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9.魔猿

    天边的一片灰色浮云被残阳镶上一道金边,就连丛林间起伏的山峦也染上了一层淡金色。
    山谷东侧石壁还沐浴在斜阳之下,一束金色的阳光从洞口照进洞中,落在一只大魔猿的肚皮上,阳光中富含的火元素气息被这只大魔猿慢慢汲取进体内,不断滋养着它肚皮上尺余长的伤口,大魔猿慵懒地翻了个身,粗壮的手臂枕在头下,换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山洞干燥而温暖,还能沐浴到午后的阳光,的确是一处绝佳的休息之所。
    柔顺的棕色绒毛靠在石壁上,大魔猿闭着眼睛,健硕的身体比食人魔还要壮一圈。
    它从自己的领地逃到这里,已经逗留了将近半月有余,可惜并没有找到治伤的魔法草药,反而差点就落入一位人类魔法师的手中,这让大魔猿心有余悸,它知道这处藏身地不能久留,打算睡饱之后就离开这里。
    毕竟这里太过靠近人类城市,它需要绕过前面的城镇,穿过这片丛林一路向南,向更温暖的地方去。
    一丝风吹进洞穴……
    魔猿忽然在洞口吹来的风中嗅到一丝危险的味道,或许是汗酸味和食物的味道,它猛地睁开带有金丝的瞳孔,眼中闪过两道金色闪电,它支起獠牙,猛地坐起来朝洞口望过去。
    苏尔达克没想到这只魔猿睡得这么浅,自己已经尽量放轻脚步,可刚迈入洞口区域,还是被岩洞里面那个大家伙警觉到了,脸盆大小的头颅朝着苏尔达克望过来,一双眼睛射出两道锐利的金芒。
    “吼……”
    大魔猿在岩洞里发出一声巨大的声浪,震得苏尔达克双耳几乎听不懂外界任何的声音。
    就趁着苏尔达克身体微微摇晃之际,那只大魔猿身体向前猛地一扑,一条比食人魔大.腿还要粗的手臂探了出来,朝着苏尔达克的脑袋抓过来,它地动作快若闪电,苏尔达克只来得及将矮人链盾举起来,防御姿态甚至都没有站好,大魔猿的巨手已经重重地锤在苏尔达克的盾牌上。
    盾牌上爆出一片银色光芒,抵消了大半魔猿手臂传来的力道。
    犹是如此,苏尔达克身体向后一仰,魔猿的大手已经抓在盾牌的边缘,猛地向后用力一扯,苏尔达克整个人就被魔猿扯飞起来,魔猿顺势想要将苏尔达克摔在岩洞的石壁上,只是迎面刺来的一道剑光让它不得不扭头避开,并用另一只黝黑的大手去抓那剑锋。
    苏尔达克只觉得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将自己扯离了地面,他在连忙用手里的血红新月刺向魔猿的眼睛,魔猿将头一歪,弯刀次中了魔猿耳郭上面,锋利的弯刀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浅浅的伤口,又被大魔猿抓在手中,苏尔达克向反手割断魔猿的手筋,却发现弯刀被魔猿紧紧锁住了,无论如何都抽不出来。
    魔猿只觉得耳边一阵剧痛,这种感觉让它怒火冲天,它的臂展要有四米多,一手抓着矮人链盾的边缘,一手握着血红新月的剑锋,双手猛地向两边扯,打算将苏尔达克撕成两半,一双黑色的大手坚如金石,抓着血红新月的剑锋,竟丝毫没有被割伤。
    苏尔达克意识到不好,却是无法放手。
    在‘神佑之体’和‘力量光环’的加持之下,苏尔达克的力量在魔猿面前依然被完全压制,后续的招式难以为继,只能被动抵抗魔猿的拉扯,没想到魔猿的力量居然如此可怖,苏尔达克不敢有丝毫大意,连忙凝神释放出自己的‘势’。
    一尊双面四臂魔神虚影浮现在苏尔达克的身后,苏尔达克的力量再上一个台阶,他浑身紧绷,力扛着魔猿的拉扯。
    就在苏尔达克与魔猿在岩洞里缠斗的时候,土著战士安德鲁也从洞口大步冲上来,脚步踩在岩地上有着一种特殊的节奏,就像是急促的战鼓声,安德鲁手里攥着一柄巨斧,贴着岩壁大步流星地冲向魔猿,就在魔猿双臂张开准备将苏尔达克撕成两半的瞬间,安德鲁高高跳起来,双手将巨斧举过头顶,身体在半空中呈现反弓形,如同天神下凡一般,朝着魔猿头顶劈下。
    安德鲁身后浮现出一双怒目而视的眼睛,连同着鼻翼两侧深深地法令纹,那虚影分明就是某位巨人的怒视。
    ‘狂战士之魂’觉醒之后,便意味着安德鲁拥有了一个及其强大的‘势’,当他慢慢学会了掌握自己的‘势’,他的实力与日俱增,劈出的巨斧划破空气,带出一抹白痕。
    魔猿感受到斧刃上的杀意,惊骇之余忙将苏尔达克甩出去,粗壮的双臂在头顶十字交叉,安德鲁劈下来的巨斧正中魔猿的手臂。
    ‘咔嚓’
    骨裂声清晰可闻。
    魔猿发出一声震天.怒吼,巨斧的斧刃深深嵌入魔猿的臂骨中,魔猿金色的双目瞬间染成一抹血色,反手抓住斧柄,右臂朝着安德鲁挥出。
    安德鲁没想到魔猿的臂骨硬到如此地步,自己的全力一击竟然没能将其斩断,反被魔猿单手抓住,正愣神的时候,魔猿一只铁拳砸过来,正中安德鲁全覆式金属铠甲的胸口,‘当’的一声巨响,全覆式胸甲迅速凹陷下去,安德鲁身体猛地倒飞出去,‘轰’的一声撞在了墙上。
    魔猿再次发出震天吼声,壮硕的身体朝着挂在石壁上的安德鲁撞去,准备用厚实的肩膀将安德鲁直接撞进石壁当中。
    可是忽然发现腹部一阵剧痛,低头一看,腹部旧伤此刻居然崩裂,不仅鲜血溅出来,里面一截儿肚肠也从伤口里露出头,魔猿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连忙停住身体,单手将肚肠拖在手中,胡乱地塞回肚子里,可当它将手移开,那些内脏依然往外流。
    魔猿将一只手按在肚子上,继续朝着安德鲁冲过去。
    它察觉到大.腿上一阵剧痛,低头朝身后一看,只见苏尔达克正双手握着血红新月插进了身后的腿股间,魔猿蒲扇一样的大手朝着身后扇去,苏尔达克只觉得一股劲风涌过来,连忙举起盾牌,魔猿的大手‘砰’的一声砸在矮人链盾上,苏尔达克摆出防御姿态,依然挡不住魔猿暴怒一击。
    身体倒飞着出去,被打出山洞。
    这时候,安德鲁已经从石壁上脱身而出,他重新握住巨斧,身后一双巨眼虚影注视着魔猿,准备与魔猿再硬拼一次。
    面对如此凶悍的安德鲁,魔猿忽然停住了脚步,它单手用力地锤击了一下胸口,然后胸口亮起一片华丽的青绿色.魔纹,那只巨大铁拳带着一抹青绿色气息被魔猿灌入地下,整座岩洞都发出一声巨响,无数木系气息从魔猿的手臂中激发出来,顺着岩地散开,形成一整幅绿意盎然的魔纹法阵。
    安德鲁意识到不好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四道腰粗的树藤从岩地里钻出来,碎石崩飞之中,这四道粗壮的树藤扭曲着将安德鲁缠绕其中,瞬间编织出来的木笼不仅禁锢住了安德鲁,还锁住了安德鲁的大斧。
    安德鲁被巨大树藤禁锢在岩洞的半空中,手脚用不上力气,一时间竟然无法挣脱开。
    魔猿血色双瞳恢复了一丝清明,它犹豫了片刻,单手捂着腹部创口,朝着岩洞洞口冲去。
    苏尔达克这时候手持盾牌堵在洞口,魔猿想都没想,挥出巨拳向苏尔达克手里的盾牌砸去,它想把苏尔达克再次砸飞,只要露出一些间隙,它就能冲进外面丛林里,那里才是属于它的天地。
    魔猿右臂皮毛上亮起金色纹络,看上去就像是从骨头里透出来的,那种狂暴的气息也从魔猿的手臂中透出来。
    苏尔达克身后魔神虚影再次浮现而出,魔猿的拳头砸在苏尔达克的盾牌上,苏尔达克手里的弯刀也顺势在魔猿的腹沟处割开一道伤口,矮人链盾上清晰的浮现出一只巨大的拳印,整个盾牌被魔猿一拳砸得反撞在苏尔达克的身上,一抹土色.魔法盾从苏尔达克身上浮现而出,抵挡了魔猿的全力一击。
    每次出现大地之盾,都意味着‘大地之盾’魔纹构装上的魔晶石至少烧掉了三分之一。
    苏尔达克来不及心疼损耗的魔晶石,向魔猿身侧迈出一步,又在魔猿腹沟处划出开一道口子。
    魔猿看着自己的拳头,不明白自己全力一击为什么没有把苏尔达克打飞。
    它再次感觉到腹部一痛,便朝着胡乱抓过去,可魔猿没等魔猿将手挥出去,就被从洞外伸出的大手招架住,一只拳头结结实实地砸在了魔猿的脸上,将它重新砸回山洞里面。
    食人魔魁梧的身体就像是肉山一样堵在堵在洞口。
    魔猿倒退了两步,胸口和右臂渗出木系魔法气息,脚下再次浮现出浅绿色六芒星法阵,魔猿的手臂在魔纹法阵中爆粗了将近一倍,浑身棕色的绒毛透出一丝丝金芒,魔猿捂着腹部伤口的那只手也举了起来,两只手紧紧握成拳头,一步一步缓缓向洞外走。
    此刻,魔猿的下身已经被自己鲜血染透,每迈出一步,就连地上脚印都是血色的。
    它先是朝着苏尔达克抓去……
    苏尔达克这次没有举盾力抗,而是退后了三步。
    魔猿这只手落在苏尔达克身后的石壁上,顿时抓得碎石纷飞,岩洞边缘出现数道巨大裂痕,看着这数道裂缝,魔猿眼中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双拳狠狠地砸向裂开的石壁,碎石崩飞,魔猿居然避开了洞口,用拳头砸开一处洞口,顶着纷飞的碎石从岩洞里钻出来。
    逃出生天的魔猿不敢有任何留恋,迈开大步朝着一棵巨树冲过去,食人魔看到魔猿居然从岩洞里逃出来,连忙挥舞着手里的大木棍从后面追上去。
    魔猿手脚并用,在前面跑得飞快。
    在苏尔达克帮助下,安德鲁也从坍塌的岩洞里挣脱木笼冲了出来。
    眼看着魔猿已经冲到一棵大树下面,手脚并用,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向巨树上爬。
    就在它爬到树干中段的时候,赫然看到纤细的身体站在树冠的横枝上,一只手握着森林弓,另一只手上搭着一支翠绿箭矢。萨弥拉微微蹙着眉头,她的眼中弥漫出一丝血色,缠绕着绷带的手臂再次鼓掌起来,一道绿芒从森林弓上飞出来,正中魔猿的眉心。
    魔猿瞪大了眼睛,脸孔变得无比狰狞,它想要将额头上插着的箭矢拔出来,却发现身体里的力量正在迅速流失。
    它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身体变得无比沉重,当双手摸向头顶的时候,居然不受控制地从树干上一头栽下,魔猿眼中闪过一抹恐慌,它看到了狂奔而来的食人魔,看到了食人魔手中抡圆的大木棍……
    下一刻,只觉着脑袋受到巨大外力的撞击。
    ‘咔嚓’
    食人魔手中的大木棍砸在魔猿的头上,木棍应声而断。
    魔猿只觉得眼睛一黑就失去了知觉,沉重的身体砸在树下,发出巨响。
    从后面赶到的安德鲁盯着昏倒在地的魔猿,举起手里的巨斧一鼓作气,将魔猿的头颅一斩而落。
    萨弥拉也抱着手臂,身体轻灵地从树顶跳下来。
    苏尔达克这次没有犹豫,在剥皮之前直接在魔猿的旁边摆下献祭祭坛,向魔神献祭了一颗地狱恶犬的头颅,获得了‘真实之眼’的祝福之力,然后才掏出了剥皮小刀,开始将魔猿身上最珍贵的皮毛剥下来,这只魔猿胸.前的皮毛拥有天然魔纹,为了保持这部分魔纹完整性,苏尔达克只能从魔猿背后将皮毛破开。
    萨弥拉抱着右臂站在一旁,有些羡慕地看着苏尔达克娴熟剥皮。
    一直等到苏尔达克剥魔猿手臂皮毛的时候,才感觉到魔猿右臂居然还有不小的魔力波动,原本还以为是皮毛上有天然的魔纹,随后苏尔达克才发现事实并非如此,他用剥皮小刀慢慢划开了魔猿的筋膜和肌肉,露出魔猿的臂骨,那块臂骨上赫然印着金色的魔纹。
    魔猿的手臂居然有一块‘魔纹灵骨’……
新书推荐: 万界,无敌圣皇! 我和大明星的恋爱日常 论演员的自我修仙 罗曼理论帝之歪着上巅峰 牛吏之帝王崛起 大君凶猛 从香江开始 网游之末日求生 大唐之神级败家子 我的青春80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