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香飘四合院

    这个年代没什么娱乐方式,所以像陆良这种优质股总会成为怀春少女甚至已婚妇女的幻想对象。
    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刻,秦淮如的脑海中却总能闪现出那张帅气的面庞。
    这四合院里,不单已为人母的秦淮如会时不时瞅他两眼,就连她们中院里还未出嫁的何雨水也对他有异样的想法。
    哎,说到底还是当年瞎了眼,看上了这个二级钳工,结果却是个不上进的夯货!
    秦淮如正为自己鸣不值,缓过神来的贾张氏直接坐在地上撒泼叫骂起来。
    “娘嘞!”
    “陆良这小兔崽子真不是个东西啊!”
    “这么多年的学白上了,连尊老爱幼都不懂,还拿个砖头吓唬我老太婆!”
    贾张氏眯着小眼,满脸恶毒的诅咒道:
    “看着长得人模狗样儿的,其实就是个扫把星!”
    “几年前克死了他爹,现在又克死了他妈,他怎么不一起去死啊!”
    “一个人占着后院里两间房子,害得我们一家子挤在这破屋里,贼老天没眼啊!”
    “哼,等着瞧吧,早晚都是我们家的!”
    骂完了早已离开的陆良,贾张氏又盯上了站在一旁的秦淮如。
    她拖动着肥大的身躯,费劲的从地上爬起来,恶狠狠的说道:
    “我说淮如啊,你刚才看那小子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你别以为我没看见啊,我还没到那老眼昏花的时候!”
    “你要知道,你可是结了婚的人!你要是敢不守妇道,不用我出手,东旭都能打断你的狗腿!”
    听到贾张氏的警告,秦淮如有苦难言,只得陪着笑解释道:
    “妈,您说什么呢~”
    “我怎么可能对陆良有想法呢,您这是想多了!”
    “我刚才看陆良,那不是因为他高中毕业了嘛,这学习成绩肯定很好,我估摸着能不能让他给咱们棒梗补补课。”
    “毕竟都是邻居,而且我出面,想必他也不会拒绝的!”
    说到这里,秦淮如又揉了两把手里的衣服,
    “等我洗完这两件衣服,就去做饭。东旭在厂里忙了一天了,回来让他吃点好的!”
    贾张氏听到秦淮如的解释,冷笑一声,心里却有了算计。
    你那点小心思我能看不出来?还帮棒梗补习功课?帮你补习吧!
    正好,反正那小子也没见过什么荤腥,就让你和他多走动走动。
    万一那小子真上钩了,能把他那两套房子要过来,那也不亏!
    要是还不行,就让东旭过去给他上上眼药!
    哼,小兔崽子,孤家寡人的,还能斗过我们一家子不成?
    ...
    后院里,陆良推开房门,回到属于他的屋子。
    看着打扫的干干净净的房间,陆良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这里,就是他以后生活的地方!
    从背包里拿出当天买的新鲜五花肉和诸多佐料,辛苦一天的陆良开始准备晚饭。
    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简单的烹饪。
    ...
    当天傍晚大概六点多钟,小小的四合院里突然热闹起来。
    根据院里一大爷易中海的说法,是红星轧钢厂的领导要来,其主要目的是来慰问烈士家属陆良。
    院子里有一张桌子,这里是大伙开会的地方。
    没过多久,桌子四周便聚满了人。
    一大爷扫视一圈,发现主角陆良还没过来,只得起身过去叫他。
    他推开陆良的屋门,砂锅里正炖着的红烧肉的香味便飘了出来。
    烟雾升腾,香飘四溢。
    而陆良正在不远处的桌子上复习着医学笔记。
    此时,不止是一大爷,就连院内正等待轧钢厂领导的众人,在闻到红烧肉的香味后都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
    众人发现这香味居然是从陆良的屋里传出来的,表情大都很相似——意外!
    没人能想到陆良居然会做饭,而且做的还这么好。
    嗯,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贾张氏,她现在的脸色是铁青的。
    这挨千刀的小兔崽子,居然会做饭。
    看来这房子的事情只有靠秦淮如和东旭出马了!
    ...
    而在秦淮如身边的棒梗更是直接开口说道:
    “妈,我要吃肉,我要吃红烧肉!”
    一旁的小当也配合起了棒梗,开始哭闹起来,
    “妈,咱家多久没吃过肉了,天天都是窝窝头大白菜,小当想吃肉。”
    听到自家孩子的话,贾东旭也是脸色阴沉。
    秦淮如只得极力安抚自己的两个孩子,但眼神却也控制不住的飘向陆良的房间。
    如果自己开口去要,他会分给我一些吗?
    应该会吧!
    ...
    这院里傻柱的厨艺也是极好的,在闻到陆良屋里的肉味后,安奈不住内心的好奇,直接走了过去。
    只见他来到灶台前,俯下身子,仔细观察了下锅里的红烧肉,便开口说道:
    “嘿,我说良子,这红烧肉是你做的?”
    陆良看到这俩不速之客闯了进来,只得放下手中的笔,无奈的点了点头。
    看到陆良承认,傻柱便起有了主意。
    “哟,没想到你小子厨艺还不赖,有两下子啊!”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我下厨房?”
    “那轧钢厂的后厨可是我说了算,只要你同意,你就是我徒弟了,今后我罩着你!”
    陆良面无表情的看了眼傻柱,
    “没兴趣!”
    “...”
    干脆直接的拒绝了傻柱的邀请,陆良来到灶台前,将砂锅拿到一旁,并将火关掉。
    一大爷看到傻柱吃瘪,便开口圆场:
    “小陆,出来开会了!”
    “你可是今天的主角。”
    听到一大爷的话,陆良挑了下眉头,心里有了猜测,便不再多问。
    他用棉布将砂锅包住保温,关上灯走了出去,并将屋门带紧,屋外红烧肉的香味便渐渐消散。
    ...
    院内,一大爷见大伙都到齐了,便开始主持本次会议。
    “今天叫大家伙来,是有件事情要和大家说一下。”
    “等下我们轧钢厂的领导要来咱们院里指导工作,其实主要意图是要过来慰问一下陆良同志。”
    “毕竟...”
    一大爷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二大爷刘海中便抢过话语权,领导派头十足的说道:
    “不错,小陆啊,一会你可要好好表现,争取给厂长留下一个好印象!”
    “你要知道,咱们院里可是有不少同志在轧钢厂工作,你要有集体意识,明白吗!”
    “只要领导高兴了,大伙的日子过得都舒坦,你的工作问题也能轻而易举解决!”
    这二大爷的话音刚落,陆良还没说什么,反倒是另外一边的傻柱直接开怼,
    “哟,二大爷,就您这口气,要是旁院的人过来听,还以为您就是那领导呢!”
    那贾东旭和许大茂也在一旁应和起来,
    “就是,一大爷话还没说完呢,您插什么嘴啊。”
    “还真把自个儿当领导了?”
    ...
新书推荐: 都市奇门医圣 旧爱新欢,总统请离婚 任何怪诞都逃不出我的手册 艳鼎丹仙听书 袁尊太古龙尊 战武当 太上武神诀qq 乡村小仙医全集 永世宇主 状元娘子养成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