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哥文学 > 武侠仙侠 > 封神之万兽朝宗 > 第十章 雪羽一片、铁甲三千

第十章 雪羽一片、铁甲三千

    子受看到那个十年未见却仿佛没有太多变化的身影时,劫后余生的喜悦、担忧父王的悲痛、见到师父的思念与放松、浑身真气空乏的无力、还有左肩钻心的疼痛一起涌了出来,当真是五味杂陈。刚毅的少年眼眶中瞬间泛起晶莹泪花,巫之祁杀人之后闪回潭边,一手覆住子受肩头,手中便有一滴玄涡神水渗入伤口,帮他接续断骨经脉,去除淤血。
    少年声带哭腔:“师父,我不要紧,你去看看叔父和姜颐有没有事。”说着就咯了一口血出来,鲜红温热的血液缓缓渗入身前雪地,与雪水混作一团。
    巫之祁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伸出左手一点他胸口,在子受体内注入了一道真气来帮他梳理经脉,再用右手轻轻擦去少年脸上泪水之后,瞬间就回到那处竹屋。
    他先看了眼身穿鹅黄衣衫的女子,那女孩原本对这个突兀出现在房中的陌生灰衣男子十分警觉,但是灵犀一动,随即认出了这个已经听夫君提过多次但素未谋面的师父,站起身哭着问道:“是师父吗?子受的伤势怎么样了?”
    巫之祁确认姜颐没有受伤之后,就蹲下身到比干面前,看着脸色苍白而腰后出血不停的年轻御弟,边伸出一只手止住血流,边声音嘶哑道:“在院外,不妨事。”
    话音刚落,这一晚上受了太多惊吓的少女,勇敢地拔起原本因紧张与恐惧被麻痹的双腿,一瘸一拐地冲出屋外去照看自己夫君。
    巫之祁仔细检视比干的伤口,发现虽有剧毒进入他体内,但是自己曾经赠与比干的一滴玄涡神水早就化去毒素,因此反而肝脏处的出血不止成了最大的问题。
    比干也真是硬气,受此重创而不发一语,直到见到巫之祁的身影方才泄了口气。巫之祁仔细用玄涡神水帮他封住每一个细微血管的出血。说来时间从比干受伤仿佛已经过了很久,但其实子受杀管家宦官,再到与箭手交锋,巫之祁杀箭手,不过是数息时间。加上子受反应极快,刺客一刀只算入体一半。所以巫之祁尚来得及救援。若是子受反应慢些、他出关迟些,当真是神仙也救不回这个年轻人了。
    面有悲容的比干感受到身体里那种血液被抽干的恐怖感觉渐渐消失,反而有一股清凉的灵气游走,让他浑身舒泰,原本因为松了口气就要晕过去的他神智一清,面露苦笑道:“劳烦巫先生了。”
    巫之祁轻轻摇头,小心把脸色苍白的年轻人背到身上,踏步向院外走去。
    子受已在姜颐的搀扶下站起身,师徒二人目光交接,虽然十年未见但是默契自足。已经擦去泪水的子受牵起师父伸出来的大手,只轻轻吐字:“朱凰宫。”
    四人瞬间在原地消失,一团灰影裹挟漫天大雪拔地而起,直向朝歌城中飞去。
    朱凰宫如火般炽烈的宫墙裹上了白色的大雪,宁静而美好,只是这份安宁被突然出现四道身影打破,比干趴在巫之祁背上,看着一晚上连番受到惊吓,被带往空中飞行之后落地还能勉强保持镇静的姜颐。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
    唯有如此逢临大事有静气的女子,才能母仪我泱泱大商之万里疆土!
    他目光移到朱凰宫紧闭的宫门,胸臆中自从出生以来从未有过的一股滔天怒意油然而生。
    不管是何样的逆臣贼子,今夜都要令尔等葬身在漫天大雪之下!
    巫之祁看着三丈高的坚固宫门面无表情,右手握拳平直递出,看似平静毫无异象的一拳砸在从天南火山底运来红铜铸成的宫门。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五百年坚固如一的宫门应声而碎,露出后方汉白玉阶两侧如临大敌的一众甲士。玉阶尽头,站着两个人。
    一者须发尽白,身材干瘦却异常高大,手拄一根细长的龙头拐杖。一者矮壮结实,浑身笼罩在青铜盔甲之中,手持一根足有他两人高的青铜长戈。
    此时子受已经离开了姜颐的搀扶,无视两边兵马,一马当先地走到长长玉阶的正中央。两侧甲士如潮水般退散又聚拢,许多人双手微微颤抖,几乎拿不稳手中兵器。
    身穿一身深红衣衫而看不真切肩头洇血的少年傲然站立,在云梦山巅散开后又被妻子紧紧系起的长发随风再次散开。子受周身自有一股真气弹开纷扬的雪花,呈一个真空圆球拱卫在他周围。
    满腔怒火不得出的少年见到玉阶尽头这两人,阴怒更盛:“祖侯?陶帅?”
    长阶尽头二人微微躬身。
    子受一声暴喝,如天雷炸响宫中玉阶,手指高痩老人道:“祖保!你已是三朝元老,我父王封你为侯、直与圣贤伊尹并列,大商五百年仅数人有此尊荣。太师闻仲身在外廷慑服蛮夷,内廷之中便以你为尊长,只等我登基你便是辅佐四朝天子的大商第一权臣。”
    子受单手再往右一指向矮胖中年人:“陶北!你身为我大商太尉,统御九州兵马,为万军之帅,便是以兵锋指向堂堂寿王来反哺孤之大商?”
    少年暴喝之后又忽然展颜一笑,这情绪的极端转变使台上的两人仿佛第一次认识这个男孩,陶北看着子受的笑脸更是有一种浸入骨髓的寒意缓缓升起。子受双手负后,语气温和中却带有淡淡的遗憾:“那大乘巅峰的箭手便是你亲弟弟陶南吧?你二人被尊为大商国朝双璧,一者智谋无双文武全才,一者武道登峰已是大乘箭手,最擅万军丛中千丈之外取敌将首级。”
    “他外放二十年战功卓著,只等回朝歌便可领太宰高位,到时候兄弟二人同列三公何等荣光?”
    “只可惜他等不到了。”
    “只可惜这一场大雪过后,我大商再无陶家双璧。”
    玉阶之上的中年人黝黑的右手紧紧握住青铜长戈,漠然取出悬挂在腰畔的面甲覆盖面庞,一滴泪水自无人见处流下。
    那老人脸色阴沉,显然想不到只差一步可登仙更是远程狙杀从未失手过的大将军陶南,在连布先手之时居然没能杀了这个年仅十六的少年。只是声音阴冷咬牙切齿:“寿王子受犯上作乱,谋逆杀害帝乙企图篡位,众甲士,取逆贼项上头颅者,封万户、万金、赏田万顷!”
    一直沉默的陶北长戈直指子受,大喝一声:“杀!”
    玉阶两侧千人执戈、千人举盾、千人弯弓。
    三千人同声大喝:“杀!”
    冲天杀阵透朝歌。
    子受双手握拳,一振红袖就要当先杀去。
    身后传来一道浑厚声音,有些缅怀眼前似曾相识的少年人一袭红衣,有些感慨姜颐小小女子跟随夫君直面三千铁甲而无惧色,有些心疼背上那个重伤年轻人飘落在他眼前的几根发须中不细看就忽略过去的一根白发。
    他无声地叹了口气,站到子受身前淡淡道:
    “新婚燕尔,若不能护住自己娇妻,怎可称为英雄?”
    “若不能护住自己至亲不受伤害,又怎能做一国之主来保护天下万民?”
    “子受,我今夜便借此大雪,让你见识何谓仙人手段。”
    一道雄壮的灰衣身影,放下背上虚弱的比干交到面色激动泛红的子受手中。
    子受紧紧搂住娇妻,扶住叔父比干,睁大眼仔细看向师父。
    祖保瞪大双眼,打量这个原以为是王府仆役的一身灰衣男子,心中泛起一阵不详的预感。
    巫之祁佝偻的身影挺胸舒展抬头站立,仿佛一双铁肩就担住了漫天风雪与如同泼雨般飞射而来的箭矢。
    这个雄壮的男人一眯眼时,洪荒屠戮无数年凝结出的滔天杀气勃然而发,充塞天地!
    直直霸道碾碎三千甲士刚刚提起的气魄。
    天公降雪三百万,我只取一羽杀千人。
    杀三千甲!
    一根形似鹤羽的雪花飘落到巫之祁眼前,他手上忽然覆上一层幽蓝水膜,轻轻伸指就夹住了那片雪花,雪花由雪白转为幽幽蓝色。
    由一片白雪变为杀人冰羽。
    弹指间冰羽绝迹而去。
    漫天飞射而来的箭枝骤停,漫天风雪亦骤停,只一道冰蓝鹤羽四处穿梭,于众甲士喉间穿过,见血冻血,刹那封喉。
    三千人尽是喉头破开一条血线而死,玉阶尽头那个矮壮将军浑身甲胄破碎,眉心直直插着一道冰羽倒地,双眼瞪大,死不瞑目。
    一袭灰衣飘然而至颓废坐地的高痩老者身前。
    带他回到红衣少年脚下。
    老人两眼无神浑身瑟瑟发抖,喃喃道:“老朽有幸见过地仙境界的大能人物出手,纵是能杀透千军再飘然离去,也不可能将这等壮举挥手而就,我朝甚至有不愿逃走的仙人被甲士围攻致死的记载,怎么可能有人如此轻松就杀尽三千人呢?”
    “你……你究竟是谁?”披头散发的老臣双目浑浊中带有一丝癫狂色彩地抬头望向巫之祁。
    子受刚从先前那震撼一幕中回过神来,冷笑道:“我师上古涡神宫主巫之祁。”
    “此乃我师以仙人法力,施准圣手笔。”
    “凝一雪羽而杀三千人!”
新书推荐: 都市奇门医圣 旧爱新欢,总统请离婚 任何怪诞都逃不出我的手册 艳鼎丹仙听书 袁尊太古龙尊 战武当 太上武神诀qq 乡村小仙医全集 永世宇主 状元娘子养成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