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初尝雕刻

    现在陆良被系统量化的技能有四项,分别是高级八极拳,中级厨艺,初级书法,以及初级雕刻。
    书法和厨艺他都有些基础,再通过他以前从未接触过的八极拳和雕刻的感悟,让陆良有些猜测。
    这高级的八极拳,就如同他勤恳练习了十多年一般,得心应手,算得上高手。
    中级厨艺,并非系统直接奖励,而是由初级厨艺升级而来,说明他以前的厨艺还行。
    现在的厨艺水平可能和傻柱差不多,练习厨艺三五年的水准,毕竟现在还没到四合院剧情开始的时候,傻柱的水平也不是很高。
    而这初级书法,陆良昨晚在记医学笔记时试了一下,发现自己很多写字的技巧都发生了变化。
    但就是这些细微的变化,让他的字瞬间变得规整大气起来,确实称得上书法二字。
    至于以前的字...
    嗯,勉强算得上是一个表达想法的工具。
    而这初级的雕刻,也是刚刚入门,估计有个一年左右的熟练度,勉强可以刻画出自己脑海中的形象,但却有形无神。
    所以,陆良对系统技术阶级的猜测,初级技术,大概是一年左右的熟练度,中级则有三五年的熟练度,高级则是十余年的苦练。
    至于后面的大师级和宗师级,陆良猜测,这个级别可能和练习年数无关了。
    ...
    屋内,陆良将木头拿在手心,大开大合的勾勒整体造型,木屑随之飞散洒落。
    寥寥数下,一个人物的外形轮廓便展现出来。
    大大的脑袋,小小的身体,如同卡通人物一般。
    初级的雕刻技术让陆良掌握了最初步的外形勾勒,但是要再继续往下雕刻,对现在的他来说就有些困难了,无法像刚开始那样游刃有余,每次出刀都要斟酌。
    陆良深呼吸几次,沉下心来,开始细细雕琢。
    慢慢的,人物形象逐渐清晰,浓密的碎发,高挑的鼻梁...
    正是他现在的模样。
    这第一个作品足足花费了他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至于风格,则和前世的手办类似。
    但陆良手里的这个作品,大概是那种拼夕夕几十块钱的水平...
    通过这一次雕刻,让陆良明白了自身的水平,勉强能雕刻出人物形象,但有些抽向,而且无神。
    ...
    与此同时,贾家。
    秦淮如在陆良离开之后,也回到屋里。
    棒梗此时正躺在床上养伤,由于昨天的烫伤和创伤,他脸上包了块厚厚的棉纱,小腿和脚上也涂着药膏,看起来很是凄惨。
    而且现在夏天这个天气,更是让他苦不堪言。
    “哎呀,妈,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去玩啊,老是在屋里呆着,都要烦死了。”
    听到这话,秦淮如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烦什么烦,都是你自作自受,没事往他家跑什么呀。”
    “结果到好,肉没吃上,还把自己弄伤了,没出息!”
    这娘俩正聊着天,正织着毛衣的贾张氏忽然把手里的针线往桌上一拍,阴阳怪气的问道:
    “秦淮如我问你,昨天你给陆良的钱,哪来的?”
    秦淮如一听这话,抿了抿嘴,看起来非常委屈。
    “你们都不给我钱,我只能找傻柱帮忙了。”
    “这钱是傻柱出的。”
    听到这话,贾张氏气乐了,
    “哟,看来你们关系还不错吗,怎么?你找他帮忙,他就帮了?”
    “就没点别的要求?”
    秦淮如知道贾张氏什么意思,是在暗示她搞破鞋,当即委屈的说道:
    “傻柱确实让我帮他一个忙,但我只是答应下来,并没有帮。”
    贾张氏死死的盯着对方,想看出点什么破绽。
    “哦?什么忙,非要你帮?”
    “傻柱想撮合他妹妹何雨水和陆良处对象,想让我帮忙说媒。”
    秦淮如极力解释着:
    “真就只有这个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
    贾张氏冷哼一声,对这个解释不予置否。
    “傻柱那边你再糊弄糊弄,东旭的工作压力大,工资也都补贴家用了,真出了这种事,还是得找傻柱帮忙。”
    “但是,给陆良这小兔崽子介绍对象的事,免谈!”
    “这小子要是结了婚,那房子更难处理了,明白吗?”
    秦淮如微微点头。
    “妈,你放心,我都明白,我心里有数。”
    “就是考虑到这些,我刚刚才没和陆良提这事。”
    贾张氏笑了笑:“这次的事办的还不错。”
    她再次拿起针线织起来,却看到秦淮如欲言又止的,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还有什么话,要说赶紧说,别整那些有的没的。”
    秦淮如看着眼前这个难缠的婆婆,还是说道:
    “刚刚我遇到陆良了,他...居然有自行车了。”
    听到这话,屋里的众人都愣住了,就如同秦淮如之前刚见到自行车一般。
    “你说什么?这小兔崽子能有自行车!?”
    贾张氏有些难以置信,一个孤儿,高中毕业证,突然有了辆自行车?
    这说出去谁信啊!
    就算他有钱,但是自行车票哪来的?
    这不是开玩笑呢。
    “不行,我得去看看。”
    贾张氏放下刚拿起的毛线就想往外走。
    见状,躺在床上的棒梗和桌前的小当也闹腾起来。
    “奶,我也要去看自行车!”
    “对,奶,你带我们俩一起去呗,让我们看看。”
    闻言,贾张氏剜了眼站在一旁的秦淮如,
    “愣着干什么,没听到棒梗和小当也想去吗?”
    “赶紧把棒梗背上,一起过去看看!”
    ...
    后院,贾家一家四口站在陆良的屋门口,却迟迟不敢进去。
    “淮如,你确定陆良真有自行车?”
    秦淮如赶忙点头,她可不敢骗婆婆。
    “估计是陆良给推屋里去了,毕竟是新车,放院里可能觉得不安全。”
    棒梗看了眼一旁的贾张氏,当即闹到:
    “奶奶,我想骑自行车!”
    贾张氏赶忙安抚道:
    “哎,棒梗,你现在伤还没好呢,再摔着就麻烦了。”
    “而且,这小子哪来的自行车票?”
    看自行车的目的落空,贾张氏又想出了其他幺蛾子。
    “不对,这里面肯定有问题,等东旭回来,我得好好和他说说。”
    ...
新书推荐: 都市奇门医圣 旧爱新欢,总统请离婚 任何怪诞都逃不出我的手册 艳鼎丹仙听书 袁尊太古龙尊 战武当 太上武神诀qq 乡村小仙医全集 永世宇主 状元娘子养成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