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哥文学 > 历史穿越 > 不想当大名的武士不是好阴阳师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再会宝藏院

第一百七十七章 再会宝藏院

    又和铃木茜做出了一些约定之后,浅井长政这才带着阿秀等人,继续前往兴福寺。
    被自己干掉了这么多精锐僧兵,长岛城必定是元气大伤,短时间内应该是没什么精力来找自己的麻烦了。
    他们虽然凭借着一向宗的身份在长岛城作威作福,可周围的大名们却早都看他们不顺眼很久了,现在他们实力得到了削弱,那些大名们肯定会蠢蠢欲动的,虽然不至于正式开战,但侵占点土地什么的,还是非常顺理成章的事情。
    不过没走多远,浅井长政就发现小女忍在朝他挤眉弄眼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他索性直接问了出来:“宁宁,怎么了,难道是你在小谷城发现了什么情报,却忘了告诉我吗?”
    小女忍笑着摇动着自己的手指:“当然不是因为宁宁在小谷城那里发现我们的浅井殿下还有一位漂亮的未婚妻,而是刚刚那个女人似乎也对你非常感兴趣呢~”
    一听到这里,其他两个女人的耳朵也瞬间竖了起来,甚至连向来只喜欢战斗和厮杀的阿秀也不能免俗。
    浅井长政顿时感觉有些好笑:“是了,昨天我和百地三太夫谈判的时候你没有在场,那名女忍,其实是伊贺忍者。”
    原本像只偷到了鸡的黄鼠狼般笑着的小女忍,闻言顿时不由得愣住了:“六角家的未婚妻,结果是伊贺的女忍?”
    “而且和百地三太夫谈判又是怎么一回事咧?宁宁之前可以听半藏大哥感叹过,即使他也觉得百地三太夫深不可测呢。”
    于是浅井长政就把她不在的这段时间内发生过的事情,大致的给她说了一遍,尤其是关于伊贺忍者的事情。
    毕竟按照他和百地三太夫之间的约定,他很快就会得到一批伊贺忍者的助力,按照他的打算,他是想要让宁宁来管理他们的,毕竟相比伊贺忍者来说,宁宁才是真正的自己人。
    而且以小女忍的实力也不怕镇不住他们。
    就算她年纪比自己还小又如何,单单凭借她体内的守护灵-慈心百灵鸟,就足以压制住他们了。
    更何况她可是和飞鸢加藤、服部半藏等传奇忍者为友的,忍术又能弱到哪里去呢?
    当他们抵达兴福寺的时候,发现这里的香火依然十分旺盛,只不过比起之前,入目所及之处的僧兵们变得更多了,如果单单是维护此地的秩序,根本就用不着这么多的人手。
    看到这副场景,浅井长政知道兴福寺近期一定是有什么大事,难不成是三好家再次进犯筒井家,所以他们也要派出援军了吗?
    不过这暂时倒是和自己关系不大,自己马上就要返回北近江了。
    拜了山门之后,浅井长政发现今天接待他的并非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知客僧觉庆,而且另有其人。
    这虽然让他稍微有点遗憾,但倒也算是正常,毕竟兴福寺是天下知名的大寺,知客僧再多上几位也属正常。
    而且和上次相同的是,在他捐献出了堪称慷慨的香火钱之后,对方同样非常的热情,而在他提到宝藏院胤荣这个名字的时候,对方顿时显得越发恭谨了,因为在他上次匆匆来过,却未能见到对方之后,宝藏院胤荣已经提前和他们打过了招呼。
    只不过知客僧却有些犹豫,似乎是不太肯定,要不要带浅井长政去见对方。
    浅井长政顿时疑窦丛生,不过从京都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他自然不可能再次无功而返,他索性直接拿出了一些散碎银子,并且这次没有作为香火钱捐赠,而是直接悄悄塞进了知客僧的手里。
    外界对兴福寺的风评也许比长岛城一向宗要好上一些,但是从对方的表现他就看出来了,他们的共同特点全都是贪婪成性。
    知客僧一边嘴上谦让着,一边动作飞快的将银子收了起来,并且转身就开始为他们引路。
    “这位大人,并非小僧不愿引见,实在是宝藏院大人现在的情况不太好,他不一定会愿意同您会面。”
    “不太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我与宝藏院大人在清洲城一见如故,如果他此刻遇到了困难的话,我自然义不容辞。”
    这次没用浅井长政再塞银子,在略微犹豫了一下,又再次观察了一下明显不是普通信众的浅井长政等几人之后,知客僧最终还是选择透露了实情:“宝藏院大人日前曾经前往讨伐妖魔,在战斗中受了点伤。”
    浅井长政瞬间提起了精神,和阿秀、宁宁对视了一眼之后,他们互相都看出了对方的疑惑。
    他们原本以为那次宝藏院胤荣是带领僧兵们去讨伐荒骷髅了,但是看起来,附近还有其他妖怪的存在?
    既然听到了这样的事情,浅井长政自然就更要见对方了,见到浅井长政态度坚决,知客僧这次没有再多说什么废话,而是避过了众多信徒,直接引领着他们走向了后山。
    知客僧越走越偏僻,很快小女忍就以眼神示意浅井长政,要小心戒备,防止对方搞诡计。
    浅井长政当然知道对方在担心些什么,虽然因为常年争夺信徒的原因,兴福寺和一向宗本愿寺几乎水火不容,但如果长岛城一向宗真的能付出足够代价的话,这种仇恨也并非不能暂时中止。
    不过他只是暗中提起了戒备,却丝毫没有就此离去的打算,因为面见宝藏院胤荣的确很有必要。
    知客僧倒是不知道他身后的小女忍早已经用数种暗器瞄准了他的要害,再次翻过了一个小山坡之后,眼前豁然开朗起来。
    浅井长政也大概明白了,为什么对方会带他去这么偏僻的地方了,因为在闹哄哄的山前,可没有多少地方可供宝藏院胤荣竖立这么多的木人、靶子,以及众多武器架。
    和大多数和尚不同,他是名真正专心于武艺的僧人,也难怪他能取得现在的成就。
    这时知客僧也终于停下了脚步,他转身轻声道:“阿弥陀佛,施主,此地就是宝藏院大师的清修之地,还请待我前去通告。”
    “不用了,贫僧在。”
    随着一道略微有些虚弱的男声,面色苍白,甚至脚下都隐隐有些不稳的宝藏院胤荣从屋中走了出来。
    一看到他这幅模样,浅井长政就知道他必定是在短时间内大量失血过,不过既然能走路也能说话,说明他早已经脱离了危险期,剩下的就是多休养了。
    在看到了浅井长政之后,他明显有些意外,但同样也很是惊喜:“原来是浅井大人,之前知客僧告诉贫僧您曾经来过,贫僧还为错过而感叹,没想到您竟然能再次来访,快请快请!”
    见到对方热情依旧,浅井长政也不由得笑道:“我在京都停留了几日,所以顺道就来看看大师你。”
    宝藏院胤荣连连摆手:“不敢当,不敢当,如果不嫌弃的话,浅井大人叫贫僧胤荣即可。”
    进屋就坐之后,聊了几句之后,浅井长政很快就拿出了一串手串,递交给了对方:“大师,这是我在路过一处荒废的寺庙中所得,上面似乎有贵寺的印记。”
    虽然岛左近当日的确受了些伤,但是在他数日的净化法术之下,他早已经痊愈了,相比之下,这串手串中佛光的力量就太过弱小了,还是还给对方吧,正好得个人情。
    宝藏院胤荣下意识的接了过去,然后他很快就瞪大了眼睛,显然有些吃惊,默默念了几句阿弥陀佛之后,他才重新开口。
    “多谢浅井大人,这是贫僧一位师叔的贴身佛珠,他曾经是寺中佛法最高深者,自从他独自外出,意图探询真正的佛法之后,已经失踪了十数年,寺中一直引以为憾。”
    “如果他仍然留在寺中的话,头号僧官甚至住持之位,都未必没有可能,也不知道师叔最后是否找到了佛法的真谛。”
    他言语之间很是有些叹息,显然和那位师叔的感情颇深。
    浅井长政也叹了口气:“大师,那那位师叔的尸体已经被我收敛了,从这串佛珠上来看,他也许已经找到了真正的佛法了。”
    他伸出手指轻轻一点,释放了一点法力,激活了手串,一轮微弱的佛光当即从手串上显现出来。
    宝藏院胤荣瞬间沉默:“这么看来,师叔大概也是遇到了妖魔吧,就像贫僧近日一样。”
    他看向浅井长政,眼神里充满了探询,不止是近日关于对方的传闻,更是因为他想到了当初在清洲城的时候,对方就曾经隐晦的提醒过自己。
    略微迟疑了一下,他才继续说道:“浅井大人,贫僧曾听闻,您在清洲城曾经讨伐过妖魔?并且师承晴明公?”
    “是啊,的确如此。”
    并没有隐瞒,也没有任何夸耀,浅井长政十分平静的把整件事情讲述给对方听。
    虽然当时清洲城里的妖怪数量不少,但他真的不认为杀光它们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只要抛却了恐惧,其实很多下级妖怪,都是可以被武士们所斩杀的,那些斯卡文鼠人也只是仰仗着速度快、身手灵活而已,它们在面对铁炮的时候并不会比普通的足轻强太多。
    当然了,如果是三目八面、樱花树妖,亦或者是堕落的桥姬或者焰虎那种大妖怪,就是完全不同的故事了。
    普通人要想杀死它们,并非完全不可能,但是必定要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
    “阿弥陀佛,不愧是浅井大人,实不相瞒,贫僧近日也遇到了妖怪,所以才落得现在的下场。”“对方看起来像是黑风殿,但是却是黑白相间的,尤其是眼圈处更是与众不同,如果不是它看起来似乎并无杀心,贫僧恐怕也未必能活着回来。”
    说到这里,满脸苦笑的宝藏院胤荣也明显心有余悸,他还是头一次那么清晰的意识到了普通人类和妖怪之间真正的差别。
    但是浅井长政却感觉很有意思,黑风殿,在尼朋一般是指黑熊,因为其数量稀少且实力强大,所以才被尊称为“殿”。
    刚刚对方所说的黑白相间的黑熊,那不就是食铁兽-熊猫吗?
    之前焰虎就说它曾经被对方爆锤了一顿,现在又有了它的线索吗?
    可惜当浅井长政进一步的询问时,宝藏院胤荣却只是非常遗憾的摇头,表示他并不知晓后面的事情,他只知道那头造型独特的黑风殿,不仅自身实力极为强大,而且还非常擅长枪术。
    “枪术?它的武器,是竹子吗?”
    宝藏院胤荣闻言更是点头:“不错,正是竹子,而且还是一把未经任何雕琢,甚至还有清脆枝叶挂着的竹子,甚至连称呼它为枪,都十分的勉强。”
    他一向以枪术自傲,可是在那头黑风殿的面前,自己的枪术简直像是玩笑一般。
    但如果当日对面没有饶过自己,而是当场杀死自己,自己恐怕也不会有任何的遗憾吧,毕竟自己已经见识到了远胜于自己的枪道奥义!
    “这样吗?”
    浅井长政不由得若有所思,它手里的竹枪也未必就真的是普通的竹子,它甚至有可能是一名同样强大的妖怪,毕竟连它一部分断裂的肢体,都能间接的促成了管狐的诞生。
    不过听起来那名疑似为守护灵的熊猫,不仅极为擅长枪术,似乎还保持着相当程度的清明,它竟然饶了宝藏院胤荣一命,这可和那些因为受到污秽而堕落的守护灵完全不同,它又是凭借着什么力量呢?
    但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它目前很明显也是居无定所的,想找到对方可没那么容易。
    又聊了一阵子之后,浅井长政就决定告辞了,今天的两件事情都已经差不多完成了,并且还有额外的惊喜,那自己也是时候去为返回小谷城而做准备了。
    反正看宝藏院胤荣这幅模样,他们兴福寺恐怕是真的没有什么特殊的力量,至少在自己的通灵法眼之中,对方和普通武士并无任何不同。
    临走之前,宝藏院胤荣又将手串递还给了浅井长政:“浅井大人,既然师叔的遗物被您所得到,那就由您继续拿着吧,这就是缘法。”
    虽然不太看得上它,但浅井长政也没有拒绝,毕竟这也是对方的一番好意,而且能够把明显具有特殊力量的它给自己,说明他也的确对自己十分友好了。
    宝藏院胤荣接着又提醒道:“浅井大人,有件事情贫僧觉得有必要提醒您一下,之前长岛城一向宗曾经越界而来,声称是您杀死了他们长岛城的少主,因为他们想要追踪您的踪迹。”
    “虽然暂时被贫僧率领寺中僧众击退了,但是以他们的性格来说,他们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浅井长政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长岛城的报复来得比自己想象中的要晚,原来是对方不知不觉替自己挡了一劫。
    “原来如此,多谢大师。”
    宝藏院胤荣轻轻摇了摇头:“浅井大人不必多礼,就算没有您这件事情,我们兴福寺和他们长岛城也是水火不相容。”
    浅井长政轻轻点头:“我知道了,不过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迟早会让他们付出更大的代价,也许我与兴福寺会有许多共同语言。”
    自己已经让长岛城一向宗损失了数百名精锐武僧,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事情最开始的起因为何,以及到底是谁对谁错,其实都已经没有太多的意义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双方之间的矛盾和仇恨只会越来越深,直到一方彻底消失。
    而浅井长政可以肯定,消失的绝对不会是自己。
    整个兴福寺也不过是几万石而已,四周又全都是有力大名,他们的成长上限其实已经被锁死了,唯一需要担心的是来自于石山御坊的援手。
    但只要自己成功返回小谷城,得以继任为大名,就算石山御坊又能如何?他们的手可伸不到北近江去!
    宝藏院胤荣当然不会知道浅井长政心中所想,他只是低声颂着佛号:“阿弥陀佛,松永久秀数日前就任为信贵山城城主,奉三好家家督之令攻略大和国,我兴福寺需要向筒井家派出援手,否则浅井大人安葬贫僧师叔一事,兴福寺就应当报恩。”
    浅井长政点头表示理解,松永久秀在平行历史上是尼朋战国出了名的恶徒、反骨,但不能因此而忽略掉他强大的能力,和号称“美浓蝮蛇”的斋藤道三类似,他是个军略极强,而且完全不会避讳黑暗手段的家伙。
    什么下毒、暗杀之流,对于松永久秀都是小儿科,再加上背后有近畿最强大的三好家作为依靠,哪怕筒井家有兴福寺的众多僧兵们助战,也很难与其匹敌,这种情况下,他们分不出人手也是极为正常的。
    “无论如何,在对待一向宗长岛城这件事情上,我和兴福寺一定会是很好朋友。”
    宝藏院胤荣顿时笑了起来,原本苍白的脸上也平添了几分血色:“正是如此,理当如此!”
新书推荐: 全民觉醒:开局召唤种族最强者 最强投资系统 诡秘:从刺客序列开始 斗破:开局截胡萧薰儿,献祭药老 成为魔神的我想完成你的委托 都市逍遥狂医 我有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独断万古 明末重生之门 地府:召唤二次元来打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