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哥文学 > 都市言情 >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 第496章 阮阮:我要他们怕,不敢再放肆

第496章 阮阮:我要他们怕,不敢再放肆

    第496章阮阮:我要他们怕,不敢再放肆
    秦阮眼神玩味地上下打量着容敬。
    对方骤变的神色,被她分毫不差的看在眼中。
    “可……可他们是世家的人,你就不怕出事?”
    容敬还是不理解,被人说几句不痛不痒的,也就是心底不舒服,感觉会很憋屈。
    对比秦阮跟她老公被这些人盯上,以后面临的会是源源不断的麻烦。
    他都能想象到,秦阮被世家的人算计的画面,那将会有多惨。
    这些大家族世家的人,就没有手软的人,他们心黑手辣。
    秦阮眼眸幽深如古潭,上下打量着容敬。
    倏地,一抹戏谑的笑意浮上她唇角:“担心我啊?”
    容敬拧眉,神色肃穆:“这不废话,肯定的啊!你还是让他们停手吧,退一步海阔天空。”
    这么多年,他混迹与上层人际圈子,已经习惯了忍。
    万事只有忍,才能得以生存。
    秦阮撩撩耳边的发丝,对容敬摇头:“一忍再忍,换来的是变本加厉,退一步也不是海阔天空,而是得寸进尺。
    我要的是他们怕,只有真的怕了,他们才不会再放肆。”
    容敬闻言,脸都快皱成了包子。
    如果秦阮也是世家的人,或者她老公身份足够强大,她这话容敬很认同。
    可现在的问题,秦阮跟她老公的身份,应该不足以强大到直面硬刚世家的怒火。
    他们面对的是世家早晚是要吃亏的。
    容敬秉着为秦阮好的心,苦口婆心劝她:“秦阮,你这样不行的。
    他们是世家的人,打出生地就身居高位,都是一群眼高于天的人,你不能跟他们硬碰硬。
    这个社会很现实,很残酷,如果没有强大到受众人追捧,人人敬仰,最好要忍耐……”
    “行了,别说了!”
    容梦阑出声打断容敬的话,不忍他再丢人现眼。
    他算看出来了,这小子跟霍三夫人是认识,可对她的真实身份是一无所知。
    真是个傻小子,太单纯了些。
    以秦阮的身份收拾屋里的那些人,不过是动动嘴皮子的事。
    她背后站着的是整个霍家,肚子里怀着的也是霍家第四代子孙。
    谁是活了不耐烦了,敢光明正大对她不利。
    容敬不理解堂哥的一片苦心,他不认同地看着堂哥。
    “阑哥,秦阮是我跟老爸的救命恩人,我不能让她就这么得罪那些人,你是不知道这帮孙子根本不干人事,他们最喜欢欺负弱者!”
    这话说得气愤,带着明显的迁怒。
    听在容梦阑耳中,感觉很刺耳。
    他温和眸子盯着容敬,语气淡淡道:“现在你也是这帮孙子的一员。”
    “……”
    容敬嘴巴微张,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是啊,他现在是六大世家容家的人,也有了可以横着走的身份。
    刚刚的话是把自己都骂进去了?
    不止如此,他好像还当着堂哥的面,骂了堂哥?
    容敬神色讪讪,尴尬地摸了摸头,嘿嘿尬笑两声。
    秦阮眸光落在这对堂兄弟身上,眉眼间流露出愉悦笑意。
    她烦闷,阴郁心情缓解很多。
    容梦阑深深地看了眼容敬,抬手在他肩上拍了两下。
    就是这带有深意的两下,不禁让容敬哭丧着一张脸。
    他伸手抱着容梦阑的胳膊,恳求道:“堂哥,这事你可千万被告诉我家老头,不然他又要作妖了。”
    最近他家老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他看他哪里不顺眼,就能把他整的哭爹喊娘。
    老头子也不打他不骂他,就是给他进补,还要他去外面找女人,最好下一刻就带回个儿媳妇。
    搞得容敬现在都快有恐女症了。
    “此事再以。”容梦阑嗓音微沉。
    容敬如今自身难保,也顾不上劝说秦阮。
    他满脸绝望,希望老爹别给他搞那些难闻又难喝的汤药。
    容梦阑看了眼腕间的表,这个时间他该走了。
    他抬头,对秦阮客气道:“霍夫人,我跟容敬要先行一步,今晚家里还有事。”
    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像萧昱杰请来的那帮人逃走的借口。
    秦阮眉梢微抬,似笑非笑地看眼前男人。
    容梦阑神色落落大方,指着容敬说:“今晚家中长辈齐聚,正式将七弟父子二人入族谱。”
    “对,我差点忘了这事!”
    容敬在一旁惊呼出声。
    他是真的差点忘了,堂哥在家说带他出来露一面,见见一些人。
    今晚发生的事,让他都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秦阮微微颔首:“原来如此,那我就不送你们了,慢走。”
    容敬迫不及待地要离开,容梦阑站在秦阮面前,脚步没有动分毫。
    “还有事?”秦阮换了个姿势,倚在墙上。
    她最近身体越发沉了,久站会累,久坐有时腰会不舒服,就连躺着身体也会偶尔吃不消。
    容梦阑盯着秦阮,神色欲言又止。
    他瞄到秦阮换了个姿势,她眉宇间隐忍,脸上神色也不耐烦。
    容梦阑知道她是有身孕身体不舒服。
    “不如我们出去说?你现在的身体一直站在这里等也不行。”
    秦阮瞥向身旁紧闭的房门,同意了容梦阑的提议。
    “也好。”
    三人一同离开臻品馆。
    他们前脚离开装潢时尚,很有格调的大厅,脚落地盯着他们的一双视线默默收回。
    这人掏出手机,拨出去一通电话。
    ……
    秦阮刚走出臻品馆,一辆车身优美,顶级配置的劳斯莱斯豪车停在门口。
    车停稳后,坐在驾驶位的霍家暗卫走出来。
    他打开后车门,对秦阮垂首:“夫人。”
    随即做出请她上车的手势。
    秦阮回头,问站在身边的容梦阑:“容少有什么话跟我说?”
    容梦阑也对她做出了请的手势:“我看霍夫人累了,先上车再说。”
    秦阮眸光深深看了他一眼,抬脚走进车内。
    她坐在车上,身体靠在车椅背上,腰部有了支撑点好受了不少。
    见她在车内坐稳后,站在车外的容梦阑,这才缓缓开口:“霍夫人有所不知,我跟萧昱杰关系还不错。”
    秦阮坐在车内点头,表示她在听。
    容梦阑温和眸子望着秦阮的侧颜,轻声道:“昱杰的性子偶尔混了点,也比较爱惹是生非,但他没有坏心。
    我今晚会被他请来,不知道霍夫人能否理解这其中的意思?”
    ?  ?宝们,求月票吖~
    ?
    ????
    (本章完)
新书推荐: 重燃2001 汉柏 创世血瞳 我想有套房 漫威世界的卡牌大师 神兵图谱 影视世界学才艺 影综之大成就 三国之上将邢道荣 不想当大名的武士不是好阴阳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