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哥文学 > 都市言情 > 四合院:从偶遇娄晓娥开始 > 第十二章 秦淮如,不愧是你

第十二章 秦淮如,不愧是你

    在路边的小餐馆里解决完午饭,陆良回到了四合院中。
    “哎,陆良回来了啊,你...”
    秦淮如见到陆良回来,正想叫住对方套套近乎,却注意到他推着的崭新自行车,直接傻眼了。
    秦淮如赶紧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
    是自行车,没错啊?
    难道是自己出现幻觉,想自行车想疯了?
    可她现在是真的愣住了,这就像平日里和你住一个院里的高中毕业生,他的家庭也一般,突然有一天就开着一辆跑车回来...
    你是啥反应?
    这...
    偷的?
    不至于啊,偷了自行车你还跑得了?
    反正这个年代没有共享单车。
    可这小子怎么可能买得起自行车啊!
    秦淮如怎么也没想明白陆良怎么能有自行车的,她快步走到陆良跟前,细细打量了下眼前崭新的二八大杠。
    自行车上锃亮的色漆映射在秦淮如的眼中,让她有些恍惚。
    “陆良,你这自行车哪来的啊?”
    一边说,一边就想上手摸摸。
    虽然知道这白莲花没憋什么好屁,但是陆良也没直接离开,就是想看看对方怎么表演。
    他直接一巴掌把白莲花的手拍走,没好气的说道:
    “买的。”
    “怎么?你以为还是偷的?”
    秦淮如听出了陆良的言外之意,是在暗示昨晚棒梗偷东西的行为,但却没有生气,反而摆出一副弱女子姿态,端的是我见犹怜。
    “怎么会呢,陆良你怎么会偷东西呢,说笑了不是。”
    “这可是咱大院第一辆自行车,恭喜你哈。”
    秦淮如先是夸赞了一波,随后继续说道:
    “对了陆良,昨晚的事情,我先和你赔个不是。”
    “确实是我们家棒梗太皮了,但是你也明白,这半大孩子吃穷老子。”
    “棒梗嘴馋,好久没吃上肉了,你也多担待。”
    闻言,陆良笑了笑:
    “没啥好担待的,反正该罚的也罚了,棒梗他摔成那样,这事过去了。”
    “不过,以后你们家要是教育不好这孩子,再让他来招惹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我再帮你们教育教育!”
    秦淮如一听这话,眼神一亮,直接打蛇上棍,顺着杆子往上爬。
    “哎,陆良,这感情好。”
    “其实,我今天找你,就是想和你说说棒梗教育的问题!”
    “你也知道,我们家东旭没什么文化,这么多年了还是个二级钳工,我更是大字不识几个,也就勉强能写个自己的名字。”
    “棒梗那孩子吧,虽然皮了点,可还是好学的,就是这成绩不太好...”
    “你看,你最近也没啥事,要不你给棒梗补补课?”
    “你放心,我肯定让棒梗好好听你的话,他要是不听话,你该教育就教育,我啊,绝不拦着!”
    陆良听到这里,脸一黑。
    秦淮如,不愧是你。
    白莲花加吸血鬼的集合体,心眼子够多,而且脸皮也够厚的。
    昨天自己刚治了他们一大家子,今天居然还能当没事人似的过来聊天,还让自己接着“教育”...
    陆良算是领教了。
    不过,话说回来,就现在这种情况,这要但凡是个善良又不懂拒绝的人,看到秦淮如这么低的姿态,加上对方那我见犹怜的模样,可能还真就被她得逞了。
    就比如原剧里的傻柱,啧啧啧,被吸的那叫一个惨,带回家的五个盒饭全都拿走,一样不给你剩!
    至于答应你的给你说媒?
    做梦去吧!
    你要是结了婚那还有我们什么事?
    老老实实的被贾家吸!
    看来以后这说话还得再加小心才是,不然总能被这女人找到机会吸血。
    “我没时间,也没那能耐教棒梗那小子。”
    陆良直接拒绝了对方的请求,他可不像傻柱和许大茂,见到女人就走不动道。
    秦淮如见陆良这反应,也不气馁。
    陆家这娘俩一直都对他们贾家很提防,就算因为那房子的事,昨晚又闹了那么一出,现在拒绝也在她意料之中。
    想到这里,秦淮如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继续说道:
    “哎,小陆,我知道你对昨天的事情还有误会,但咱们可是邻居。”
    “邻居就得互帮互助不是?”
    “有句话说得好,远亲不如近邻。”
    “这样吧,反正你现在是自己一个人,老是自己洗衣服也不是个事啊,以后该换洗的衣服啊,都给姐,姐帮你洗。”
    秦淮如面带笑意,越说越来劲。
    “而且,你这么帅气的小伙子,你这个年龄,也到了该说媳妇的时候了。”
    “虽然你父母都不在了,但是你前途光明啊。”
    “你放心,姐肯定帮你留意,而且一般家庭的姑娘咱可不能愿意,必须得是好姑娘!”
    “咱也得讲究门当户对不是,姐可不亏坑你。”
    秦淮如压根没想把她昨晚和傻柱约定好的事情说出来。
    万一陆良真和何雨水处上了对象,那还有时间给棒梗补习功课吗?
    而且,他们贾家攻略房子的大计可能也要玩完。
    再过个小半年,她肚子里的孩子出世,那这屋子就更挤了!
    到时候他们上哪住去?
    至于陆良现在拒绝自己的请求,在秦淮如看来,估计也就是意气用事,等自己多和他走动两次,那还能不乖乖听话?
    在她眼里,陆母虽然是个刚强的女人,但眼前这小子,傻读了这么些年书,没在社会上历练过,能有多少见识?
    虽然长得不错,但也就是个毛头小子罢了!
    陆良听着秦淮如话里的那个亲近之意,差点就信了。
    真的,就差亿点点。
    不坑我?是不坑死我不算完吧!
    昨天贾张氏要让我上你家蹭饭,今天轮到你想帮我洗衣服。
    你们贾家挺会算计啊。
    道行真高。
    陆良赶忙摆了摆手,赶瘟神似的说道:
    “别介啊,秦淮如,你有那些闲心,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家吧!”
    “我的人生大事啊,不劳您费心。”
    “还有,别姐啊姐啊的,我高攀不起!”
    听到这话,秦淮如气的一跺脚。
    咋滴,我当你姐,给你丢人了?
    但陆良却不再理会被气的跳脚的秦淮如,直接回家去了。
    ...
新书推荐: 都市奇门医圣 旧爱新欢,总统请离婚 任何怪诞都逃不出我的手册 艳鼎丹仙听书 袁尊太古龙尊 战武当 太上武神诀qq 乡村小仙医全集 永世宇主 状元娘子养成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