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哥文学 > 历史穿越 > 龙族:从只狼归来的路明非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爱,到底是什么呢?(4k 加更)

第一百九十三章 爱,到底是什么呢?(4k 加更)

    “多谢款待。”石原图月豪爽地喝完面汤,“啊,越师傅的拉面手艺又进步了呢。”
    “是图月酱今天饿了吧。”越师傅收起空荡荡的面碗,“饿了就要吃饱,女孩子在发育期的营养可不能落下,长大成人之后想要再发育可就困难了。”
    “讨厌啦,越师傅说话怎么和班上那些色眯眯的男生一样。”石原图月笑了笑。
    “我也是个男人啊,虽然岁数大了。”
    “果然父亲说的是对的,男人到死都一个样。”
    “那是当然,我们都是很专一的。”
    “玩笑话就到此为止吧,我得回学校上课了,明天再见,越师傅,拜拜。”石原图月站起身,挥挥手。
    “明天希望图月酱也能元气满满哦。”
    石原图月朝着学校的方向走去。
    今天班上来了四个转校生,三个从卡塞尔总部来的交换生,还有一个,不知道是谁,到现在连名字都还不知道。
    “卡塞尔啊...不知道我能不能通过面试去那边留学呢?”
    石原图月手挡着抬头看正午的太阳。
    “那个女孩是谁呢?也是从卡塞尔来的吗?下午去找她搭搭话吧。”
    她哼着歌谣,蹦蹦跳跳从林荫小道下走过。
    微风吹的发丝飘动,路上行人都匆匆忙忙,夹着公文包的职场男人一边道歉一边打电话,货车司机把纸箱子一个个抬到车厢上。
    石原图月从这些人中间穿过,不少人被她吸引住目光。
    不止是因为她是一个青春靓丽的美少女,还有她让人羡慕的悠闲脚步。
    有人在经历青春,有人在怀念青春。
    石原图月回到教室,往角落里看了一眼。
    红发的女孩依旧像个雕塑一样坐着,摆弄着手里的便利贴。
    她又在折千纸鹤了。
    是给她隔壁的那个男生折的吗?当做表白的礼物?
    早上她鞠完躬就躲到了那个男生的身后,是情侣关系吗?
    石原图月倒是没考虑过两人会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妹,毕竟外表相差太多了。
    不止是发色,五官的精致程度也不在一个等级。
    红发女孩是一眼就会让人记住的水准,但她旁边的男孩,大约就是那种站在人堆里,你都要好好看一下才能找出来的水平。
    倒不是说他长得丑,只是没什么特点,其实细看之下会觉得他还蛮清秀的,算是那种比较耐看的类型,但没有对比就没有差距,他和红发女孩站在一起,就变得很不显眼了。
    石原图月看了一眼黑板上方的挂钟,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
    她对这个迷之转校生挺好奇的,于是她大步朝红发女孩走去,想去打打招呼。
    然而刚走两步,另一个人就拦在了她的面前。
    “石原同学,上次的数学练习,你还没有补上。”
    是数学课代表兼班长樱井奈,樱井家年轻一代的杰出人士,比她这种小家族出来的混血种身份尊贵很多。
    “抱歉班长,待会再说这个话题吧,明天,明天我一定补上。”石原图月调皮地吐了吐小舌头,径直朝角落里的红发女孩走去。
    然而她再一次被拦下了。
    “石原同学,这已经是上周的练习了。”樱井奈板着脸说。
    石原图月觉得有些奇怪,平日里这位班长是很好说话的,作业交没交这种事情,她向来都只管统计,今天怎么像是赖上她一样,非得堵着她。
    ...
    “想上厕所。”绘梨衣举起本子给路明非看。
    “你不知道厕所在哪里吗?”
    “不知道。”
    路明非心想绘梨衣确实一上午都没去上过厕所,也没见她喝水,这样下去不行啊,要多喝热水身体才能更健康。
    不过一个男同学陪着女同学去上厕所像什么话,这里可是校园,是学习的圣地!
    要是让别人误会了就不好了。
    况且这会让绘梨衣加重对他的依赖性,这儿会要他带着去厕所,过几天岂不是要他帮着洗澡?
    这成何体统!
    还是找个女同学带她去吧,顺便帮她扩大一下社交圈,说不定能交上几个朋友呢。
    路明非抬起头看了看,这班上的同学他还没几个说得上话。
    班长应该算是他说话说的最多的,因为领教科书是她带着去领的。
    没记错的话,叫樱井奈,正好还是蛇岐八家的人。
    路明非想着便朝班长挥了挥手,“樱井同学!樱井同学!”
    这位表情有点冷淡的女同学听到呼唤声侧过头,走了过来,她旁边那个女同学也径直走了过来。
    “有什么事情吗,路明非同学。”樱井奈用中文询问。
    “说日语就好了,我会说日语。”路明非用字正腔圆的日语回应道。
    “我明白了。”樱井奈点点头。
    “这位是?”
    “这是石原图月同学,来自京都的混血种家族。”
    “哦哦,石原同学你好。”路明非点头道。
    话说石原图月和石原里美有什么关系吗?难道说是亲戚,那岂不是托关系可以要一张签名照?
    “路明非同学你好啊。”石原图月眉眼笑得弯弯的,像个月牙。
    “是这样,绘梨衣同学想去上厕所,但是她不知道厕所在哪里,班长你能带她去吗?”路明非说。
    “请交给我吧。”樱井奈表情严肃,像这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任务。
    “原来是绘梨衣同学啊。”石原图月朝着绘梨衣伸出手,“你好,我是石原图月,很高兴认识你。”
    绘梨衣愣了愣,只是看着她的手,也没有下一步动作,反而看向了路明非。
    “这是在和你握手呢,是表示友好的动作。”路明非说:“你应该见过吧,在动漫里。”
    她这才恍然大悟般地和石原图月握了握手。
    路明非松了口气,她总算迈开了交朋友的第一步。
    看起来这位石原同学还挺好相处的,希望两人的友谊能进一步发展吧。
    “我带绘梨衣同学去厕所吧,可以吗?”石原图月说。
    “当然可以,麻烦你了。”路明非微笑道。
    他把绘梨衣交给了樱井奈和石原图月,目送她们离开教室。
    路明非能感觉出来绘梨衣有些许不安,虽然面无表情,但她老是回头看。
    交朋友的第一步总是困难的,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一旦开始,你就成功了一半。
    ...
    樱井奈时刻保持着精神高度集中。
    身旁这位可是上杉家主,她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的大人物。
    论起辈分,她是要对这位年龄和她差不多大的红发女孩行大礼的,上杉家的家主比樱井家的家主地位还要高。
    她护送着绘梨衣来到厕所,像是忠心的守卫,守在厕所门口等待绘梨衣出来。
    下级服从上级命令的理念根深蒂固地扎在她的脑子里,蛇岐八家在过去的历史中曾是地方贵族,江户时代后,才慢慢在时代的演化中,变成现在的黑道家族,但这只是表象,骨子里他们还是以家族宗室观念组成的古老世家,很注重各方礼仪。
    用一句话来比喻,她就像是普通的官员子弟遇到了微服出访的太子,自然是处处小心翼翼。
    “班长,你今天怎么跟大姨妈来了一样。”石原图月轻轻戳了一下她的脸蛋。
    “石原同学,请严肃一点!”樱井奈冷冷地看过来,依旧守在厕所门口。
    石原图月无趣地扬扬脑袋,看向一旁。
    绘梨衣从厕所里出来了,她去厕所洗手,烘干机吹出热风,把她的手烘干。
    她站在镜子前看了许久,摸了摸身上的衣服和束在后脑勺的马尾辫,不时还要低头看看裙子,似乎这套装扮对她来说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
    “绘梨衣同学真的好漂亮啊。”石原图月笑眯眯地来到她的身边。
    “谢谢。”绘梨衣在本子上写。
    樱井奈一言不发,守在绘梨衣的身后。
    绘梨衣迟疑一下,又在本子上写道:“你们知道什么是爱吗?”
    “爱?”石原图月歪歪脑袋:“为什么你会问这个问题?”
    “因为sakura说,等我弄明白什么是爱了,就和我结婚。”
    “结结结...结婚!”石原图月的音调一下拔高了好几个分贝。
    她顿时脸都红了,仿佛脑袋上有蒸汽冒出来。
    “安静!”樱井奈呵斥道:“不要惊扰到绘梨衣同学了。”
    “所以能告诉我什么是爱吗?”绘梨衣看向樱井奈。
    樱井奈低下头,不敢与她对视,绘梨衣的视线在她身上停顿几秒,又移到了一旁很活跃的石原图月身上。
    “等等,绘梨衣同学,你说的sakura,难道是路明非同学吗?”石原图月压下心里的震惊,硬着头皮问道。
    绘梨衣很淡定地点头,仿佛刚才的话是类似“你吃了吗”,“今天天气真好”这种日常的问候。
    石原图月咽了一口唾沫。
    别人都在谈婚论嫁了,她还在想晚饭要吃什么。
    真是人不可貌相,路明非同学看起来这么...平平无奇,居然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山顶了吗?
    话说绘梨衣同学和路明非都在讨论结婚的事情了,那岂不是说...连本垒也...
    石原图月脑子里浮现旖旎的桃色画面。
    记得有一次她去越师傅的拉面摊吃面的时候,就见到坐在椅子上的越师傅一边扇小扇子,一边看他的小电视。
    虽然说他见到自己来很快就把电视关掉了,但石原图月还是隐约间瞟到了几个画面,还有那剧烈的喘息声。
    哒咩!这太刺激了!
    她拍了拍略有起伏的胸,吸气,吐气,做了几套深呼吸。
    这种人来问她这种没有恋爱经验的小白爱是什么?这是在炫耀吗?这绝对是在炫耀吧!
    石原图月又想到刚才路明非和绘梨衣眉来眼去的画面,感觉心口堵堵的。
    “我也不懂什么是爱。”石原图月很郁闷地说,“绘梨衣同学都要结婚了,还问我们这种问题吗?”
    “sakura说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不能这么简简单单就决定,如果我不明白什么是爱,他是不会和我结婚的。”绘梨衣一脸认真。
    “你很想和路明非同学结婚吗?”
    “嗯。”
    “有想过理由吗?”
    绘梨衣听到这话对着本子思考了一会,“和sakura一起玩游戏的时候,很开心,他讲的笑话很有意思,会告诉我好多好多我不知道的事情,教我折了千纸鹤和小星星,会陪我一起吃饭,和我分享便当...”
    她把这些事情一件件地列在本子上。
    “路明非同学原来是这么一个人吗?”石原图月凑过来看。
    樱井奈也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
    光是从这些话语,好像就能看到两人一起玩耍的画面。
    原来上杉家主和那个叫路明非的有这么深厚的羁绊吗?
    犬山家主昨日让她创造机会让两人独处,是为了撮合这段姻缘?
    樱井奈不禁在心中猜测。
    她只是一个小辈,还参与不到家族的核心决策中,每年的年会和家族会议她都没有资格参加。
    但上三家的三位家主,除上杉家主以外,源家家主和橘家家主她还是见过的。
    一个是几乎已经内定的下一任的大家长,一个是当任的大家长,上杉家主的地位和这两位相比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这么一个尊贵的人物,要嫁给路明非这个外人吗?
    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让家主们如此高看,还是说...是上杉家主一意孤行,如果家主们不让她嫁,她就要和路明非私奔?
    八卦之心真是人人都有,就这么一会,樱井奈和石原图月就开始各种脑内幻想。
    然而绘梨衣并没有搭理他们,她把理由写在本子上,写了满满一页还不够,翻过来还在写。
    “哥哥不在的时候,sakura会陪我玩。”
    “发的表情包很有意思。”
    “会画粑粑先生。”
    “每次结束聊天都会和我说拜拜。”
    ...
    她绞尽脑汁,几乎把所有能想出来的事情都写出来了。
    这些,足够证明她懂得爱了吗?
    她不知道,但她还想多写一些,很多无意义的事情也写上去了,例如,某天几点钟,sakura叫她一起玩游戏,隔了几天之后,她又找sakura一起玩游戏,像是在记日记一样,把这些事情都记录下来。
    她有些后悔,为什么以前没有把这些事情写下来呢。
    爱,到底是什么呢?
新书推荐: 全民觉醒:开局召唤种族最强者 最强投资系统 诡秘:从刺客序列开始 斗破:开局截胡萧薰儿,献祭药老 成为魔神的我想完成你的委托 都市逍遥狂医 我有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独断万古 明末重生之门 地府:召唤二次元来打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