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哥文学 > 武侠仙侠 > 封神之万兽朝宗 > 第四十七章 我在这里等着你

第四十七章 我在这里等着你

    黄飞虎如同一只矫健的豹子,在湿滑的海边石壁上纵跃前行,手中青铜军刀偶然泛起一道幽深的光芒。
    他在心里暗自盘算,前方共有四个敌人,应该都是元婴期到化神期不等的实力,如果超过这个范畴,他们绝不会发出响动让自己察觉到。如果低于元婴期,他们的实力并不够偷袭南营,即便士卒在营帐沉睡,但是夜间巡逻的军士都是实力高强的好手,甚至有一个金丹期修为的标长,既然连他的遇害了,那来犯的敌人绝对是高于金丹期修为的。
    如果只有这四个人,黄飞虎完全可以自己解决掉他们,他不让旅帅古川跟过来是担心调虎离山,可古旅帅不放心的地方在于,如果敌人是利用这个名叫“黄翼”小卒子引蛇出洞呢?
    从黄飞虎发出示警到他飞身追来,其实只过了很短的一段时间。
    风雨之急骤,丝毫未减!
    黄飞虎不得不用一层薄薄的真气覆盖在身体四周,用以隔绝无孔不入的雨水,防止它们渗透、沾附到甲胄兵器上,增加它们的重量,影响自己的出手速度。
    今夜的袭营是标准的夷人手法,阴险狡诈,虚虚实实,令人防不胜防。就如同这些年他们神出鬼没一般在东海周围不时出现,烧杀抢掠一番又悄然遁走,给百姓们带来数不清的苦难与折磨。
    平时书卷气浓厚,但此时浑身杀意熊熊燃烧的黄飞虎咬牙切齿,南营中可都是在战场上一同杀敌,帮战友挡刀的好男儿!
    可是当他冷静下来仔细思考的时候,心中不禁有些发毛。
    这么大的风雨,又是在波涛汹涌,暗流无数的怒海之旁,这些夷人是怎么找到海沙营位置,并且有能力有魄力在如此恶劣的天气前来袭营的?
    这还是那些狡猾凶恶,却又胆小谨慎的夷人吗?
    黄飞虎心中疑窦重重,但是脚下丝毫不慢,反而提高了追击的速度,眼看就要追上那四个黑衣人,可那四个身影却突然消失了!
    黄飞虎心中一惊,运起真气,眼前的景象突然就清晰了许多,他默默与第一天入海沙营就记住的地形图对比,想起了前方正是一片悬崖。
    原来是想从悬崖处逃生,他冷冷一笑,脚下步伐加速,如一道黑色的狂风,直飞悬崖边缘!
    他的身体已经快要到达悬崖最边缘的角落,放在他面前的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任由这些人从海中逃生,一个是入海亲自追击,按常理来说,从离悬崖这么近的地方跳入海中,这海面风高浪急,水性再好的人也不可能逃得远,最大的可能就是被暗潮拍击到坚如铁石的崖壁上变作一滩肉泥。
    可是今夜这些神出鬼没的卑鄙小人既然能来袭营,谁知道他们有没有从巨浪之中逃跑的法子?
    追!
    敢来犯我海沙营,就必要让尔等有来无回!
    转眼之间主意已定,黄飞虎不再犹豫,直接冲向悬崖以外,准备入海追敌。
    就在黄飞虎刚刚冲到悬崖边缘,准备再踏一脚地面,借力往前跃入海中时。
    一道阴险而锐利的刀光如索命幽魂,突然由悬崖下方如铁般的石块中出现在了他的脚腕处!
    如果这一刀砍实了,就算黄飞虎已经入了肉身力量登峰造极的炼虚境,怕是也得被卸下一只脚来!
    黄飞虎却仿佛早有感觉,暴喝一声,身体突然在半空中拔高了一截!
    凌空飞起的一段距离刚好躲过了阴险的刀光,而黄飞虎的身体更是十分诡异地在半空中翻了个跟头,双手握住军刀,头下脚上地直指刀光出现的地方,如刺杀君王的刺客,决然而勇猛。
    一道血光在暗夜中如泉水般飞洒在半空,又迅速被不停砸落的雨点冲走,血腥味还没来得及传播,就消散在了崖边的狂风中。
    一声闷响从崖下传出,砍出这一刀的黑衣人都没来得及发出痛呼,天灵盖就被这角度诡异的一刀洞穿!
    黄飞虎自上而下的决绝一刀,自头顶百会穴狠狠扎入了敌人的身体,把他硬生生串在了刀上!
    黄飞虎下落之势被这一刀阻拦,降落的速度瞬间变得缓了下来,他还没来得及细看周围的景象,一道幽暗的刀光就从垂直的崖壁劈向他的大腿!
    大腿内侧,靠近小腹的地方血管十分密集,刺客的这次出手,是要让身在空中根本来不及止血的黄飞虎一路飙血,从高高的崖顶落到地面时就血尽而亡。
    好阴毒的手段!好狠辣的心思!
    黄飞虎正是刚刚杀掉一人,军刀还插在他身体中的关键时刻,此时无处借力的他又要怎么来防这一刀?
    黄飞虎在空中果断弃刀,然后出掌!
    在黄飞虎前二十多年的人生中,这对本来一直用来翻阅竹简的手掌,很奇异地没有世人想象中的细嫩白皙,反而在手心中有着厚厚的老茧。
    就算他这几个月在军伍中苦练刀法,十根手指根部也不可能形成如此厚实粗糙的老茧。
    这双在暗夜中泛着十分清晰的土黄色光芒的双掌,哪像是一个新兵的的双手,明明是是一个每日苦练刀法十余年的用刀老手,坚持不懈之下才能拥有的结实手掌!
    那个刺客用独门秘法死死吸附在崖壁之上,宛如壁虎出舌一般迅捷地出刀,可那双手掌就是化神初期的他看到此生最后的场景了。
    黄飞虎一掌拍在刀背,直接把那柄刺客以秘法炼制的贴身暗沉长刀拍断!
    一掌之威,暴烈如斯!
    一掌拍刀,一掌毙敌!
    满是老茧的手掌被微黄的真气布满,在他拍断了长刀之时身体刚好与刺客只有一尺的身位差距。
    此时黄飞虎平直出掌,刚好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拍中刺客的头颅!
    黑衣人的头颅轰然破碎,如一个熟透了的西瓜被砸到地上。
    红色混着白色的浆液在空中飞溅,一个化神期修为的刺客就此死去。
    黄飞虎毫无杀敌之后的欣喜快感,这几个月来在军中与东夷人不停搏杀,或许境界的提升并不如之前默默闭关的时候,可是对于武道意志以及对敌心性的锤炼,绝对是闭门造车再久都无法得到的巨大提升!
    没有什么地方比战场更能考验人性,更能磨炼心志。
    一共有四个人。
    黄飞虎刀杀刺客,掌毙强敌之后,体内法力几乎消耗一空,在运转小周天循环时算起敌方人数来。
    还有两人。
    他的身体正在气息流转的关键时刻,两道幽黑厉芒一闪而逝,一道射向黄飞虎的双眼,一道射向他的心口。
    空中无处借力,纵使炼虚境的高手也不能在空中飞翔,一身横练体魄只有基于双脚站立在土地上,才能真正发挥出威力。
    何况黄飞虎家传武功本就是属于厚重深沉的土属性功法。
    黄飞虎不动声色,眼睛居然连看都不看那两道厉芒,只是死死盯着崖壁上那两个趴伏地很紧的身影。
    手中微黄色光芒再闪,略微恢复了一点的法力在瞬间消耗一空。
    双掌再出!
    那两人境界想来倒不算太高,黄飞虎估摸着只有元婴巅峰修为,不然他们应该会选择更加稳定地出刀,而不是动用全身法力只能趴在崖壁上瑟瑟发抖,只敢偷偷用这种脱手之后就无法控制的小箭来偷袭。
    但是,那两个人也就变成了活靶子。
    双掌隔空拍击,两道微微泛黄的光芒直接把那两人拍死!
    在他出手的同时,黄飞虎收腰缩腹,于半空中近乎绝境之处躲过一道利箭!
    然而就算黄飞虎是年纪轻轻就达到炼虚境的天才人物,也没能把这阴毒的两箭都给躲开。
    一道厉芒带着一股大力穿透他的右肩,把黄飞虎还在空中的身体都带的飞起,足足在空中横移了三尺距离!
    低低的闷哼从黄飞虎口中发出,鲜血在空中肆意流淌,染得青铜甲胄的色泽更加暗沉。
    黄飞虎的身躯在空中急速下坠,他竭尽全力伸手堵住了喷涌的鲜血,用法力暂时封住血口,钢牙紧咬,开始调整身体在半空中的姿态准备落入海中。
    一个人从高空坠落,能落到水中看似是比地面要好得多的选择。
    可是当距离足够高的时候,哪怕是一处平静的水面,对人体来说都会如同钢铁一般坚硬!
    何况是暴风雨肆虐不休,巨浪轰鸣着拍击崖石的怒海海面?
    黄飞虎要怎么做才能消解这股巨力?还是任用愤怒的海洋对他的身体造成无可挽回伤害的冲击?
    一道泛青的光芒出现在他脚下,在即将接触海面时,温柔地托了一下极速降落的躯体。
    一卷无名竹简出现在他脚下,随他一同冲进仿佛有着无穷巨力要施展的渤海之中。
    青色的光芒柔和如一个光罩般护住了他受伤的身体。
    随后在海浪的拍击下缓缓消散,变回一卷无名的老旧竹简。
    黄飞虎挣扎着身体,发现自己已经摔在了海底纷扬的黄沙之中。
    这时一道阴森的声音忽然在海底响起。
    “不愧是海沙营古川古旅帅,这都没能杀掉你?”
    “可惜啊,还有我在,所以你可以去死了。”
新书推荐: 都市奇门医圣 旧爱新欢,总统请离婚 任何怪诞都逃不出我的手册 艳鼎丹仙听书 袁尊太古龙尊 战武当 太上武神诀qq 乡村小仙医全集 永世宇主 状元娘子养成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