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哥文学 > 都市言情 > 旺门福妻 > 第833章 守门大将

第833章 守门大将

    盛京城中最近有了个新乐子,说的是在怀北之战中立了大功的驻南将军。
    据说这位名声极盛的驻南将军原是南侯府中的一个侍卫,负责伺候曾经的南小姐,如今的南夫人,在南夫人的跟前待了很多年。
    后来机缘巧合,驻南将军去了边疆驻守,接连立功不断升迁,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马前卒摇身一变成了如今的大将军。
    偏生极为难得的是,这位驻南将军四十开外,却还不曾娶妻,家中无老幼拖累,是个正儿八经的光棍汉。
    从前身名不显,只是个小小的侍卫,没谁家姑娘看得上,自己凑合也就凑合了。
    可如今功成名就,志得意满。
    按话本的走向,此时就应当是繁花盛景争相迎,大好前程在眼前,最好是再娶上一个温顺贤良的好夫人,至此就能走上一年生娃三年抱俩的圆满,膝下子孙环绕,从此安顺百年。
    驻南将军的年岁虽是大了些,换在寻常人家这个年岁的人早已做了爷爷,可在功勋立下的荣耀之前,这就算不得什么可挑的瑕疵了。
    盛京城中的不少媒婆都在甩着手中的喜帕子观望,等着上门去给驻南将军提一嘴求娶的婚事,可手中的帕子都甩出了残影,却始终不见驻南将军有任何动静。
    有心思活泛的就去想法子打听了打听,可谁知不打听还好,一打听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面色瞧着活像是见了鬼一般,悚然至极。
    大名鼎鼎的驻南将军,没在自己新得的宽敞宅院中休养,也不去跟朝臣联络感情稳固自己在朝中的根基,甚至没心思去惦记求娶谁家的美娇娘。
    他把银甲一脱,长枪一放,换了身灰扑扑的侍卫衣衫,开开心心地去了南侯府,自甘给南夫人当侍卫。
    南夫人手掌南侯府上下,呼前拥后的人数不胜数,怎会缺一个侍卫?
    可人家驻南将军就是稀罕这个侍卫的岗儿,哪怕是连身都不能近,只能苦哈哈地守在院子的最外头遭风沐雨,人家就是乐意。
    每日踩着点儿地往南侯府去,去了就眼巴巴地在南夫人的院子外头守着,好像能在那里守着就是自己修来的天大福分,光是这么守着,就能让他欢喜得忘了姓甚名谁。
    这传言过于离谱,头一次听说的人都纷纷嗤之以鼻,表示压根不可能会有这样的事儿发生。
    南夫人是尊贵,可再尊贵,那也是一个到老了都嫁不出去的女子。
    这样一个女子,谈不上年轻谈不上貌美,作风手段还极为强硬难以相处,驻南将军是个人物,怎会做如此糊涂的事儿?
    说书的和听书的人为驻南将军会不会这么糊涂争执不下,吵到激烈之处,空中除了从众人张合不休的口中飞溅而出的唾沫外,甚至还飞散着不知从哪儿扔出来的瓜子壳。
    坐在稍后头些的薛城不慎被迎面扔来的瓜子壳糊了一脸,满脸郁郁地抬手把身上的瓜子壳抖到地上,眼角眉梢都写满了不可说的一言难尽。
    大多数人都坚称南风不会如此糊涂,可世人心盲眼瞎,不得见其真颜。
    谁能想到,这样听起来就很滑稽的事儿,真的是南风做出来的呢?
    杨海坐在薛城身侧,见前方战况愈发激烈,甚至还波折到了薛城身上,眼疾手快地把自己的茶杯端了起来,避开空中飞来的一个扒了一半的花生,垂眸看着杯中微颤的茶水,失笑道:“这倒是有趣。”
    再过些日子就是皇上的万寿节,因边疆大胜满朝欢喜,再加上暂无外敌侵扰之忧,他们这些原本早应离开盛京的武将得了皇上的恩典,可再在京中盘桓休整两月,等庆贺过万寿节后再另行折返边疆。
    武将少有驻京之时,盛京风物与边疆大有不同,这些难得入京的人索性就撒开了欢儿寻摸城中好吃的好玩儿的,每日过得乐不思蜀。
    乐着乐着,相熟的人就发现,南风好像很久没露面了。
    有好事之徒如薛城,想到就要去闯驻南将军府的大门,可到了门前被指了另外一个截然相反的方向,恍恍惚惚地入了南侯府大门,就看到了守在院门前当侍卫的南风……
    跟说书先生口中说的一样,南风当侍卫当得真的很开心。
    薛城想拉他出来喝酒,不过是耽误他半天轮不上职,他还差点反手把薛城抽了出去……
    薛城想想那个一身侍卫服守在院门前的南风,就忍不住露出了个牙疼的表情。
    他说:“我都打听了,南夫人院子里的侍卫共分三等,能贴身跟着南夫人护卫的,是一等护卫,二等护卫负责巡逻,守各处大小门落的,是三等。”
    也就是说,南风在战场上可执掌十万兵权。
    但是到了南夫人的跟前,他只能管好自己,以及矜矜业业地看守一道小门。
    重点是那一道小门还不是南夫人出入的必经之路,他守在那里,其实守三天也不见得能碰得上南夫人一面。
    若是南夫人不想搭理他,他就算是睁大了眼候着,一月说不定都碰不上一回……
    薛城嘀咕完,不光是自己的表情更为微妙,就连一向沉稳的杨海都不禁露出了好笑之色。
    “让南风去守门,这世上大约也只有奇女子南夫人能有这样的手笔了。”
    豪横到让人咂舌。
    还挺任性。
    薛城满眼悻悻地笑出了声,唏嘘道:“谁说不是呢?”
    “再多守俩月,南风的称号就能改了。”
    杨海不解其意,好奇地扬起半边眉梢。
    薛城一摇三叹,很是好笑。
    “叫守门大将。”
    “哈哈哈!”
    ……
    茶楼中笑语不断,争执仍未断绝。
    被戏称为守门大将的南风对此倒是很淡定,守着一道不起眼的小门,哪怕无人监督,也站得比别的侍卫更挺拔些,好像是生怕院子里的人想往外看时,自己矮了一截就会被错过一样。
    他在门前傲风而立,院子里的人见了,百感交集。
    南歌离是真的没想到,南风能想出这样的法子来磋磨自己。
    这人当年多老实啊,自己说什么他都听,但凡是见自己脸上有半点不愉,立马就晓得如何识趣。
    可她如今都再三说了,不想让他跟着,多年刻画在骨子里的识趣却好像都没了,变成了个让人见了就头疼的无赖,站在那里不远不近,却怎么都不肯离去。
    好像……
    他一直都站在那里。
    南歌离眼底恍惚一闪而过,不等身后的人察觉到更多的情绪,面无表情地转身进了屋里。
    屋子里,苏沅正盯着手里的书在走神,看到南歌离进来第一时间就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可不等笑意入眼,就听到南歌离冷冷地说:“沅沅。”
    “是你教他的吧?”
    除了苏沅,还有谁能给那个老实人支这样的招儿?
新书推荐: 都市逍遥狂医 我有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独断万古 明末重生之门 地府:召唤二次元来打工 龙王奶爸 儒道第一圣 华娱大太监 玄幻:神级大店长 某霍格沃茨的密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