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哥文学 > 都市言情 > 嫡女归 >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睚眦必报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睚眦必报

    “明月宫可有传太医过来?”
    那女人惯会装模作样,说不定是瞧不上府里的府医。
    碧翠摇头:“回娘娘,未曾。”
    “不行,”太子妃觉得这事必须打探清楚,“碧翠,你亲自去趟明月宫,就说本宫摘花后身上起了疹子,让你去问问叶侧妃的情况。”
    碧翠应声退下,不过一刻钟时间,她就匆匆回返。
    彼时太子妃刚从浴汤中起来,身上依旧是痒得难受。
    她歪在贵妃榻上饮着府医开的药:“如何了?”
    碧翠神色迟疑:“娘娘,奴婢亲自去问了巧儿姑娘。她说叶侧妃并未有起疹子的症状,不过……”
    叶侧妃没有起疹子?太子妃顿时心中闪过狐疑,她眸光一凝:“不过什么?”
    “巧儿姑娘说叶侧妃近段时间腿上偶尔会起些疹子,是以平日会用消退疹子的药方汤浴。”碧翠继续道,“昨日从花圃一回去,叶侧妃就泡了汤浴,想来是因为汤浴泡得及时,所以才免去了起疹子的苦。”
    “巧儿姑娘还去禀报了叶侧妃,叶侧妃让她把汤浴的方子送了过来。”
    太子妃眯起了眼:“可看过那个方子了?”
    碧翠点头:“奴婢看过了,方子和府医开的一模一样。”
    太子妃:……
    当真是因为叶侧妃回去及时泡了汤浴,而她和张侧妃都是发了疹子才泡汤浴所以差别甚远?
    “去问问府医,叶侧妃这说法可有道理。”
    太子妃就觉得这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脑海里划过叶浮珣笑盈盈摘花的样子,现在想起来莫名觉得她是别有用心的。
    不然怎会无端那么好心摘花给她和张侧妃?
    碧翠又去府医那里跑了一趟。
    “娘娘,府医说导致长红疹的主要原因就是花朵上的花粉。若是叶侧妃回去后及时梳洗更衣,确实有避免了长疹子的可能。”
    太子妃慢慢地握紧了拳,脸皮僵硬地抖了抖。
    碧柳小心翼翼问道:“娘娘,后院嫔妾们都在大殿等着觐见您……”
    “见什么见!”太子妃磨牙,“让她们全部滚回去!”
    碧柳忙应声跑了出去。
    “碧翠,让人把花圃里的花全拔了!统统拿去烧掉!”
    那厢落月宫中,张氏的情况比起太子妃来不遑多让。
    天尚未亮她就又泡了一回汤浴,天亮后实在痒得难受又继续泡着,现下皮肤都已经泡皱了。
    “什么?叶侧妃没事?”
    得知叶浮珣根本没受长疹子之苦,张氏一掌就把汤浴里的水拍溅了出来,“不可能!她明明把花带回了明月宫,怎会本宫和太子妃都有事就她无恙?”
    一定是那个女人搞的鬼!无端摘花先殷勤,为的就是让她和太子妃都长满红疹,饱受痛楚!
    心腹婢女忙将巧儿的话转述了一遍,张氏却听也不听:“全都是借口!叶侧妃那个女人就是个睚眦必报的狐狸!”
    真是气死她了,好不容易解了禁足,现下这疹子再长个十天半个月,跟禁足有什么区别?
    比禁足痛苦多了!
    就在太子妃和张氏被红疹折磨得生无可恋的时候,叶浮珣睡饱吃爽施施然地进了宫。
    又到了例行给皇上查诊的日子。
    去了慈宁宫,太后就屏退了周遭的人,低声给她讲了情况:“瑞王没了。”
    叶浮珣震惊地睁圆了眼。
    前两日收到纪衍诺的报信只说一切顺利,尚未告诉她这件事。
    “昨天夜里八百里加急传信回来的消息,”太后眉开目朗地笑道,“太子不仅带兵将瑞王拿下,而且那五处的士兵业已成功收编,现在就剩下收尾的活计。此行东海,是大胜。”
    叶浮珣笑弯了眉眼。
    这么看来,纪衍诺应当很快就能回宫了。
    “秦王受了伤,提前了几日返京,今日一早已经进京入宫给皇上禀报具体事宜。”
    “就在乾元殿。”
    听了太后这若有深意的话,叶浮珣登时就想起了太后早前的计划。
    她不由凝了神色:“娘娘,您是说秦王今儿个上午在乾元殿给皇上禀报了东海之事?”
    “不错。”
    这么一来,隐在暗中的那个人必定就知道了瑞王之死——
    那他对皇上动手的时间岂不是……
    “哀家和皇上推算,三日之内,那人必定会忍不住出手。”
    太后拉住叶浮珣的手,“等下你先去给皇上查诊下情况,然后做出皇上的毒性因为他情绪的波动略有起伏,需得好生休养且随诊观察的样子。”
    叶浮珣听了,沉吟问道:“娘娘,您的意思是……让臣妾这几日留在宫中随时查诊皇上的情况?”
    叶浮珣一来不认床,二来和太后有亲厚,更不说慈宁宫的膳食都很好吃。
    而且,背后之人抓了这么久,真的到了这样关键的时候,她自然要尽力配合。
    “臣妾知晓了。”叶浮珣点头,“娘娘,那臣妾现在过去乾元殿?秦王殿下是否已经离开了?”
    太后看了看天色道:“秦王进宫已有许久时间,向来应当离开了,你直接过去罢。”
    叶浮珣应声退下去了乾元殿。
    德公公早早侯在殿前,一见到叶浮珣便笑眯眯地迎了上来:“奴才见过侧妃娘娘。”
    “公公快请起。”叶浮珣忙伸手虚扶,“皇上现在可方便查诊?”
    “方便的。”德公公笑着说道,“还请侧妃娘娘随小的进来。”
    “公公请带路。”
    叶浮珣跟在德公公身后,一脚迈进了乾元殿。
    乾元殿里弥漫着淡淡的松木香,松木香能提神,是皇上最常用的熏香之一。
    只是,今日的松木香中却隐藏了一丝常人不易察觉的奇特香气。
    叶浮珣刚吸了一口气,就霎地垂下了眼眸。
    这香气有问题,这香气不是针对皇上而下,而是针对她!
    若是吸入这种香气超过一刻钟的时间,她腹中胎儿恐怕会不保。
    叶浮珣思绪斗转,给皇上下毒的这个人一定就在乾元殿内。
    他知道她时常给皇上解毒,所以想先解决掉她。
    而若她现在扭头就走,恐怕会坏了太后和皇上筹谋许久的计划。
    “娘娘里边请。”德公公做出请的手势,恭敬地看向叶浮珣。
新书推荐: 全民觉醒:开局召唤种族最强者 最强投资系统 诡秘:从刺客序列开始 斗破:开局截胡萧薰儿,献祭药老 成为魔神的我想完成你的委托 都市逍遥狂医 我有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独断万古 明末重生之门 地府:召唤二次元来打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