只有兴福寺里隐藏的高僧能帮助他了。
    那他按照历史上选择出仕筒井家,并且一待就是几十年,也就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了。
    可是当自己出现之后,这个历史的惯性就被强行的抹消了,自己的存在,也许是比妖魔还更大的变数啊...
    近畿出身的岛左近对于这里的地形什么的还是很熟悉的,所以就算是有伤在身,他也能一边带路,一边和浅井长政交流。
    原来他之前在城下町里听说此地有有厉鬼怨魂出没,半夜也不时有尖啸声传出,虽然还没有什么人因此而死,但显然此地还是有些威胁的。
    岛左近当然不会轻易相信,他误以为是强盗伪装的,事实上在纷乱的战国时代,用这招的山贼土匪还真不在少数。
    所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岛左近,就孤身一人来到了这里,他倒是没想到独立剿灭可能存在的强盗窝,只是想揭穿对方伪装,然后再带人来围剿。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这里真的有妖怪存在,如果不是因为他在这里也有了奇遇,意外的在这里得到了唐狮子守护灵的庇护,后又有浅井长政救援,他恐怕今天就要葬身于此了。
    说到这里,岛左近再次朝浅井长政表达了感激之情,毕竟这是救命之恩。
    浅井长政摆了摆手,示意对方不必如此。
    再大的恩情,如果你整天都将之挂在嘴边上,不仅无法得到别人的感恩和亲近,反而只会让彼此的关系逐渐疏远,甚至有可能招来对方的怨憎,正是所谓的恩大成仇。
    如果你的恩情重到了对方觉得完全没办法回报的时候,那就只能杀了你了,否则你每一次提及到这份恩情的时候,都会让对方重温自己的弱小时刻。
    更何况,他知道岛左近绝对不是个不知道报恩的人,他根本用不着提醒,因为这个年轻的武士早已经深深的记在他自己的心里。
    由于岛左近也是骑马过来的,所以在前往兴福寺的时候,他们的速度并没有减慢,甚至因为岛左近熟知附近的地形而有所提升。
    在太阳开始落山的时候,他们总算是赶到了目的地,位于奈良地区的兴福寺。
    从外面看着,这处佛门圣地的占地面积远比长岛城更加广阔,足有数十倾,房屋连绵不绝,浅井长政也不由得心生感慨。
    哪怕近几十年来受到强势的一向宗挤压,可毕竟几百年的底蕴摆在那呢,就算现在已经临近傍晚,前来参拜礼佛的信徒也络绎不绝。
    其中这些信徒的手里基本上都拿着一些东西,浅井长政粗略的扫了几眼,发现有的是小米,有的是蔬菜,还有得拿着两尾小鱼,总之没有一个空着手的。
    他不由得更加感慨,明明这些信徒们个个都是一脸菜色,他们自己都吃不饱饭,却还心甘情愿的拿粮食供奉比他们富有得多的寺庙,这还真是...
    难道他们真的以为拥有了精神上的寄托,就可以摆脱眼前肉体上的饥饿吗?
    不过他也没有去管闲事的意思,这里又不是他的地盘,那些信徒又不是他的领民,他又有什么理由去干涉人家的自由呢?
    可是随便扫了几圈之后,浅井长政就感觉有些不太对劲,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他总感觉这里的气氛有些紧张,似乎在防备着什么外敌入侵一样。
    “左近,你之前来过兴福寺吧,平时巡逻的僧兵数量也是这么多吗?”
    岛左近摇了摇头:“少主,在下的确来过一次,可是那次的僧兵远远没有这么多,一般来说,为了向信众们展现出他们和善的一面,他们很少会这么全副武装的出现。”
    “是啊,薙刀、弓箭、战马,甚至还有不少披甲的僧兵,他们这是准备再次应对三好家吗?”
    自从筒井家上一代家督英年早逝,这一代家督在几岁时就继任之后,三好家就盯上了这块儿肥肉,而身为世代盟友,几乎与之一体的兴福寺,自然是一直都和筒井家站在一起,捐钱捐粮都是常规操作,派出僧兵打仗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岛左近很是有些叹息的道:“大概也只有这种可能了吧,只是可惜了那些无辜的农民们,又要流离失所了。”
    如果是普通的武士,在得知战争即将爆发时,恐怕满心只有兴奋,因为战争对于武士们来说就是功勋和土地,哪怕这背后将要有无数人流血牺牲,他们也并不在乎。
    可是岛左近却似乎有所不同,他对于功勋并不感兴趣,他更关心百姓的疾苦。
    可惜,在这个动荡不安的时代,和平是比性命更加珍贵的东西啊。
    浅井长政很是悠闲的策马前行,尽管路上农夫和旅人等打扮的信徒络绎不绝,但是在看到他们之后,他们却纷纷主动避让,这就是身为上位者的武士们的特权。
    “可是左近,只要战争没有停止,百姓们的苦难就绝对不会断绝,充满血腥和杀戮的战国时代已经持续了上百年,如果你真的想要改变这个局面,就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让尼朋再无战争。”
    岛左近顿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真正的统一尼朋吗?”
    事实上他早已经不是第一次提出这个问题的人,只不过在过去的上百年里,不管是多么强大的武士,都没能解决这个问题。
    因为越是纷乱的时代,往往就会越发涌现出英雄人物,当这些各具才能的英雄人物因为各种利益和目的而展开竞争和厮杀时,只会让局面变的更加混乱,最好的结果也无非是从一个大名换成另外一个大名而已。
    路上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小女忍突然开口:“如果是浅井大人的话,我相信一定可以的!”
    岛左近瞬间就是眼睛一亮,他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少主:“如果是少主您的话,一定有希望彻底终结这个乱世!”
    毕竟,少主可是身负传说中的神龙啊!
    “好啊,左近,那你就和我一起为这个目标而努力吧。”
    尽管浅井长政是微笑着说出这句话的,看起来似乎并不认真,但是岛左近却瞬间就为之振奋不已,虽然他对于建功立业什么的并不感兴趣,但如果能和少主大人一起终结这个乱世的话,他又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呢?
    身后的小女忍顿时偷笑不已,看起来这个比自己大了好几岁年轻武士,反而比自己更加天真呢。
    不过,也许浅井大人并非在糊弄他,因为他的身上,的确有龙的存在啊...
新书推荐: 全民觉醒:开局召唤种族最强者 最强投资系统 诡秘:从刺客序列开始 斗破:开局截胡萧薰儿,献祭药老 成为魔神的我想完成你的委托 都市逍遥狂医 我有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独断万古 明末重生之门 地府:召唤二次元来打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