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哥文学 > 都市言情 > 私房钱游戏 > 第134章:暴露,戳破【求自订!第一更】

第134章:暴露,戳破【求自订!第一更】

    江鸿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老爸一眼。
    他以前,也是和老爸喝过酒的。
    尤其是成年之后,在上大学之后,他几乎每次回家,都会和老爸喝上两口。
    所以对于老爸酒后是个什么样子,他非常清楚。
    老爸也是老徐那样,喝完酒酒劲儿一上来,就要直接去睡觉的那种。
    哪像现在这样,还要到楼上去吹吹夜风醒酒?
    开玩笑呢?
    老爸这很明显是有话要和自己单说啊。
    不过转念一想,这似乎也挺正常的。
    就好像刘桂香会一直拉着闺女说话一样。
    现在,江国涛会拉着他说话,也是可以理解的。
    另一边的陈慧芳,也是一副非常理解的样子。
    她和江鸿的想法是一样的。
    全都认为,江国涛这是平时说不出来什么心里话,很少和儿子交流。
    这一次,好不容易遇到机会,趁着机会合适,也趁着酒劲,就想和儿子说一说心里话。
    所以她走到儿子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儿子的肩膀。
    “小鸿,你就陪你爸到阳台去吹吹风吧,注意点保暖,穿上外罩。”
    江鸿点点头,扶着老爸的手臂,侧头看了一眼徐婉。
    意思是让徐婉不用等他,先去睡觉就好了。
    紧接着,父子俩就一前一后的上了楼。
    陈慧芳则拉着徐婉又说了一小会儿话。
    白天,陈慧芳和刘桂香在一块的时候、三个人围在一起的时候,以及现在只有她们两个人的时候,陈慧芳说的话题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现在有机会和徐婉私聊,自然是小心翼翼的询问了一下江鸿和徐婉之间的感情关系。
    徐婉这几天将工作都给彻底搁置了,就是为了处理好两家关系的。
    现在自然非常耐心的陪在婆婆身边,和婆婆说东道西。
    目前来看,婆媳和谐。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最难以轻易解决理清的婆媳关系,在江鸿这里显然并不成问题。
    陈慧芳对徐婉的满意程度,一直都是一个饱和乃至于溢出的状态。
    她是真的真的从来没有想到,江鸿会给她找到一个这么完美的儿媳妇。
    自然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徐婉也觉得,陈慧芳特别的可爱。
    虽然看上去是长辈,是做母亲的,但仔细交往下来,徐婉感觉这就是个放大版的江临。
    她完全可以按照对待降临的方式,来对待陈慧芳。
    就默默倾听陈慧芳说的话,在最后发表一些自己的观点就好。
    这样的相处模式,其实非常的轻松。
    比她一开始想象的要好的太多太多了。
    其实……她也早就应该想到。
    能够培养出江鸿和江临这两个优秀孩子的陈慧芳,肯定是个特别特别好的人。
    ……
    楼上。
    父子俩人倚着阳台的围栏,看着黑漆漆的夜色。
    江鸿特意给老爸的身上,披了一件外套,自己也随便披了个马甲。
    夜风还是很凉的。
    父子俩,沉默了一段时间,谁都没有先开口。
    江鸿还以为老爸又要像是那天回家的时候,说一些比较难说出口的话,所以深吸一口气,先一步开口。
    “爸,其实你啥都不用说了,我都懂。”
    “成家之后,也许我回家的时间就少了,但您和……”
    他刚说到这里,却被江国涛伸手打断,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老江的双手捏在外套的领口,侧过头来看向江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江鸿觉得老江脸上的酒意,居然完全消散了。
    甚至是……一点没有。
    完全没有了刚刚在楼下的时候,那一副醉醺醺连路都走不直的样子。
    江鸿还以为自己是因为夜色的原因,看错了……
    但阳台有灯,他俩也是开着灯的,还挺亮的。
    应该,不至于看错。
    老江就看了他一眼,就又回过头,继续朝着外面视野开阔的夜景看去,亭台楼阁,灯火阑珊。
    又是沉默了一下,他突然开口。
    “小鸿,爸知道你是个啥样儿的人,所以你这些话不用再说一遍。爸也知道,你是个老实孩子,是个孝顺孩子。”
    “所以,其实……我和你妈,对你挺放心的。你这孩子,虽然看起来的不声不响的,但心里完全有自己的主意,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你的心里有个非常明确的界限。”
    “所以,在你的人生重要选择这方面,爸不会强行插手进来,替你做决定。爸也相信你是一个成熟的、理智的成年人,拥有着远超过同龄人的理性。”
    老江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柔和、慈祥。
    让江鸿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点啥,内心里暖烘烘的。
    这种能够完全被自己的家人信任的感觉,真的挺好。
    但让江鸿没想到的事情是,老江的话说到这里,口风突然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转变。
    略显突兀。
    “你不喜欢吃酸菜,对吧。”
    “啊?”江鸿愣了一下,突然觉得夜风吹在身上格外的凉嗖嗖的。
    把身上吹的都是一片木然的。
    头皮有些发麻?
    “怎么会?爸,你说啥呢,平时在家里的时候,我不是也经常做酸菜鱼和酸菜粉丝汤吃吗?”
    老江没有直视江鸿,所以江鸿看不到他的脸上到底是个什么表情。
    但江鸿却有一种感觉……
    就好像老爸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一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特别理性、完全能够看穿一切的人。
    实际上……江鸿真的不喜欢吃酸菜。
    之前也正是因为他不喜欢吃酸菜,觉得酸菜的味道会让人望而却步,所以才想出了拿腌菜缸这个刁钻的地方当藏钱点的。
    可,没想到老江居然看穿了,而且还点破了出来。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在腌菜缸下面藏了钱的事情……已经暴露出来了?
    居然……被老江给看破了。
    他还是有些不太敢相信。
    所以继续认真的盯着老江。
    老江语音平缓的继续说道。
    “那是你给我和你妈、还有临临做的,我们三个爱吃酸菜,你也是在迁就我们。而对于你本身来说,你不喜欢酸菜,家里积酸菜的缸你平时基本都不会去碰的。”
    “你是能吃,但绝对说不上喜欢吃的地步,更说不上要到特意定制一口酸菜大缸的地步。”
    往常,江鸿做酸菜鱼之后,都会尽可能的挑里面的鱼肉吃,或者干脆不吃,扭头去吃别的菜。
    虽然老江从来没有把这个话题,扯出来放在明面说过。
    但原来,早已看穿……
    “爸……”江鸿的额头上沁出了一层冷汗。
    没想到,老江居然还真的把他给摸透了。
    他完全没有想到,现在居然会是一个这样的局面。
    他爸竟然瞬间化身成为了名侦探,就差指着他的鼻子说:“真相只有一个”了。
    好在,有镇定+1的辅助,他才没有完全破防。
    还能暂时保持冷静,继续听着……
    脑袋里飞快的思考着对策。
    老江也没有对这个话题特别的藏着掖着。
    毕竟,他把儿子给叫上来,就是为了这个事情。
    他当然没必要去七拐八绕的旁敲侧击,还不如直接点破。
    “你一向是个非常节俭的人,也不可能为了要吃个酸菜,就随随便便的花出个几百块、上千块钱去定制那样一口缸,没错吧。”
    “爸……”
    “那个腌菜缸下面,有一个隔水层,空间绝对不小。”
    “爸……”
    江鸿深吸口气,这下他是真的确定了,他爸是一点点醉意都没有。
    刚刚那一副酒劲儿上涌上头的样子,不是真的?
    他直勾勾的盯着老江。
    搞不清楚,为什么今晚的老江,和平时区别那么大。
    难道说,从前的老江都是在演戏?
    老江的真实面目,其实是现在这个冷静睿智,能够逐步分析出问题关键的老油条?
    真就是……人活一世,全靠演技?
    这特么叫老实人?
    江鸿也不是傻子。
    他当然意识到,能够敏感的察觉到他的安排、布置的老江,一定是一个藏钱水准很高的老油条。
    一个……像老方那样的老油条!
    江鸿之前一直都不确定这个事情,就是因为,一直以来老江在他眼中的老实人形象,实在是太过根深蒂固了。
    所以,尽管老付已经明确的告诉他,“越是老实的人,藏钱水准可能就越高”,他依然无法完全确定,老爸是不是个藏钱高手。
    可这一次。
    他却是彻底的确定了下来。
    老江,是,个,老,油,条!
    他之前完完全全的看走眼了!!
    果然,自从他详细了解到藏钱者的世界之后,就越发的发现,这个世界更为复杂也更为奇怪的一面,正在朝他逐步展现出来……
    这个世界,好像就真的完全和他以前看到的世界,完全不一样了。
    他的三观一次又一次的打破,然后又一次又一次的重建。
    可是……
    话又说回来?
    老江真的是个老油条,那么,他该怎么办呢?
    趁机学习一下藏钱技巧吗?
    还有,老江在这个时候,戳破他的布置,到底是个啥意思?
    他脑袋里这么思考着,有些不得其解。
    站在他对面的老江,在这个时候也扭过头来盯着江鸿。
    嘴里的话风不着痕迹的转变了一下。
    “当然,这也可能是儿媳妇的要求,你只是满足儿媳妇、迁就儿媳妇、宠着儿媳妇而已,对吧?”
    这话说出来,就好像是给江鸿的脚底下铺了一个台阶。
    既戳穿了江鸿的布置和安排,又没有完全戳穿。
    并且把“我对你的私房钱不感兴趣,安心”的这个信息,传递给了江鸿。
    江鸿长松一口气。
    他还真怕发生许河家的情况。
    不过转念一想……许河家和许河作对的那是老丈人,这可是他爸。
    他爸能害他嘛?
    男人何苦为难男人呢?
    一个父亲更加不可能为难儿子了。
    所以想到这里,江鸿心里已经松了一口气。
    老江现在戳穿这个,应该只会给他带来好处,不会给他带来坏处。
    绝对是利大于弊的。
    他没插嘴,继续听着。
    说完了腌菜缸,老江又继续说着他的发现。
    “那几个花盆花瓶里面的绿植,都是新种的吧,土还是新的。”
    “是。”
    “你从来没说过,你喜欢在家里放这么大的装饰绿植?之前爷爷院子里的那些花花草草,你从没多关注过。我记得你说过,‘有那些空间种这些花草,还不如种点花生土豆。’,这是你说的吧?”
    “是。”
    “当然,新家这里地方宽敞,特别需要这些装饰物,那也就另说了。”
    老江再次来了个浅尝辄止,三过“藏钱点”而不入,只是点了江鸿一下。
    随即他看着江鸿,江鸿也看着他。
    父子俩突然对视一笑。
    “爸,你是真厉害,随随便便就把我看穿了,厉害厉害,我还真以为您是个特别老实的人呢,看来是我肤浅了……小丑居然是我自己?”
    江国涛憨厚的笑了笑。
    “儿子,你说啥呢,爸怎么听不懂呢?”他挠了挠头,一副特别老实的样子,笑着说道。
    “不过……你妈确实说,男人还是有层次一些更好,她喜欢有层次的人。你爸虽然没啥本事,做不到那么的有层次,但也一直在努力之中,哈哈。”
    江鸿撇了撇嘴。
    老江装傻能力满分。
    “爸,既然你都说到这里了,那就别打哑迷了,你到底想表达个什么意思?”
    老江笑眯眯的看过来。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告诉你,警醒一点,别以为自己把自己的后路全都给堵上了,就是真的安全了。”
    “你现在一点后路都不给自己留,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是犯了藏钱的严重错误和大忌讳了。”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刚刚结婚,就要大费周章的开始藏钱,也许是受了你身边一些朋友的启发。爸只能说……你能这么早明白这个道理,挺好的,婚后男人给自己藏点钱,留点小金库,是完全有必要的。”
    “不过,藏钱的意义在于,你需要花钱的时候能够随时随地的取出来,而并不在于你能藏很长很长时间、让别人发现不了,这不是小孩子捉迷藏。”
    “你藏进去,想取出来,这可就是一件麻烦事儿。这么藏着,还不如放到银行去还能吃个利息钱。”
    江鸿笑笑,并没说话。
    也没解释,毕竟这个事情解释不清楚。
    他的藏钱思路,在一定程度上,与正常的主流思路,是有一些不同的。
    江国涛也没有揪着这个问题不放,简单的提点两句,就再次转换了一下口风。
    “我知道,你可能对你选择的藏钱点很有自信,认为这几个藏钱点都能固定、稳定的藏住钱。但是……当儿媳妇对你产生一定的怀疑的时候,认为你藏了钱的时候……你的这几个藏钱点就危险了。”
    这句话,说的绝对没错。
    徐婉如果知道江鸿藏钱之后,肯定会第一步先想一想,江鸿这段时间在做的事情,然后顺理成章的就会想到花盆和腌菜缸的头上。
    事实也的确如此……
    徐婉在从方蓉嘴里,得知道江鸿会藏钱技巧的时候,也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些。
    不过,却被很快排除掉了。
    江鸿点点头。
    “不过,婉婉不会知道的。这点,爸,你尽管放心。”
    江国涛却不着痕迹的侧过头去,微微摇了摇头。
    “如果儿媳妇真的是一点都没发现的话,我今天也就不会把你给叫上来了。”
    江鸿愣了一下,没太明白江国涛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心里也抱着侥幸的心理,认为“婉婉发现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太愿意相信这句话的背后意思。
    江国涛再次直勾勾的看了过来。
    “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一件事情,儿媳妇看出来了,不过应该没有完全看穿。”
    “啥?!爸,你不会是在开玩笑的吧?”
    江鸿吓了一跳。
    ……
    楼下。
    陈慧芳正和徐婉说着话,主卧的门突然被推开。
    徐浩政步履略有些轻浮的走了出来。
    徐婉看了一眼,奇怪的说。
    “爸,主卧里面有卫生间啊。”
    徐浩政脸憋得有些发红。
    “那不是被你妈妈占着呢嘛,我就只能出来上厕所了,酒喝多了就走肾啊。”
    他随口说了一句,多看了徐婉二人一眼。
    一边钻进主卫,一边奇怪的问。
    “小江他们爷俩呢?怎么没在?”
    “他们上楼上阳台说话去了。”
    没过多久,徐浩政走出厕所。
    “大半夜的,在阳台上聊天?有啥可聊的啊,老江舍不得小江啊?”
    徐浩政像是突然来了兴趣,脸上的酒意都退去了不少。
    “他们上去多久了?”
    徐婉和陈慧芳对视一眼。
    “得有小半个钟头了,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按理说也该下来了。”
    徐浩政伸了个懒腰,指了指楼上的方向。
    “你们不太合适上去,那我上去看看?他们两个男人应该不会聊什么需要避讳的话题吧?”
    陈慧芳点点头,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徐浩政就这样上了楼。
    ……
    楼上。
    正准备说点什么的江国涛,突然伸手拦住了发问的儿子,做了一个虚抓的手势。
    然后立刻转口说道。
    “小鸿啊,以后你就长大了,爸没办法保护你了,雏鹰总有离巣展翅飞翔的一天,我其实很早以前就想到了。”
    “看到你今天成家了,我很欣慰,真的很欣慰。”
    江鸿愣了一下,没想到老爸突然转换了话题。
    这些话,是他一开始以为老江叫他上楼之后,要和他说的。
    但没想到老江刚刚和他说了一大堆私房钱的事儿。
    才说道最关键的重点位置……
    怎么就突然岔开话题了?
    话题怎么就突然变得正常起来了?
    他还想问:“爸?你继续说下去啊?”
    余光看到了江国涛被身体遮挡的一只手在不断的朝他摆着手,意思好像是让他不要再问下去了。
    江鸿一头雾水。
    正这个时候。
    他突然看到一个身影从后方的阴影走了出来,差点吓了他一跳,这特么画风怎么突然变成恐怖故事了?
    他认出,来人是徐浩政!
    呼吸先是紧了一下,但很快就松缓一些。
    徐浩政好像走路、上楼根本都没有声音一样。
    他刚刚完全没有听到任何从背后传来的声音,全部注意力都在老爸这边。
    如果不是老爸突然终止了话题。
    而且非常合理的转向了一个“父子情深”的话题,也许他们之前聊的内容,还真就暴露在了徐浩政的面前了。
    不过……
    徐浩政这个时候上来,是个什么意图?
    是不是也像江国涛那样,看穿了他的藏钱点了?
    他回想了一下昨天,徐浩政刚来的时候,拍着腌菜缸隔水板侃侃而谈的样子,以及拍着花瓶花盆说“大气”的样子。
    越想心里越没底。
    这就好像是一群男人的游戏。
    这两个老家伙,应该全都是隐藏boss级的强者,而他还是一个刚入门的新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和这俩人玩。
    只能默默的在风中凌乱。
    徐浩政笑眯眯的,一副“真的是没少喝”的微醺状态。
    “国涛,你这是酒喝多了、尽兴了,想和孩子多说两句?其实,都是男人,有些话没必要说,你们爷俩还是好好的,关系没变。”
    “你别想那么多!我知道,国涛你也是个性情中人,舍不得孩子也是挺正常的,但是呢,孩子也长大了,该有自己的一片天了。咱们这群老家伙,千叮咛万嘱咐到了最后,该放手也得放手啦!”
    江国涛的眼圈突然红了,捂着脸。
    “徐老哥,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我全都懂……但我就是,唉,看着孩子长大,我本来以为要到我把孩子真正送出家门的那一天,还有很遥远很遥远的一段距离呢!”
    “但谁想到,就这么快……一转眼的功夫,孩子就长大了,孩子就成家了,组成自己的家庭了。唉……”
    江国涛一扭身坐在了躺椅上。
    徐浩政一副非常理解的样子,坐到了江国涛身边,拍拍江国涛的肩膀。
    然后很认真的看着江鸿。
    “小江,你有一个好父亲啊,以后你要是敢不孝顺你父亲,我第一个跟你没完。”
    他又转头安慰江国涛。
    “行了,国涛,小江是个好孩子,我虽然就见过两面,但我遗传了我爸这方面的本事,我看人很准的!小江这孩子,错不了!你完完全全可以放心。”
    “我知道,你这就是孩子离家了,踏上新的征程,所以有些舍不得,也觉得有些孤独,就好像心里空落落的丢了一块似的。”
    “我也是做父亲的,能明白这种感觉。这样吧,反正你也有我的电话了,以后呢,你要是想找人陪,想喝酒,随时给我打电话,正好我最近也有时间,随时可以去h省那边转一圈。”
    “h省有我不少的记忆呢,你们两口子是在h省的b市工作吧?”
    看着徐浩政和江国涛互相说着话的模样。
    江鸿愣住了:??
    他一时间有些捉摸不透,老爸骤然转变的态度,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变脸速度也太快了吧!
    简直就是无缝衔接。
    不过……
    看着老爸的样子,江鸿突然明白。
    老爸这并不是演技,是真情流露。
    刚刚那个理性的一面,只存在于藏钱的时候。
    其他的时候……老爸还是过去的那个老爸,一点变化都没有。
新书推荐: 都市逍遥狂医 我有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独断万古 明末重生之门 地府:召唤二次元来打工 龙王奶爸 儒道第一圣 华娱大太监 玄幻:神级大店长 某霍格沃茨的密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