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哥文学 > 都市言情 > 从天后演唱会出道 > 第九十九章 不好意思,我搞旅游的(舵主第一负豪加更)

第九十九章 不好意思,我搞旅游的(舵主第一负豪加更)

    传统文学的读者也不少,按说这个榜单在揭榜时必然也会引人注目的。
    但是这一回却没有。
    因为大家还处在刚才苏来发言所带来的心悸中呢。
    网络作家们是顾着生闷气,而其他的作家们则是有点紧张。
    好好的文学大典,中间出了这么个幺蛾子。
    哎,慌啊。
    苏来倒是还挺老神在在的,刚才可能说错话了吧,但是应该问题不大。
    传统文学协会主席钟子铠上台为大家揭榜。
    从第十名开始。
    第十名:《生死时刻》,作家方蒙。
    这是《读者》期刊今年征文的作品,虽然方蒙没能突破自己,但是文学性也不差。
    方蒙对于自己能够得奖还是很兴奋的,感言发表了一大堆。
    很快是第九名。
    慢慢地,大家也渐渐从苏来发言所带来的心悸中走出来。
    而是聚精会神地看起颁奖来。
    只有一群网络作家们还在兀自难过。
    第八名……
    第七名……
    剩下的好书不多了,今年能够上榜的就那么几本,现在就剩下一本苏来的《浮沉》和路远的《人生》没有公布了
    到底谁是第一,谁是第二,还很有悬念。
    “你们觉得谁是第一啊?”
    “应该是《浮沉》吧,毕竟路远没有来啊。”
    很多人看着“路远”那个位置上,那里并没有坐人。
    “但是《人生》可是入选了中学生必读课外书啊。”
    “还真不好说。”
    ……
    方澈也眯起眼睛来。
    在众人的讨论声中,传统文学协会主席钟子铠朗声宣布:“传统文学榜单第二名……”
    “《浮沉》!作家苏来!”
    哗啦啦。观众席里一阵阵的掌声传来。
    苏来这个作家,虽然作风有点奇怪,但是才华也是真的有。
    “哎!”苏来叹了口气,整了整衣服走上台来。
    无论是直播间的观众还是现场的作家们都有点紧张。
    生怕他再说出什么话来。
    好在苏来没多说什么:“拿这个奖,有点不服,但是,输给《人生》也不亏。我现在就想知道,路远到底来没来,在哪!”
    这话一出,李树敏都有点无奈。
    怎么直接把第一名给说出来了呢。
    而且他这话一说,大家就更关注路远没来这件事情了。
    李树敏则是悄悄地瞥了一眼方澈,发现他还是面无表情地坐在网络作家的方阵里。
    直播间里也在讨论着。
    “《人生》的作者路远没来吗?”
    “不知道啊,看样子是没来啊!”
    “啊???那真的可惜啊!一直想见见写这个作品的作家是谁呢。”
    “那可是能够让无数小学生加餐的大佬啊!”
    “估计是文学圈的哪个大佬,不想露面吧。”
    会议厅里,包括邵祥民在内的一众老作家也在犯嘀咕,起初他们猜测是这些老家伙之中的哪个人,因为没有一定的阅历写不出那本书来。
    但是最后发现都不是,路远还真不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知道真相的只有一个李树敏,但是他死也不说。
    舞台上,苏来意兴阑珊地下台了。
    钟子铠看着大家,笑道:“大家也都看到了,刚才苏来老师也说了,第一名确实是《人生》,但是路远的座位上没有人。”
    “虽然已经没有悬念了,也没有人来领奖,但是咱们还是把该走的过场走完,也算是对路远这位作家的尊重。”
    “确实。”有人点头。
    “不过万一来了呢!”
    “有可能藏在哪个角落啊。”
    “我觉得不可能!”
    舞台上,钟子铠朗声宣布:“最后就是本次传统文学榜的第一名《人生》,作家路远。”
    “不知道路远来了没有?如果来了的话,就别和大家开玩笑了!”
    “如果作家路远您来了,那么请上台来!”
    钟子铠话音落下,雄浑的背景音乐响起。
    所有的在场作家都扫视起来。
    钟子铠也环视着台下。
    李树敏则有意无意地扫着方澈的位置。
    终于,方澈动了。
    他站了起来。
    直播间里的人都懵了:“方澈这是在干什么?”
    “忍不住了,要上台和苏来对骂?”
    子牙一愣,立马拉住他:“大佬你干什么啊!”
    方澈笑了笑:“上台领奖啊。”
    子牙和周围的网络作家们都懵了。
    “什么情况啊!”
    方澈这边起身,其他的作家自然也是看到了。
    “他要干什么?”
    “嗯?他怎么往台上走了?”
    李树敏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妈的,居然真的是他啊,那怎么刚才你网络作家颁奖的时候知道换座,这会不换座了呢。
    紧挨着李树敏的邵祥民眉头一皱:“小李,这是怎么回事?”
    李树敏摇摇头:“哎,《读者》征文的时候,路远的真人信息确实写的就是方澈。我没想到,真的是他。”
    邵祥民都愣了:“小李,你开什么玩笑,《人生》是一个大学生能写出来的?”
    李树敏叹气道:“我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啊,会不会是哪位作家委托方澈的。”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方澈走上了舞台。
    苏来瞪大了眼睛:“什么意思?”
    钟子铠看着他,都傻眼了:“方澈呃……同学,你上台这是……”
    方澈笑了笑:“钟主席,我领奖啊!”
    他上台之后,本就离着钟子铠手中的话筒很近,这一句话说出来,全场都听到了。
    “领奖?”
    “开什么玩笑,他疯了吗?他的意思是说他是路远?”
    在场的人都炸了。
    别说他们,直播间里几百万人都炸锅了。
    “这种玩笑可开不得啊!”
    “你说你写了盘龙,没有问题,那是靠想象力的,但是一个大学生写出来《人生》,不可能有那种阅历。”
    “对啊,这怎么可能呢!”
    舞台上的钟子铠目光看向了李树敏
    李树敏想了想,干脆走上台来。
    他这一上台,人们更好奇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树敏接过话筒:“各位,虽然结果很不可思议,但是当时《读者》杂志征文的时候,路远这个笔名背后的真名确实是方澈,我只是不敢确认,现在看来,最起码当时投稿的确实就是眼前的这位方澈。”
    “轰!”一石激起千层浪。
    网络作家们都蒙了。
    你方澈是儿童作家,又是网络作家也就算了,现在告诉我说你是个传统文学作家?
    “不可能!”苏来直接就站起来:“你别告诉我一个大学生能写出来人生!”
    也有很多人在呼应。
    因为这事太扯淡了。
    李树敏叹了口气:“所以说,虽然有点冒昧,但是方澈同学,我确实不相信这本书是你能写出来的,你能解释一下吗?”
    这……
    尬住了啊。
    怎么解释?
    方澈叹了口气,接过李树敏手里的话筒。
    讲道理,在下面的时候,方澈已经大致想好说辞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行。
    看着方澈拿起话筒,一下子,场面安静起来,直播间的观众们也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确实,诚如各位所见,人生这本书不是一个大学生的阅历能够写出来的。”
    方澈的话很快吸引了大家的注意,然后他说道:“而我也只能说,这本书算是借我的手写出来的。”
    观众席里顿时一阵骚动:
    “什么叫借你的手写出来的啊!”
    “是你的就是你的,借你的手写出来的算怎么回事啊!”
    方澈继续说:“其实大家可能不知道,我是个旅游管理的学生。”
    台下的人都愣了,这他妈写书跟你搞旅游什么关系啊。
    你别告诉我这本书是你旅游旅出来的!
    方澈继续说:“咱们旅游学,地理学,都讲究个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而在今年的二月份,我有幸去过陕北的高西沟黄土高原地貌做旅游调研”
    “人生这本书的故事原型也是从那里听来的。”
    这话方澈有一半是编的,高姓老人是编的,但是他去过陕北高原还真的是确有其事,不过那是原身去过。
    这……
    这话一出,大家都有点懵。
    故事是听来的?
    直播间里,还真有宋卫国教研室的学生在看。
    “嗯……当时方澈确实跟我们教研室去过陕北高原,确实也在高西沟,当时确实是进村调研来着。”
    “卧槽!这……”
    方澈继续说:“不过当时,我也没有那份笔力把这个故事写出来。”
    “但是在3月份的时候,学校毕业晚会,我写过一首叫《再见》的歌,在那段背景视频里,我加了一句话。而这句话的感悟就来自那位老人的故事。只不过为了应景,我改写了一下。”
    随后方澈把那段话给念了出来。
    “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再也见不到一个人,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作出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的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本书第九章)
    当时方澈把这段话加到视频里只是为了装个逼,但是没想到在这里用上了。
    “嘶……”听着这句话,很多作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直播间里的人也反应过来了。
    当时秦城大学官微是发过方澈那段视频的,里面确实又这么一段话!
    卧槽!对上了啊!
    这段话的水平和《人生》扉页那句“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是紧要处只有几处”虽然水平有些差异。
    但是内涵确实很相似。
    都是在讲人生,在讲选择。
    高加林的故事又何尝不是站在三岔路口做选择呢。
    他又怎么知道一个选择将会造成人生的巨变呢!
    “后来,在写《盘龙》的过程中我的文笔渐渐好了一些,才终于有幸把这个故事写出来。”
    文笔,无论是在座的各位,还是在看直播的观众。
    没有人怀疑过方澈的文笔。
    昨天那场骂战已经证明了一切。
    方澈说完了。
    大家都安静下来。
    因为他们,信了啊!
    这会下面的作家们一个个在倒吸凉气。
    讲道理,写小说的谁不用几个听来的故事做素材啊。
    但是能像方澈这样,能把如此久远的年代的故事变成自己的小说。
    这是多强的共情能力啊!
    而大家都知道。做文艺的,共情能力有多么重要!
    故事,共情能力,文笔,这三样加起来就是一本好书啊!
    邵祥民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看向方澈的目光更加惊异。
    而钟子铠和李树敏也慢慢放下疑虑。
    李树敏在知道路远的真名叫方澈之后,曾经查过方澈的资料,自然也听过那首《再见》,也知道里面说的那段话。
    而且那段话还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么一说,好像还真就说得通了。
    “那现在,能给我颁奖了嘛?”
    方澈一摊手:“或者我不拿这个奖也没关系,毕竟我只是把他代写了出来。”
    “呃……”钟子铠回过神来。
    他和李树敏对视一眼。
    然后终于缓缓地把奖杯交到了方澈手里。
新书推荐: 斗罗之我能解控 休闲林乐 植物与史莱姆与160 斗罗之双子斗罗 王者之连越两塔,教练让我别浪! 怼遍娱乐圈后我爆红了 全球降临:我的二次元副本 斗罗之武魂巴雷特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 探源行