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哥文学 > 武侠仙侠 > 封神之万兽朝宗 > 第六十八章 雾

第六十八章 雾

    从子受听到那声骨笛声到现在,已经过了六个多时辰。
    人们形容天仙境界的神妙之处,通常会说一句:朝游北海暮苍梧。
    早上还在极北的北海,晚上则到了天南的苍梧城。
    一日之内游遍洪荒。
    虽然如今的洪荒早不是最初的模样,但是能在一日之内走个来回,毫无疑问是极高妙的境界。
    按理说子受全力飞行,这段时间都够在东海走个来回,而且他在余皇上留了印记,怎么也不至于找不到船队的位置。
    此时已经是夕阳西下,眼看就要入夜,子受此时究竟在哪儿呢?
    东海中心波涛微动,海水在夕阳照耀下红如鲜血,一袭红衣的子受大袖飘舞,横戟胸前,轻轻浮在海面上随着浪涛一同律动,身体被夕阳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对面是一团纯白而浓厚的云雾。
    即便是在空旷晴好的海面之上,被海风轻轻吹拂,这一团云雾都没有被吹散,甚至海风拂过时,连一丝云气都没能吹走。
    云雾隐隐是个人形,想来是有个人隐在云雾中与子受静静对峙。
    不知他们已经对峙了多久。
    “陛下果然天纵之才。”
    云雾中传来一个缥缈空灵的男子声音,似真似幻,听不真切,只是语气十分感慨。
    子受像巫之祁那样习惯性地眯了眯眼,眼中一道幽蓝光芒一闪而逝,他并不答话,不知道是不屑于回答还是另有隐情。
    “可惜了,如果不是您已到天仙境界,大商的王座今后可能就要换个人来坐了。”
    那声音玩味,仿佛并没有遗憾。
    “不过,这样才有些意思,不然对手太不堪一击,也是很无趣的事情啊。”
    “借助外力或许能保你一时,但终究不能保你一世。”
    子受终于开口,冰冷的声音在海面上响起。
    “朕终有一日要亲手杀了你。”
    那团云雾中的人听后轻笑了一声:
    “外臣项上头颅,只等陛下来取。”
    “只是您或许该多担心担心您的船队,我拖住了您一天,那么他们的处境或许不太妙哦。”
    雾中人又轻笑了一声,不等子受答话,他就化作一团流云飞上天空,以极快的速度向西方飞去。
    只有声声骨笛轻轻吹想,空寂而凄凉。
    子受全身紧绷的肌肉终于松弛,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很多,他盯着那团流云,眼眸中的幽蓝光芒渐渐消散,知道就算自己全速飞去也追之不及,只好冷哼一声,放弃了追过去的想法。
    清晨他离开船队孤身追寻着笛声,不多久就见到了那个藏在一团云雾中的人。以他的眼力,一眼就看出来包裹此人的云雾与困住舰队的云雾份属同类,知道这两天受到的袭击十有八九就是此人搞的鬼。
    就在他准备一鼓作气追上去然后杀掉这个装神弄鬼之人的时候,一种莫名的危机感突然笼罩住了他的全身。
    仿佛他再往前多走一步,就会陷入绝大的危险之中。
    危险来自于未知,也来自于他直觉的判断。
    他一向信任自己的直觉,于是他停下脚步,只是静静地注视着云雾与雾中人。
    雾中人的耐心也极好,一句话不说地静静等着,不过子受能很分明地感受到雾中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自己。
    这一对峙,就到了傍晚时分。
    仿佛终年不化的云雾终于有了些动摇,子受无法判断是此人示敌以弱还是真的支撑不住,但是心系舰队的他不敢冒险尝试,只能与那人说了几句话,然后任他飞走。
    不过一天的观察并不是全无结果,他早就在刚开始与此人对峙时就用玄涡神水覆盖住了自己的双眸,仔细观察着云雾。
    玄涡神水可化万物也可破万法。
    笛声不是关键,或者说可能只是障眼法。
    这种云雾对人体并无影响,但是可以驱使妖兽,要么是含有某种药物,要么就是某件法宝释放出来,天生拥有这种能力。
    如果是药物,那么不可能对各个种类的妖兽都起作用,应该是只能特异地针对某一种海兽,所以后者的可能性较大。
    那么就是一件能够御使妖兽而且放出云雾的法宝。
    是那只他用来吹奏的骨笛吗?
    不过这种法宝使用起来消耗极大
    子受一面感受着自己留下的符咒,往舰队方向飞去,一面默默想着。
    从此人飞行速度来看,比自己全力飞行只略快一筹,除非他也是天仙境界,且只比自己略强些,但是如果真有这等神异法宝,那么他没道理不借此和自己战一场,绝不应该只是摆出一副防守的样子,等待自己主动出手。
    而且既然敢防守,那就证明这件法宝的防御力极强,至少能挡住手持太漪的自己全力进攻。
    那么他本身的境界绝对不会比自己更高,而且仙境之人突破境界天地间总会生出感应,大商王室历来会搜集天下武夫资料,他想遍人族之中的高手,不记得有这么一个善使云雾道法之人。而且他最后身形摇晃,应该是与他对峙一天之后,境界不足,承受的压力又大导致的。
    所以他应该只是借助了那件能够驱使妖兽的法宝之力。
    可是自己觉察到的危险感又是从哪儿来的呢?
    应该是某种阵法,被他提前布置好之后,只等着自己上钩。此人法力不足,就算借助法宝之力也无法力敌自己,所以想要借助阵法之力来完成刺杀,不过自己足够警觉,没有再深追下去。
    如果不是心系舰队,他倒是真可能去阵法中试试,毕竟从师父闭关之后,他已经很多年没有酣畅淋漓地打一场了。
    何况有玄涡神水在,那阵法未必拦得住自己,所以那人言语中虽然有些遗憾,但也并没有太痛惜的感觉。
    自称外臣?
    如此称呼,要么是朝歌之外的外廷中某个臣属。
    要么,就是八百镇诸侯手下之人。
    听他的口音字正腔圆,不似四方蛮夷中人,不过也可能是雾中人放出来妄图迷了自己双眼的烟雾。
    一件能在海面上放出许久不散的烟雾来御使妖兽的法宝,还能拥有极快的速度与极高的防御力,能使较低境界之人发挥出极强的实力。
    法宝如此神异,应该有了师父口中先天灵宝的级别吧?
    不知是洪荒中那件法宝,此人又是从何处得来。
    等他出关后得仔细问问。
    一个自称是外臣的雾中人。
    看来自己让殷破败搜查的大方向是对的。
    不管那人是不是所谓“外臣”,都要查一查各个诸侯的部属。
    在他征伐东夷的旅程中设局阻截,还藏在云雾中如此装神弄鬼之人,他应该就是东夷人所谓的军师无疑了。
    子受冷冷想着,往回飞了一阵就见到从云雾中杀出重围的舰队。
    此时已经入夜,舰队中的将士们见到那袭红衣归来,总算是松了口气。
    辜季连忙上前,从陛下手中接过太漪长戟,随后就跟在他后面向船舱走去。
    殷破败也走到子受身边,身材极高的他当然不会让陛下仰视自己,而是佝偻着身子一边走一边快速地向子受汇报这次的损失。
    “士卒伤三万人,亡五千。”
    “冒冲小艇伤损共五百一十二艘,除了发现兽潮后第一时间回到船上的还有备用的那些,几乎都毁了,小翼伤损八十七艘,大翼伤损十四艘。所有舰船目前都正在修整。”
    “此次所携带清水损失较多,等陛下下旨,请修道者多制备些清水储存。”
    “预计三天之后到东夷,除去负责辎重的士卒,到时候可有九万将士休整完毕。”
    “足够杀尽东夷人。”
    就算是在汇报将士伤亡时,殷破败的语调都是低沉而冷静,唯有说道最后一句话时,杀气毕露。
    子受已经走到船舱,辜季把太漪放在了架子上,然后很小意地为子受倒了杯茶。
    听完战报的子受一口饮尽了杯中灵茶,沉默了会儿。
    “将士遗骨?”
    “已尽量收殓,请修道中人制造冰寒气息保存,返程时皆归乡里。”
    大商军中士卒,死四方蛮夷、死疆土死国门,骸骨皆须归乡里。
    将士死后各地官府须赡养其父母,照顾其遗孀、抚养其子女,直到他们有养活家人的能力。
    这是五百年不变的铁律。
    因此商人才不仅勇武好战,而且甘于将一腔热血尽洒边疆。
    子受点了点头,脸色好了些,说道:“吹笛人应该就是东夷那个军师,他有件威力极大的法宝,那片古怪的浓雾应该也是法宝造出来的,这次没能抓到他。”
    殷破败有些吃惊,能让天仙境的陛下无功而返,那人不但狡诈阴险,还有强悍的法宝傍身,果然有些难办,他皱眉想着。
    “上次让你查各诸侯府中人,不要松懈,那人在朕面前自称是‘外臣’,说不准就是哪个侯府中人,有结果后立刻用玉符传递消息给我。”子受的声音中有些疲倦,沾了点温凉的茶水揉了揉眉心道。
    殷破败抱拳领命,离开了船舱。
    子受躺倒榻上,双手枕在脑后,盯着船舱的天花板默默思考,疲惫与紧张了一天一夜的身躯终于放松,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轻微的鼾声响起。
    一直站在角落的辜季轻手轻脚地走上前,温柔地替陛下盖上了一层薄被,在船舱中盘腿坐下,沉默地守护着酣睡的子受。
新书推荐: 都市奇门医圣 旧爱新欢,总统请离婚 任何怪诞都逃不出我的手册 艳鼎丹仙听书 袁尊太古龙尊 战武当 太上武神诀qq 乡村小仙医全集 永世宇主 状元娘子养成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